《你一个农民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
第91节

作者: 很无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还哭?”
  成成委屈地不敢再哭,那泪珠子不要钱地往外滚!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挨这一顿打!”他委屈的不行。
  李玉坤夫妻俩对着儿子一顿夫妻双打,终于出了气。

  他俩都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刘伟。
  李玉坤实在想不明白,那个普普通通平平奇奇,甚至可以说有点没出息的刘伟咋就这么厉害了呢?
  他实在想不明白!
  如果娇娇没有跟他分手多好啊!
  一时间,他沉默了。
  刘伟回到家,赵丽嫂子正跟刘母聊着天,见他们回来了顿时惊喜地叫道:“哎呀,你回来了!”
  刘母眼圈一红,站起来看着刘伟的伤,关心地问道:“还疼不疼?”
  刘伟连忙说道:“没事了!一点都不疼!”

  刘母还有些担心,絮絮叨叨地嘱咐着。
  刘伟好一通安慰,终于摆脱了刘母。
  他一个人去了大棚,被破坏的大棚已经修好了。刘伟看着那不多的花,想着是不是要再进一批,上次进的兰花还是有点少。
  趁着没人,刘伟进入了洞府。
  看着乱糟糟的洞府,刘伟有些汗颜,自己把这里都快弄成猪窝了。
  他赶忙收拾了一下,买来的药材全部放进了炼丹室。
  把泡药浴的水拿出来浇到了兰花上面,收拾了好半天才恢复原来的样子。
  刘伟炼制了一种名叫白云膏的药,能够止血生肌、愈合伤口。
  所需的药材都有,上次刘伟买了一百多万的药材,差不多将市面上能买到的药材全部买了回来。
  用了白云膏没多久,肩膀和胸前的伤口已经痊愈了。
  刘伟暗暗心惊,这白云膏还真是厉害,那么深的伤口这么快就痊愈了。
  闲着没事干,刘伟又在脑海里回忆那天在老人家里看到的国术。
  加上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些资料和视频,借助《万象心经》的神奇,他已经初步将这些国术融会贯通。
  刘雄刚刚又让刘伟传授他几招,刘伟再找借口下去,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趁着现在有些空闲时间,抓紧时间研究一套武功出来。
  想到这里,刘伟就有些兴奋,这可是自己研究出来的武功,到时候教给别人,多有成就感啊!
  快到天黑的时候,刘伟踩着点回家了。
  他有些心虚,一下午没挨家,会不会挨骂!
  老远,家里那几只狗摇着尾巴迎了出来,刘伟抱起小金进了门。
  刘母果然问道:“你跑哪去了?喊你吃饭都没影,手机又打不通!”
  刘伟面不改色地说道:“去玩去了,手机有点问题。”
  “饭在锅里,赶快去吃吧!”
  刘伟赶快进了厨房,其实他不怎么饿,每次修炼完都会喝很多灵水。

  刘伟端着碗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几只动物都蹲在他的面前,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
  “妈,你没喂这几只狗啊?”
  “一天喂三顿呢,怎么没喂?这几只狗也太能吃了吧!”
  刘伟看着面前的几只狗,几天时间都长大了一圈,变化确实挺大。
  还没给它们起名字呢,刘伟有些费神地想着。
  想了好久,饭都凉了,刘伟不耐烦道:“去求!”
  “就叫大黑、二黑、大黄、二黄、三黄!”刘伟说完,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刘母在一旁笑道:“看你起的什么名字!还不如我说的吉祥如意富贵安康旺财呢!”
  刘伟一头黑线,这什么破名字?还不如自己起的呢!
  嗯,就这个名字吧!
  刘伟也不吃了,将剩下的饭倒给了它们,刘母又是一阵责骂。

  远远地就看到村里的刘志顺上门了。
  刘母紧张的说道:“他又来借钱了,等会儿你不要说话啊!”
  刘伟点了点头,自从村里人知道自己发财了,不时有人上门借钱,家里是烦不胜烦。
  特别是这个刘志顺前几年借了两千块钱,至今都没还,现在居然还好意思上门。
  刘伟不太待见他,这人喜欢喝酒,喝醉了就打老婆,更是经常出言不逊让人生厌。
  他直接从后门走了,小金跟了上来,两人便来到院子转悠。

  天快黑了,今天又是周六,院子里好几个小孩儿聚在一起嬉闹着。
  刘伟凑近一看,发现李伟正往一只老鼠身上点火。
  老鼠身上被浇了柴油,火苗子一下就起来了,李伟一松铁钳,老鼠箭一般地就蹿了出去。
  刘伟看的心里有点不舒服,小金听到老鼠的惨叫更是吓得躲到了刘伟的后面。
  老鼠跑了没多远就跑不动了,在地上挣扎着。
  一群孩子没心没肺地大笑着,走近看着老鼠被烧成焦炭。

  有一个大人看到了,便骂道:“伟娃子,你们几个再玩这个,小心我打死你!”
  几个孩子根本不听,嬉闹着走开了。
  李伟早就看到了刘伟和小金,现在凑了上来说道:“伟哥,你把猴子借我玩会吧!”
  刘伟还没说话,小金龇牙咧嘴地冲他咆哮,好像很生气。
  李伟倒不害怕,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还想伸手去摸它。
  刘伟退后一步说道:“你再惹它,小心把你眼睛抓瞎了!”
  李伟哼了一声,不服气地道:“就这猴子我一巴掌就拍死了!”

  小金更生气了,就要冲上去!
  看到小金想要抓人,刘伟连忙抱住它,这一爪子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很有可能把人眼睛都能抓瞎。
  “李伟,你少招惹它,小心真把你眼睛抓瞎了!”刘伟警告道。
  李伟不以为然,仍不死心地说道:“伟哥,你把猴子借我玩会儿,我把昨天逮的松鼠借你玩几天!”
  刘伟有些好奇地问道:“哦,你在哪逮的?”

  这两年松鼠可不多见,记得小时候放学的路上,那些东西可多了。
  李伟还没说话,昊昊便抢先说道:“在竹园逮到的,还是我最先看到的呢!”
  刘伟恍然大悟,难怪他们能逮到呢!原来松鼠跑竹林去了!
  “你拿过来我看看!”刘伟有些好奇。
  李伟说了声好,又指挥道:“秤砣,你去我屋里把松鼠拿过来!不要打开笼子啊!”
  秤砣也不说话,一溜烟的跑了。

  刘伟看着那小小的身影有些想笑,村里的这些半大孩子都喜欢跟在李伟后面玩。
  对他的话比自己爹妈的话都肯听,让干嘛就干嘛。
  要说李伟也有几分能耐,下河能摸鱼虾,上山能抓鸟兽,更不用说爬树掏鸟窝,上墙掏燕子了。
  简直就是个全能型人才啊!
  村里那么多孩子没一个比的上的,就算当年的孩子王水生也只是跟他差不多而已。

  李伟他自己做了一把弹弓,这孩子也有恒心,天天弹弓不离手对着酒瓶子练习准头。
  练了没多久,那是想打哪儿就打哪儿,厉害的不得了!
  到了夏天鸟儿多起来,他跑到林子里去打一种叫做话名的鸟。
  这种鸟比较笨,人靠的稍近也不会飞,于是李伟带着几个孩子在山上晃悠半天就能打到七八只。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把打来的鸟用来做叫花鸡,当然全部糟蹋掉了,根本不能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