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出生在农村的孩子,是怎样一路走上同志路的[BL]》
第4节

作者: 左岸痞子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6-29 15:11:09
  15.有好一段时间我和汪海都迷恋上了这个感觉,我们S出来的颜色也从最初的蛋清一样再到有点浑浊直到后来乳白色,就这样一步步的完成了青春期的蜕变,我们也很默契的找彼此的方便时间,有时我家没人我就去他家喊他,他家没人的时间比较多,很多时间都是我去他家,那会真是孩子,根本不知道把大门插上,老式大木门,门后有那种木头插销。根本没有关门的概念,有一天我们正在6.9突然有个人趴着床边说好吃不?矮油我去,小拉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小拉是小亚哥的弟弟,比我小一个多月,小亚家大叔一共4个孩子2儿2女,写到小拉我心里有点难受,因为再也不可能有机会见到他了,这个以后再说。我和汪海赶紧拿被单把自己翘翘的地方盖住,我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突然小拉说我也要和你们一起玩,一起玩?我们当然很开心多一个人,那会根本没有什么羞耻的感觉,心里只是想不应该让大人知道,对小孩还没有太多顾虑,小拉的和我们的都不一样他是头子外露的,我们见过只有大人才会头子露在外面,他什么时候也开始露着了,记得以前下河洗澡都没有这样,我和汪海很是好奇轮流摸他的,就这样三个人一起释放了最后的酥酥麻麻的感觉,没过几天汪海去他外婆家,这种事情就经常和小拉做了,具体怎么做我也不说了,大家应该都懂,无非也是和汪海差不多互摸互口。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有一天的傍晚姐姐姐夫来我家,大姐嫁的离我家很近就是隔壁村,吃完晚饭天下很大雨,他们没法走,只好住在我家,以前我家所有孩子在家的时候,家里有三张床,后来大姐出嫁二姐三姐打工出去我爸撤掉一张,为的是多些空间储存粮食,晚上睡觉就成问题,于是我妈就让我去隔壁小锦哥家和小锦睡,我顶着一个破的塑料皮就是农村盖在庄稼上不让淋雨的挡雨布是透明的那种,去年用过的破洞的我就扯下一块挡雨,跑到小锦哥家,我看到他家灯也亮着就喊他,是堂姐回的话,我就和堂姐打了个招呼,堂姐也是今天回娘家来的,她过几天要去外地打工,临走过来和她爸妈住几天,我就把来意和她说了,堂姐说这样吧,你小锦哥不在家去我家和他姐夫网鱼去没回来,我和你大婶在东屋已经睡下了,大叔在西屋,你去和大叔将就一晚吧,别嫌大叔脏啊,我说哪能会呢,心想这好事来得太突然了,心里一万只小鹿啊那是来回跑在心里[拥抱][拥抱][拥抱][拥抱]

  日期:2017-06-30 12:16:04
  16.我激动的说话声音都是发抖的,进了西屋就把来意又重复了一遍,大叔很简单的回复我了,还不是开口说的,就是嗓子里挤出来的一个字:嗯。不知道你们有过这个体会没有,越是想要的越不敢表达,反正我就是这样的,平时都还好,和一般的朋友啥的想到尽量就说了,如果是有想法的那种就怎么都不自在,反而话很少,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想法,我本来就很被动,这样一来就更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没有办法,已经进了他屋了咋办呢,还得硬着头皮接茬说啊,我一边脱衣服一边问:叔我是和你睡一头还是睡另外一头?我多想大叔说睡一头吧,还省得闻到脚臭,大叔这次开口说话了:都可以随便你睡哪头,这时我真想扇自己10个嘴巴都不够,我TM就是那种既想当表子又立牌的心态,明明很想和他睡一头,我偏偏躺在另一头,感觉是做贼心虚,怕他知道我有企图似的,就一直到到现在我还是这样越是喜欢一个人越不敢主动靠近,总希望对方可以先提出来,我还半依半就的勉为其难的同意了,真够贱的,知道不可能但还是这样想,结果错过了不少机会。我躺下偷偷的掐了自己一下大腿。恨的牙痒痒。这时叔开口说我把等关了,开始我来前灯一直都是亮着的,我说好。就这样农村的夜晚除了雨声和一片漆黑,只能听到我的心这会还在咚咚的跳着,那一万只小鹿你他妈怎么还不跑走,要不是你们来回的跑我可能还不会蠢到睡另外一头,我这样无中生有的怪着。