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5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道这里,舒晴的眼圈又红了。
  彭长宜用力地点点头,继续看着她,就像等待宣判一样。
  舒晴平静了一下,又说道:“我需要想想,真的……需要想想,你也需要想想,我不希望你在喝了酒的情况下对我做出什么承诺,那样,你酒醒后就会后悔,尽管你说酒醉心不迷,但酒醉后,感情容易冲动。你看怎么样?”
  彭长宜看着她,想了想说道:“我刚才就说了,我完全尊重你的意见。”
  舒晴说:“那明天你就陪娜娜吧,还是让老顾送我吧。”
  彭长宜一怔,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说道:“这么快就把我帕斯掉了,我这还没上岗就下岗了?”
  舒晴笑了,转身去拿自己的包。
  彭长宜又拉住了她的手,说道:“明天,还是我去送你吧?”

  舒晴看着他期待的目光,但是她无法判断今晚的彭长宜的真诚程度,就拍着他的手,说道:“听话,你先陪孩子,让我冷静冷静。”
  彭长宜点点头,松开她的手,说道:“那晚上我再给你打电话。”
  就这样,彭长宜将舒晴送回宿舍,他没有跟她上去,而是看着她的房间亮了灯后,又看见她来到窗前,冲他摆摆手,拉上窗帘,彭长宜这才掉头回去了。
  回来后,彭长宜的酒完全清醒了,听非常后悔跟舒晴说的那些话,本来他准备在舒晴头走之际,跟她挑明关系,那样的话,今晚会是个很浪漫的开始,她带着憧憬、带着自己的期待回去,这样,双方都会有不舍,感情还持续发酵升温,但却因为自己跟她坦陈了曾经的感情,让舒晴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要知道,女孩子都是感性的,她们很在意这些,尽管他反复强调自己的心已经清空了,舒晴会相信吗?。

  看来舒晴说得对,尽管酒醉心不迷,但在情感上还是难以把控的,喝了酒一激动就把什么都说了。
  此时,他后悔死了,暗暗咬牙,以后无论喝了多少酒,她问什么都坚决不说。
  以后,他们还有以后吗?舒晴似乎对自己很失望,但真的不该跟她说实话?自己真的错了吗?
  第二天,彭长宜老早就给老顾打电话,让老顾送舒晴。老顾纳闷地说道:“昨天晚上不是都说好了吗?您去送。”
  彭长宜不耐烦地说:“人家就想让你送,赶紧起来吧。”
  老顾说:“我这肠炎……”
  “好了,别装了,辜负你这片苦心了。”彭长宜说道。
  老顾嘿嘿地笑了,说道:“是被您识破了,还是被小舒识破了?”

  彭长宜说:“除去我,别人谁了解你啊,她当然不知道了。”
  老顾试探着问道:“那您怎么不……”
  “演砸了。别问了,我马上去接你。”彭长宜说着,就要放电话。
  老顾赶紧说道:“我不完全是装的,也是有点不舒服……”
  “行了,我不管你是真装还是假装,现在需要你起床,送舒晴回家。”彭长宜说完,就放下了电话。
  彭长宜起来去接老顾,先到的市委,宋知厚和吕华早就等在市委,他们一同把市委给舒晴准备的礼物装上车,然后,他们俩一同到武装部去接舒晴。
  当敲开舒晴的门时,彭长宜就发现舒晴的两眼红肿,看来,昨天晚上她的确伤心了。

  老顾一见,就赶紧把舒晴的东西往下搬,彭长宜也要搬,老顾说:“我自己搬一趟就行了,剩下的你们一会捎下去就行了。”
  说着,拎起舒晴的两个行李箱,提前离开了房间,走了下去了。
  彭长宜知道老顾在给自己腾时间,他转过身看着舒晴,想跟舒晴说什么,但这时的舒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适时地躲开了,她进了洗漱间,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彭长宜还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她看着彭长宜,他的两只眼睛也有些浮肿,可能自己走后,他也没休息好。就有些心疼地说道:“我走了,你多保重……”
  她的话没说完,彭长宜就走过来,一下子就将她拥在怀里,心腾腾地跳着。

  舒晴没有反抗,任由彭长宜这样抱着自己,她也是百感交集。
  彭长宜低沉着嗓音说道:“对不起,我是不是昨天晚上让你失望了,给我时间,让我证明自己。”
  舒晴狠狠心,轻轻推开了他,说道:“别因为我去改变什么,昨天是我不好,我太不知深浅,太冒失了,你没有错,一点都没有错,错在我……”
  她还要说什么,彭长宜一下子就堵住了她的嘴……
  姑娘的大脑立刻就短路了,如果说昨天他只是轻轻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那么此刻,他已经闯了进来,正在横冲直闯地缠绕着自己,不得不说,他是在不折不扣地吻自己……
  她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用手往出推他,不但没有推开他,反而让他将自己抱得更紧,渐渐,她就放弃了抵抗,完全陶醉在他的亲吻中了……
  好大一会,彭长宜才抬起头,舒晴发现,他的脸也红了。
  彭长宜微微凝视着她,说道:“改天我去看你。”
  舒晴红着脸,点点头,弯腰就去拎自己的包。
  彭长宜拢住了她的双臂,说道:“到家给我打电话,另外,你随时给我发信息,我会随时开机查看信息的。”
  舒晴注视着他,若有若无地点点头。
  彭长宜拎起她的包,说道:“剩下的这些我来拎,你负责锁门。”说着,就将地上剩下的所有的东西连同舒晴随身背的包也拎了下去。
  舒晴没有立刻出来,她平静了一下自己,下意识地摸摸被他刚刚亲吻过的嘴唇,她已经完全爱上他了,尽管昨天有失恋的感觉,但是她知道,自己很难自拔了,想到这里,眼睛又潮湿起来。

  也可能是她在楼上停留的时间过长,这时,她就听到了彭长宜再次上楼的脚步声,就赶紧进了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洗自己的眼睛,从兜里摸出一个墨镜戴上,等彭长宜进门的时候,她戴着墨镜刚刚出来。
  彭长宜关切地看着她,说道:“怎么了?”
  舒晴默默地摇摇头,就往出走,彭长宜再次把她抱在怀里,这次没有再吻她,而是紧紧地抱着,在她的耳边说:“我会想你的……”
  舒晴默默地点点头。
  他们这才往出走。
  由于车里只有后面一个座位了,彭长宜没有上车,他帮舒晴拉开车门后,看着她坐进了车里,这才替她关好车门,跟老顾说道:“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后给我来信。”

  老顾点点头,就发动着车,往门口驶去。
  舒晴将手伸出车窗,冲他扬了扬手,彭长宜也向她挥挥手,走出武装部大院,他站在门口,再次向他们挥了挥手,注视着他们,直到车子消失在大街上看不见了,他才回过头,开始向前走去。
  彭长宜有些怅然若失,他也从兜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看了看表,时间还早,他就漫无目的地走在人行道上。
  这时,一辆桑塔纳车靠着人行道缓缓地驶了过来,冲着彭长宜按喇叭。彭长宜不认识这车。等车停住,陈乐从里面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