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995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少君满嘴的酒气,他醉眼朦胧的伸出手,那目标赫然是石南菲修长圆润的大腿...
  我眉头一蹙,整个人向前挪去,手也抬了起来,我已经准备换个方式来教育教育这个自命不凡的二代。
  可还没等我动手,石南菲已经抢先一步!
  她凤目微冷,想都不想便抬手挥了出去!
  啪!
  一个响亮的大耳光抽在了王少君的脸上,那声音听的我都不禁咧了咧嘴!
  王少君顿时被抽蒙了,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的酒意也清醒了几分,他先是愣怔了片刻,接着便暴怒起来!
  他霍地站起身,双眼喷火的大喊:“臭**,你他妈敢打我?”
  王少君额头青筋暴跳,满眼喷火,伸手指着石南菲,高声的大吼着。
  “你...你他妈敢打我...敢打我,贱货...不识抬举...”
  他越说越气,最后甚至一步跨上前,伸手就要往石南菲的脸上抽!
  他明显是用了全力的,那腮帮子都因为用力而鼓胀了起来。
  看着疯狗一样的王少君,石南菲也有点慌了神,她下意识的往后面缩了缩身子,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般。

  我眼中猛地闪过一丝冷意,刚才我不想直接对他动手,是因为李然好歹也跟他相识一场,我不想让李然难做,可是现在,他竟然试图伤害石南菲,这让我瞬间改变了主意。
  此时我的位置在他和石南菲中间,他已经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那腿正视图直接从我身上迈过去。
  我想都不想,舒展开身体往后靠去,而我的腿,也悄然伸展开来,默不作声的抵到了他小腹的位置!
  接着,我的腿猛一用力,犹如爆开的火药桶,霍的一声踹了出去!

  他的身体是前冲的,在我腿部力量的作用下,他整个人仿佛在空中停滞了一瞬,随后就像是被车撞倒了似的,嗖的向后面飞去!
  咚!
  他被我直接蹬飞,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最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这孙子本来就喝了酒,这下落到地上,更是摔的七荤八素,半天没回过神来。
  我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悠悠的走到他的身边,俯下身子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此时的我,再没了之前故意装出来的热情,我眯着眼睛,嘴角微微翘着,就像在看着一只死老鼠。
  王少君要气疯了,他用手撑着就要站起来,嘴里面还在骂骂咧咧:“我艹你...”
  啪!
  没等他爬起来,我的手再次挥出,将他一巴掌拍翻在地!

  王少君在地上狼狈的翻滚了两圈,费了挺大力气才站了其起来。
  此时的他,眼睛充满了血丝,像是斗牛场里面发狂的公牛。
  想来也是,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公子哥,突然遭受到这么大的委屈,是人都接受不了。
  他死死的咬着牙,看着我们坡口大骂:“行...你们够厉害!你们他妈给我等着,不就是个破狱警么,老子他妈不弄死你,我就不姓王!还有那个贱货,哼...还他妈给老子装清高,老子早晚把你摆到...”
  啪!
  他话还没说完,我干脆利索的又甩了个耳光上去!
  这巴掌的力气比刚才那个还大,他脑袋被我抽的偏向一侧,半边脸完全红肿了起来,嘴角也被抽的血痕宛然。
  “怎么样?”我语气平淡的说:“会不会说话?用不用我再教教你?”
  王少君愤怒的瞪着我,终究不敢再开口乱说,他偏头看了一眼李然,恶狠狠的说:“这就是你朋友?你也看见了...到时候我收拾他们,你可别说我没给你面子!”
  “噗嗤...”

  李然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他饶有兴趣的望着极惨的王少君,轻声说:“就你...收拾他们?呵呵...你可别逗了...你知道人家是谁么?”
  “艹,你也不用唬我!我他妈又不是吓大的!”
  李然也站了起来,他伸手挽住王少君的脖子,顺势将王少君扯出了门。
  我回头望了石南菲一眼,接着也跟了出去。
  刚一出门,我就听到李然轻声说:“看在我哥的份上,你也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人家姑娘他爸,叫石景文...”

  王少君愣怔片刻,撇撇嘴说:“你他妈用什么哄我,咱们青州就没有这么个人!”
  “嘿。”李然讥讽的摇了摇头,说:“谁跟你说人家是青州的了,人家是颍州的...你好好想想,颍州最近有什么变动么...”
  “颍州...颍州...”王少君念叨了两声,突地脸色变得惨白!
  他就好像见了鬼一样,盯着李然说:“不...不会吧,难道...难道是那个...”
  “呵呵。”李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王少君瞬间就像是浑身力气被抽空了一样,差点直接软在地上,他两条腿直打颤,感觉都快尿出来似的。
  “这...这...你怎么不早点说...”
  王少君话都说不囫囵,声音抖的跟正在洗衣服的洗衣机差不多。

  “你他妈也没问啊。”李然一脸的嘲讽,说:“你还是赶紧好好想想,该怎么解释今天的事情吧...啧啧,教育厅长的公子就是不同凡响啊,谁都敢调戏...我给你个建议,你现在赶紧回家跟你家老爷子坦白,让他想想办法,要不然啊...”
  听完李然的话,王少君二话不说,回头跌跌撞撞的向外面跑去。
  “嘁,废物一个。”李然摇了摇头,转身回头望着我,又笑了起来:“看你那模样,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我苦笑起来,我的确有点迷惑。
  石南菲她爸是颍州的,就算地位不低,可也管不到青州的事情啊,怎么一提她爸的名字,能把王少局吓成这模样,这不合理啊...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李然眯着眼睛说:“其实啊...这件事还跟你有关系...”
  “嗯?”我顿时怔住:“这...这能跟我扯上什么关系?”
  “呵呵。”李然看着我问:“你前段时间不是送了个犯人去颍州么?然后中纪委就下来了,有这事儿吧...”
  “是啊!”
  “颍州连续落马了一票人,拔出萝卜带出泥,云州有些人也受连累了,最近云州市的一二把手同时履新,你知不知道?”
  “这...”我顿时瞪起眼睛,这事情我是知道的,可是我没想到,这个竟然跟我之前做的事情有关...
  “原来的市委书记被调去做闲职,之前的代市长做了市委书记,可这市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
  我眼睛瞪的更大了:“难道...难道你的意思是...”
  “没错。”李然点了点头,说:“石南菲他爸,被直接空降去了云州,任云州市市长!”
  虽然已经早有预料,可是听到李然将这话说出来,还是让我觉得脑袋好像被石头砸中了一样,整个人都有点发晕。
  那可是云州市的市长啊!
  天子脚下,九州的政治中心!

  能当上那里的市长,跟在其他的省份作威作福完全是两回事!
  这搁在古时候,就叫京官,说出来的感觉都比地方官高半级!
  啧啧...
  说起来,上一任的云州市市长,好像也是颍州的...貌似之前是颍州的常委副省长,后来调到了国资委,之后我就不太清楚了,以前我在云州上学的时候,曾经听别人聊起来过。

  日期:2017-07-02 10: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