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6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很反感他工作的随意性,常委会决议的事情,是具有法律效应的,怎么能出尔反尔,就说道:“目前没有什么当务之急的人要调整吧,我头走的时候不是都滤过了吗?”
  “你说得没错,但是有几个不得力的部门领导,我还是想调整一下。”朱国庆坚持说道。
  彭长宜说:“我考虑一下再说吧,如果你有成熟的方案,等明天,明天我找你。”

  “好的,那我明天等你。”
  朱国庆挂了电话。
  彭长宜说道:“听见了吧,要动人事了。”
  卢辉说:“怎么又要动人事,这不晌不夜的,调什么人啊?再说你头走的时候,已经全部滤了一遍,没有需要调整的人事问题了?”
  彭长宜冷笑了一声,说:“哼,这就要一手抓经济,一手抓人事了。”
  卢辉和吕华都看着彭长宜,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彭长宜公开表态对朱国庆的不满,以前从来都没有过。所以,他们俩也意识到了两位主官的对手戏要公开化了。
  卢辉说:“明天见面有话好好说,什么事商量着来,尽管现在亢州冻结了人事问题,但如果真的有需要调整的人,还是要调整的。”
  彭长宜说:“你分管组织工作,哪个单位的人该不该动,不都是在你的心里装着呐吗?”

  卢辉说:“是啊,再说他有这个想法,我怎么没听李华部长说起过啊?”
  “说不定李华根本就不知道泥。”
  “嗯,有可能。”卢辉说道:“那他要是硬动怎么办?”
  彭长宜说:“没办法,常委会讨论决定,举手表决呗。”
  卢辉说:“看来也只有这样。”
  彭长宜又向他们俩询问了工贸园区的事情,他们似乎都不是特别清楚具体是怎么运作的,他们知道的,都是朱国庆在常委会上传达的那些,这事,一直是朱国庆亲自抓,刘星配合。
  彭长宜对这个工贸园区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担忧,又向他们俩了解了目前亢州各项工作情况。
  谈完工作后,吕华起身告辞,他说:“彭书记,如果没什么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本来说好了我们两口子去老人哪儿看看去。”
  彭长宜一听,说道:“那赶紧去吧。”说着,送老吕走出门。

  吕华走后,彭长宜说:“老兄啊,你说这事不是欺负人吗?”
  卢辉说:“就是欺负人你又能怎样?人家合同都签了,买卖自由。”
  “唉——”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什么事啊!”
  卢辉看着他,说道:“长宜,听我一句话,你前些日子做得就挺好,学习就是去学习去了,工作上的事少过问为妙,尤其是那个工贸园区的事。”
  “为什么?”?彭长宜不解。

  卢辉说:“咱们弟兄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我也不跟你瞒着掖着了,我这样跟你说吧,他那个工贸园区早晚都是个事。”
  “既然是事,那我们不加以制止,不是有失党性原则吗?”
  卢辉说:“老弟,你怎么去制止,上头说了,要跨越式大发展,要步子迈大,胆子放大,不能固步自封跟小脚老太太似的走路。前有大方向,后有百姓拥护,众望所归,你去制止的话,就是逆潮流而动……”
  “百姓拥护?”彭长宜不解地说道。
  卢辉看着他说:“是的,我总结过多年百姓闹事的经验,他们的确心疼自己的土地,因为那是保命的,但他们一方面又希望政府占了他们的地,这样,他们就不用种了,但是他们为什么还总是因为土地闹事?说白了,是嫌政府补贴给他们的太少,跟他们自己预期的相差太远。你想,你把他们的饭碗抢走了,他们这一辈,他们的下一辈,甚至子子孙孙都没有地可种了,政府给的那一点补偿算什么?不说把他们子孙的那部分拿过来,起码也要他们这辈人能生存。这次工贸园区涉及到两个乡四个村子,我跟着下去搞过调研,一说要占他们的地,他们心里其实是希望的,有的老百姓见着我们还问,什么时候把我们的地也占了。”

  彭长宜打断他的话说:“那你怎么还说会出事?”
  卢辉说:“你想,开发商征地的钱,能全部用来赔偿给农民吗?层层盘剥,层层截留,到老百姓手里还会是多少?这样,势必会引发老百姓不满,这是一。二是那么多的土地,能拿到上级的批文吗?亢州每年的土地指标在那儿摆着呢?即便拿到批文,势必也是子吃卯粮,那么在他这一任,就会将下一任甚至下下一任的土地指标吃完,也就是说,下一任都别想再想有大的业绩了,因为土地指标没有了。这是什么,这是典型的急功近利!但你还没有办法,你说你怎么反对?”

  彭长宜看着他,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跟卢辉探讨得最深的问题。
  卢辉继续说:“首先,你脱产学习去了,不管你这次是怎么去党校上的学,对他都是一次绝好的机会。我有一种预感,你就是不去党校,也会以别的形式给朱国庆让出这次施展才干的机会的,这次锦安好几个市县在跟外地交流干部,谁动作小、或者对这次大发展的形势有抵触,就把你交流出去,和甸的市长就被交流出去了,这是第三条你阻止不了他的原因,因为他搭上了政策的快车,因为他早就胸有成竹,恰逢这次发展机遇,他会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所以话就又说回来了,你我是制止不住他的。人要是疯狂,谁也拦不住,我劝你也不要干涉,有些事,只有干砸了,才能出毒,不然你会是阻碍大发展的人,如果不是去党校学习去了,兴许就会被扒拉到一边去,或靠边站,或被交流出去。”

  彭长宜担忧地说:“老兄,你说的这些话都很实在,但我还是担心,你别忘了我是怎么回亢州来的?”
  卢辉说:“我知道你这话的意思,你想到了几年前的牛关屯事件,你放心,他朱国庆也不是傻子,他会规避风险的,再有,这次和上次也是有区别的,是工贸园区,尽管里面涵盖商业开发的内容,但毕竟能给失地老百姓提供一个谋生的途径,真是要建成北方最大的贸易交易集散地,那还真的不错了!”
  彭长宜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卢辉又说:“你要大胆地让别人去发挥,他的能力还是有的,人家现在就说了,当年,如果不从北城出来,不会发生后来那么多的事,你听见了吧,言外之意,就是任小亮就是个窝囊废,因为任小亮的窝囊,才成就了彭长宜。这个意思他在私下透露过多次。所以,你这昔日的小老弟,如今的市委书记,并不能全让别人服气,别说是他了,就是我有时都不服气,我当组织部副部长时,彭长宜还是一个干部科的小科长,凭什么他回来领导我?但是,话又说回来,你老弟是干出来的,是靠自己的拳头打出来的,这个,别人包括我在内,就是多不服气,也得服气。鉴于这一点,你要大胆放手,让别人去干,去发挥潜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