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0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兄的事儿,我也有所耳闻。他虽然失败了,却给后来人指出了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路。”师傅说到这里悚然而惊,看着刘前辈说:“难道你也?”
  “没错。那次论剑之后我就在想,他走的那条路是对的,只是他摸索着前行,不得其法……他对我说,不妨将剑先封起来,等到有哪一天我觉得自己再不需要它,有剑没剑都一个样的时候再将它取回来,也许能比他悟到的更多。”
  这番话,师傅看起来有些感慨,大师兄脸上也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只有晓冬一点儿也不明白。
  只是……
  这论剑,好象和他以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以前晓冬只以为论剑就是比武呢,看谁的招数精妙,谁的功力深厚……反正,就要看是谁打赢了。
  但是师傅和刘前辈,就真是在论,谈论也是论嘛。
  这里面的道理,晓冬这个才刚拜师的不懂,但看来大师兄能懂得几分。
  怪不得师傅单让大师兄跟来呢,别人跟来,八成也听不懂,来了也是白来。
  师傅和刘前辈又说了几句话,两人都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倒是让大师兄施展了一套剑法。
  这套剑法当然不是晓冬所学的那套入门剑法,他平时也没有见师兄施展过。论剑峰顶冰雪森森,剑气纵横旋转,带起的光华如同大鹰展开的翅膀,剑的残影连成一片,让晓冬根本看不清剑在哪里,人又在哪里。

  师兄平时练功的时候根本不是这样的。
  晓冬看的目眩神驰,张大嘴都忘了合拢。
  大师兄原来这么厉害……
  本门剑法原来这么厉害……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学到大师兄这样的一身本领啊。

  晓冬想起来,师傅曾经说过,大师兄的剑法也只是初窥门径而已,都这么厉害了还是初窥,真不知道登堂入室、炉火纯青时又是什么样的。
  师傅和刘前辈说了会儿话,坐到一旁的石椅上歇息了一会儿。刘前辈叫了大师兄过去,认真指点了他几处剑法的窍要,大师兄听的十分认真。
  刘前辈显然对他十分满意:“你很好。”
  大师兄被夸,师傅与有荣焉,笑着说:“他的心性难得。有时候啊,这天份远没有心性重要。好些时候因为心性不佳,天份往往也埋没了。心性好,才能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
  “是啊。你我少年之时还没他这份沉稳豁达,那会儿觉得只要有剑在手,无处不可去,连天也能捅个窟窿。”
  师傅看了他一眼:“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到现在,你还有当年的锐气心志,我是早就壮志消磨喽,就想把几个徒弟教出来就于愿足矣。”
  “你后继有人,该我羡慕你。”

  说到后人,师傅忍不住问他:“你是真打算要寻一个传人了吗?可我看你这回带来的三个,似乎都不是什么合适的胚子。”
  “他们要跟,就让他们跟着吧。”刘前辈不愿意多说这事:“传人……连我自己现在都还迷惑着,又该怎么去教徒弟?那不成了误人子弟吗?兴许我这辈子都不会有传人了。”
  看来刘前辈确实看不上他带来的三个后辈啊,姜师兄果然没说错。
  他们说剑法、心法,晓冬听不太懂,没一会儿就走神了。

  大师兄侍立一旁,却听得极为用心。天上又开始落雪,雪片在他的发上、肩膀上积了一层白,连眉毛上和睫毛上也沾了雪粒。
  大师兄眉眼浓丽清俊,就象有人拿笔沾了墨,在纸上细细勾勒描绘出来的一样。
  晓冬看着大师兄沉静的神情,慢慢的也看入神了。
  大师兄睫毛好长啊……比姑娘还长。雪粒沾在他的眼睫处,黑白相映,越显出眼睛有多干净多清澈。
  晓冬不由得抬起手,想替他把雪粒擦拭掉。

  心里这么一动,他就迅速从那一片冰雪的梦境之中退了出来,眼前的天地旋转飞舞,晓冬手脚一动,在自己的屋子里醒了过来。
  屋里暖融融的,外头天还没亮。床头留的烛盏还未烧到尽头。晓冬借着这光,抱着被子坐起身来。
  梦中的一切清清楚楚,如此真切。让他一时间都分不出来刚才和现在,哪一段才是真实。
  晓冬用力搓了两下脸,好让自己再清醒一点儿。
  他这会儿特别想有个人能说说话。
  可是他这会儿最想见的那个人,正在论剑峰顶上呢。
  从很久以前,他就时常做梦。有时候梦里的人和事是他熟悉的,有时候却是全然陌生从来没有见过的。

  以前年纪还小的时候,还不懂事,梦中的所见所闻多半不懂,也记不住。纵然想说出来,也七零八落,辞不达义。
  似乎梦境越来越清晰,就是从他到了回流山才开始的。确切的说,是那次高热生病,大师兄回到山上之后。
  清晰的不象是梦。
  如果只是梦,那姜师兄擦手的油怎么真的找回来了呢?

  可要不是梦,那又会是什么?
  叔叔不在了,他也没有旁的亲人,想寻个亲戚长辈打听打听都寻不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