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6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部长和王子奇也去了?”彭长宜再次问道。
  “是啊,他们刚走。老太太昨天晚上去的。”雯雯母亲答道。
  寇京海说:“住咱们这儿了?”
  “对,住咱们市医院了,现在不去北京了。”
  彭长宜转头跟寇京海说道:“最近一直在咱们这里的医院治疗,去北京没什么意义了。”
  雯雯母亲说:“是啊,就是在熬日子,夜里多疼都忍着,家里没人的时候,才肯嚷两声,一旦家里有人,她连吭都不吭,就直接忍着,唉,看着真是受罪。”
  寇京海看了看表,说道:“长宜,你几点接孩子?”
  彭长宜说:“接孩子还早着,十一点半到学校门口就行。”
  寇京海说:“咱们去医院看看去吧?”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好。”

  他们俩告别了雯雯母亲,就直奔医院来了。到了医院门口,寇京海说:“咱们这样空着手去也不合适啊?”
  彭长宜说:“我身上一分钱都没带,要买东西你去买。”
  寇京海说:“哈哈,谢谢领导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
  说着话,寇京海就把车停在一边,说道:“既然您不掏钱,就给我看车吧,光天化日之下,您老爷不便下车,车里还凉快。”

  寇京海没有熄火,推开门走了出去。
  彭长宜笑笑,就心安理得地坐在车上。他的确没有带钱,钱都在手包里,他考虑到送舒晴后自己就得走回来,手里拿个包太显眼,接孩子,回食堂吃饭,是用不到钱的。
  想起舒晴,彭长宜掏出了电话,没见舒晴的信息,他自嘲地笑了一下,他们现在刚刚走出四分之一的路程,舒晴怎么可能给自己发短信呢?他感觉自己对舒晴真的是上心了,舒晴走了,尤其是伤着心走的,他想起这些,就有些难受……
  一会功夫,寇京海出来了,他的手里居然捧着一个大花篮走了过来,水灵灵的鲜花,在烈日下,是那么地醒目。
  彭长宜瞪大了眼睛,赶紧把车门从里面打开,寇京海就将花篮放在了后座上。然后才坐进驾驶座上。
  彭长宜说:“你浪漫错地方了,买花干嘛?”
  寇京海说:“这你就不懂了,尽管咱们看的病人是老妪,但也是女人,是女人,她就喜欢花儿,看着花儿,她就会精神愉悦,心情舒畅,甚至激动兴奋,这一激动兴奋,兴许就会想起年轻时的浪漫时光,这样,有助于她的恢复。”
  彭长宜笑了,说道:“送花就是送花,还跟人家叫老妪,真损。”
  寇京海说:“老妪可是个文明词,你别诋毁我,我嘴就是再损,也不可能去损一位我敬重的老人,而且是生命垂危的老人。唉,有你我就好不着。”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可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你有我肯定好不着。对了,你光买花了?没买点其它的东西,比如水果,营养品?”
  寇京海说:“懒得买那些东西,你又不帮我拎,我拎得过来吗?再说了,买什么都不如给钱,给钱最实惠,我兜里可能还有两三千块钱,一会给他们放下,我就说是咱俩的意思。”

  他一边说着,就一边将车子驶进医院的大门口。
  彭长宜说:“那是你自己的意思,别捎上我,我几乎每周回来都去他家看看,你给,就是你的意思,跟我没关系。再说了,你就说是咱俩的意思,部长也不信,也知道是你一人出的。”
  寇京海笑笑,说道:“哈哈,老部长这么了解你?”
  “废话,我总来,用不着搞你这一套。”彭长宜故意撇着嘴说道。

  寇京海笑笑,说道:“这次我还真是有段时间不来了,所以表示一下也不框外。对了,听说前些日子江帆和小丁回来着,还给他们撂下五万块钱泥,王主任不要,后来他们说是借给他的,他才收下。我一想,人家都给钱,咱们尽管没有准备,身上两三千还是有的,两个大人,又不能空手去,就买了这个花篮。”
  江帆和丁一回来彭长宜是知道的,五万块钱的事彭长宜也知道,部长告诉他了。他说道:“你听谁说的?”
  寇京海说:“那天下午,江帆他们刚走,我就到了,那天也是没事,开车转到了这里,你去泰山了,我闲的慌,想找人喝酒,才想到能跟我喝酒的人,除去刘忠和田冲,也就剩下王主任了……”
  彭长宜说:“呵呵,没有那么悲观吧?”

  寇京海说:“怎么没有?当然,我说的是老弟兄们,你像曹南和小林都不算,曹南我们俩天天见面,我指的是我们曾经的那几个老哥们,黄金那样了,姚斌走了,你党校学习去了,而且死活不开机,现在刘忠和田冲据说血糖都高了,都不能喝了,你说,我除去去老主任家,还能去哪儿?”
  想起黄金和姚斌,彭长宜也很感慨,他说了一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是啊,我岁数比你们大,所以我就怀旧,怀念旧的感情,旧的事。那天上午,去黄金家转了转,撂下两千块钱,唉,你说贪污的钱要真是给老婆孩子花了也行啊,就他们那个家,要说出了一个贪污犯,谁信呀?”
  彭长宜深深出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寇京海继续说:“我下午转到王主任家后,江帆两口子刚走,我听说后立马就给江帆打电话,他们已经上高速了。当时那五万块钱就在茶几底下放着,王主任告诉我说是江帆两口子撂下的。”寇京海又说:“这两人还真是很有情有义的。”
  彭长宜没有说话,他沉默了,不知为什么,他又想起了舒晴……
  头下车的时候,寇京海拉开手包的拉锁,点出了三千块钱。单独放在口袋里,然后下车,抱出花篮后,说道:“长宜,你看我这老脸,配这么娇嫩的鲜花也不合适啊?要不你抱着吧?”
  彭长宜“哈哈”笑了,甩甩胳膊,说道:“谁买的谁抱,当时你玩浪漫的时候就该想到谁抱的问题。”
  寇京海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唉,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就官比你小也得压你,又不是没领教过?”
  寇京海也“哈哈”笑了。

  寇京海抱着花,尽管这在医院很常见,但仍很显眼,好多人没认出彭长宜,却认出了寇京海,因为他抱着这么一个大花篮,的确很显眼,尽管他也戴着大墨镜,不时有人过来跟他打招呼。
  在等电梯的功夫,寇京海小声跟彭长宜说:“我这是第一次捧着鲜花来看病人。”
  彭长宜笑了,小声说道:“为了让老妪重温年轻时候的浪漫时光,你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
  寇京海只好硬着头皮,抱着花篮上了电梯。
  等他们找到病房时,就见部长夫人正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输液,还吸着氧,旁边有两台仪器。

  这是个单独的病房,屋里除去大夫,还有部长一家人。看见他们来了,王圆接过寇京海手里的鲜花,放在妈妈的床头。雯雯就搬过来两个小凳子,请他们坐下。
  彭长宜看了看部长夫人惨白得没有血色的脸,轻声问部长:“我上周看阿姨气色不错啊,精神也好,怎么忽然又住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