怎么都睡不着,这样躺着真几把难受,越是睡不着越感觉浑身不得劲,还不敢动,因为我这会已经听到叔的打呼声有一下没一下的响着,大概有近2个小时的时间我就这样煎熬着,这时浑身的难受已经把那一万只小鹿赶跑了,我想不能就这样,这个机会错过可能很少再来,事实证明以后再没有第二次了。我就往被子里面缩了一点,假装翻身把腿搭在他腿上,开始不敢动,等了一会大叔继续打呼,感觉安全了用脚去感觉他那里,一大坨软软的,但是感觉不到那根东西的大小,隔着大裤衩可以感到毛发的硬度,这样等了一会还是不甘心我又往下缩了一点,假装挠痒后把手也放了上去,可是手没能够到主要位置,只到他的膝盖上面一点,这个时候真正体会到人心的不足,以前老是想要是可以近距离接触他就好,现在脚已经放上面了还不甘心,一心想要摸摸他,有了这个想法我就有缩了一点,这会不敢直接拔裤子,就把手顺着大裤衩的裤腿慢慢的像是扒手偷东西一样一点一点往里伸,这时我腿还在上面,腿弯在那里我要弓着腰才可以,我就把腿放下,又停了一会感觉没有被发现继续把手往里伸,先碰到一点毛,心里小鹿又回来了一批,再进去些碰到的是软软的蛋,小鹿这时回来的更多了,我索性直接再多进去一点,我的大叔啊,我终于碰到你的那个东西了,我有种想哭的感觉,想了那么久,终于亲手摸到实际的它,感觉以前的所有幻想都滚蛋吧,怎么可以和真正的带温度的它相比,就这样那一万只小鹿全部回到我心里,这会是来回的狂奔,还吱哇乱叫。大叔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你这样的姿势一直保持下去。想是这样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当然不甘心啊,人心不足蛇吞象啊各位亲,我一把握住了它,用手去感受它的大小粗细,握在手里还要长出一些,我又去摸摸那个蘑菇头,感到软软的可以感受到突起的边缘在手里鼓鼓的感觉,TMD不管了,开始还怕大叔醒来骂我怎么办,或者和别人说这个事,别人会不会笑话我?,现在他就是起来抽我耳光我也顾不上了,我就学着汪海原来对我那样,上下T弄大叔的,慢慢的大叔的东西在我手里大了起来,越来越大,现在站立起来,把大裤衩支起来,让我的手上下动着也有些空间了,我就把手指分开量了下长度,大拇指和中指岔开比量上去还够不到头子,然后我又用大拇指和第二个指头圈起来比量它多粗,我根本一手握不过来,再去摸GT,我的大叔你怎么长得这么大啊,就像个大鸭蛋是的,这时很硬,可以感觉到它凸起的部分在手里面的全部轮廓,还是不甘心我想把碍事的大裤衩拿掉,怎么办呢,我先把一边的松紧带往下拉了一下,又去拉另一边的松紧带,不可能大叔躺着压着了,根本拉不动好吧,拉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但是突然有了状况,大叔很配合的把屁股抬了一抬,我很顺利的就把大裤衩拉倒了膝盖处,这时大叔还是睡着的,但是不打呼了,后来回想时可以很肯定的知道大叔那会是醒了的,我终于完全的没有障碍的把玩它了,大叔你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大啊,既然大叔睡的这么沉,我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头调过去,学着汪海给我那样的动作,张嘴H住了它,GT很大,在嘴巴里面好涨,不管了这么好的美味怎么可能放过,就这样我手口一起动着,过了好一会感觉大叔屁股往上一抬一抬的往上顶,J8也是越来越硬感觉要爆炸似的那种很紧绷的感觉,我没有停止动作,这时已经什么都不管了,。我想天这一刻就此凝固在这里,那时不可能的,我感觉大叔猛地顶了下我的喉咙,突然一股,一股的温温的东西冲击着我的口腔,然后感到有点咸有点腥,大概有8股这样的冲击,大叔停止了顶我喉咙,很安稳的把屁股放下继续睡着。我这样H了一会感到大叔的东西慢慢恢复了平静,慢慢的缩小回去,才恋恋不舍得回到我睡的位置,伸头把嘴巴里面的东西吐在了床边,有过汪海和小拉的接触,我当时知道那一股股的东西是什么,虽然不喜欢那种腥腥的味道,但是大叔的我也很愿意接受了,就这样躺着回味着不知道啥时候就睡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