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说:“我什么时候欺骗过领导……”
  彭长宜笑了,跟在他的身后。
  老顾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了楼,从自己兜里掏出彭长宜房间的钥匙,打开就冲了进去……

  回到房间后,彭长宜摘下帽子,换上衣服后,老顾这才捂着肚子从卫生间里出来。看着他有气无力地地样子,彭长宜说:“我错怪你了,以为你是跟我耍心眼,让我送舒晴。”
  老顾咧着嘴说:“我是有那个意思,但肠炎也是真的,刚才中午舒晴点了一个蓝莓芋头,冰凉冰凉的,我平时就爱吃这个,结果,多吃了几口,半路就去了一次服务区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带药了吗?没带我给你找点。”
  老顾说:“带了,刚才在服务区已经吃了。”
  彭长宜给老顾倒了一杯水,说道:“去躺会吧,一会我再送你会去。”
  老顾说:“小宋马上就来接我了,我俩定好了,说不定他已经到楼下了。”
  “你们俩有事?”彭长宜问道。
  老顾“呵呵”地笑着,说道:“这个暂时保密。”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跟我还保密?”
  老顾说:“我给她介绍了对象,本来说好上午见面,结果我一送小舒,就改下午了。”
  “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彭长宜笑了。
  老顾笑了,说道:“有时间在您面前,我也不完全装小聪明。”
  “舒晴那丫头对您有意思,我看出来了。”
  彭长宜故意说道:“我都没看出来,你怎么看出来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局者迷。”
  “我这条件配不上她。”
  “那是次要的,我看她是真心喜欢你们父女俩,跟娜娜也挺好,这个姑娘很难得。”
  “注意影响,这话可不是随便说的。”
  老顾不好意思笑了,说:“我明白。”
  彭长宜想了想问道:“你们路上聊了什么?”
  老顾暗笑,一边说配不上舒晴,一边还打听路上聊了什么,他说:“没怎么聊,她开始情绪不高,在后面抹眼泪着,我认为她是舍不得离开,还跟她开了两句玩笑……”

  老顾说到这,彭长宜有点坐不住了,他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地走着。
  老顾一见彭长宜不说话了,就说:“我下去了,人家姑娘还等着呢,有事再叫我。”
  彭长宜点点头,送老顾到了门口,看着老顾下了楼他回过身,关好房间的门,他拿出手机,想给舒晴打个电话,但想起刚刚发过信息,就又收起了电话。
  舒晴走了,似乎也带走了彭长宜的某些东西……
  这时,电话震动了两下,是信息声音,彭长宜快速打开手机,是荣曼给他发来的一条短信,她说:彭书记,我是荣曼,方便通话吗?
  彭长宜知道荣曼找自己有事,想起荣曼那次去党校找自己,最后黯然神伤的样子,他没有回答她,而是主动拨通了荣曼的电话。
  显然荣曼没有想到彭长宜主动打来电话,愣了几秒钟后,她激动地接了电话,声音都有些颤抖:“喂——,彭书记,您好,我没打扰您吧?”
  “没有,什么事?”彭长宜说道。
  荣曼镇静了一下自己,说道:“那事落定了。”
  “是公交公司的事吗?”
  彭长宜问道:“转出去了?”
  说到这个问题,荣曼的情绪显然不高。
  荣曼没有立刻回答,她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1.2亿。”
  “什么?1.2亿!”
  彭长宜吃了一惊。
  荣曼平静了下来,说道:“是的。”
  彭长宜提高了嗓门,大声说道:“你不过了?这么点钱你就把公交公司卖了出去?”
  荣曼机械地说道:“是的,我卖了。”
  彭长宜拿着电话,在房间来来回回走着,他镇静了一下,说道:“我跟你说,别说是1.2亿,就是两个半亿都不行,你那七十多辆大巴车多少钱?那块地多少钱?这条公交线路又是多少钱?等等,你算过吗?”
  荣曼平静地说:“是的,我算过,卖的这钱,刚刚够银行的,但是我不卖,又能怎么样?”

  他听出了荣曼语气里的无奈。
  “什么怎么样?你不卖谁还拿刀架你脖子上逼着你卖!”彭长宜在电话里冲着她吼了起来。
  荣曼的心安然了,彭长宜声音越高,表现得越气愤,她的心里就越好受。她从他愤怒的语气里,得到了安慰,这是自从跟愈大开谈判以后,唯一一次让这个女人感到安慰的时候。她没有看错彭长宜,尽管这个男人永远都不会跟自己有什么结果,但是,她从这个男人身上看出了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
  她说道:“彭书记,息怒,我这段日子非常不好过,有一种刀尖舔血的感觉,真的,我感觉,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我根本就无法过正常人的日子,甚至有可能带来杀身之祸,所以,为了天下太平,我只能这样做。这样也好,从某些方面来讲,他们也是帮助我解脱了……”

  “屁话!有这么解脱的吗?这是法制社会!天永远都塌不下来,再说了,我现在还是亢州的市委书记。你在哪儿?咱们见面说,这事我要正式干预!”彭长宜火气很大,他感到荣曼肯定是受到了某种威胁,不然,她不会以这么低的价格,将公司转出去的。
  荣曼哽噎了,她颤抖着声音说道:“谢谢,谢谢您……有您这句话,小曼我就知足了,尽管我这辈子可能没机会走进您的内心,但此刻我真的知足了……”
  “别说废话!你在公司的话我马上去找你。”
  “彭书记,我在高速路上,出去几天,散散心。”
  “自己开车?”
  “那说话方便?”
  “是的,方便。”
  彭长宜感觉不像荣曼说的那样在车里,也可能是她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吧,就说道:“我跟你说,这点钱是绝对不行的,如果还没签合同的话,马上翻车!”
  荣曼无奈地说:“我就是签了合同才给您打电话的。”
  “你这不是自己操自己吗?”彭长宜一急,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当他意识到自己是跟女士说话的时候,就又解释道:“对不起,据说这话是爱因斯坦说的,真假我不知道,原话好像是说:如果你以超越光的速度绕着一棵树裸奔的话,那么你就有可能自己那个啥自己……”
  荣曼说:“彭书记,永远都不要跟小曼说对不起,是我不争气,才惹得彭书记这样。”
  彭长宜不想跟他纠结工作以外的事情,就说道:“那天你来北京我不就跟你说了吗?让你给我发信息,有事及时沟通,我会看到信息的,怎么事情都办完了,你才跟我说,好歹你这个项目也是我引进来的,我都有一种被别人强X的感觉。”
  荣曼泣声说道:“对不起……”
  彭长宜吼道:“现在说对不起有意义吗?”
  荣曼说:“我并不是不拿你的话当回事,实在是……是不想让彭书记搅到这件事里来,因为已经有市长参与了,我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让你们针锋相对。”
  荣曼这样说,彭长宜想到了。荣曼果然是不想给他找麻烦,而且,朱国庆果然一手导演了这件事。就说道:“那是不是说,无法更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