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9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他说话的功夫,晓冬也醒了。
  他眼睛眨巴眨巴的,一时间没明白自己这是睡在了什么地方。等看见身边的师兄们,这才慢慢的清醒过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也一点一点儿都想起来了。
  最后他记得自己喝了口酒,那酒挺好喝的。就是喝完酒之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看来他是喝醉了?
  “醒了?”大师兄正在系衣带,含笑问了他一句。

  晓冬头一次看这样的师兄,这样……衣衫不整,神情也更随意。
  “师兄?”
  “昨天太晚了,就没把你们送回去,都赖在姜师弟这里睡了一觉。你是在这里洗漱,还是回自己屋里去?”
  “呃,就在这儿吧。”
  刚刚忽然一睁眼就看到师兄,又离的那么近,一时间晓冬险些以为自己还在梦境里没出来呢。
  再眨眨眼,确定现在不是做梦,是真的醒了。
  他的头发滚的乱成一团,头上象顶着一个鸟窝,睡眼惺忪的模样看起来格外稚气可爱。
  莫辰实在没有忍住,伸出手去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
  唔,手感果然如想象中一样好。
  晓冬还没彻底醒过来,被揉了也不晓得反抗,睁着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盯着他看,就象初生的对世事懵懂的猫儿一样。
  莫辰本来揉了一把,告诉自己要知足了,可是看着他这样子,想着刚才那手感,伸出手去又揉了一把。
  其实世上很多事就这样。如果没试过,不知道其中滋味也就罢了。可要是试了头一回,就食髓知味,一扇新的大门一旦推开,那就再也关不上了。
  就算晓冬还没醒,被这么一揉再揉,揉了又揉,怎么也都给揉醒了,他慢了一拍的抬手掩住额头,控诉的盯着一本正经却言行不一的大师兄。

  那双眼睛圆溜溜,亮晶晶的,好象会说话,虽然嘴巴还闭着一语不发,莫辰却从他眼里读出了起码一千字的讨檄控诉来。
  他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好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问:“师弟醒了?头疼不疼?可要先喝口水。”
  晓冬抿着嘴,也不吭声,就摇了摇头。
  装得若无其事,还顾左右而言他。
  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
  他可没这么容易被骗过。
  看着他这副气鼓鼓的样子……眼睛圆睁,腮也鼓着,就象被惹恼的青蛙一样。莫辰面上越发显得一本正经,可是手心里直痒痒。
  更想揉搓了怎么办?
  另一边,陈敬之也醒了。
  只是他没有睁眼,就那么躺在那儿一动也没有动,连呼吸心率也没有变化。
  这种装睡的本事他早就练会了,在来回流山之前,他过的日子实在险恶,时刻要提防着来自继母的暗害和那个所谓“弟弟”的算计。长年累月下来,他一个安稳觉也没睡过。
  可是昨天夜里他却睡的很好,特别踏实。
  身下的被褥都是新的,炕烧的也热。他听着身旁师兄和师弟们的动静,一直绷得紧紧的心弦,就在此时此地,不经意的,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他也做了一个梦,并非噩梦。
  他梦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母亲还活着的时候,那时候她的身体已经不好了,但在他的梦里头,母亲是笑着的,坐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看着他,朝他笑。他也在笑,沿着院子里花池的边缘在跑,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即使醒来之后,陈敬之也说不好,这一幕是不是过去曾发生过,还是他太想念母亲才会梦见她。
  早起天气极好,过了午就变天了,天阴了下来,山间起了浓雾,风也一阵紧似一阵。晓冬出了一次门,差点让这大风刮跑,路都没法儿走了。
  晓冬原本预备了一些东西,是想去给叔叔上坟的。

  他叔叔就葬在了回流山。这是当然的,叔叔生前也是四海为家,并没有一个算是固定的家。他在回流山过世,师傅就主持了他的丧事,将他就近葬在了后山的一块地方。
  与其去找叔叔自己都没回去过的遥远的老家,倒不如葬在回流山的好。落葬的那时候,晓冬悲痛不已,昏昏沉沉间还听到师傅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说,这后山还葬着他们都认识的故交,将来他自己也要葬在这里,彼此作伴,倒是不愁寂寞。
  云家没有别人了,这上坟祭扫的事情当然得晓冬来办。可是他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只记得有几回见人家上坟,那也只是远远看见并没有近前去细看。祭扫似乎要带些吃食祭品吧?还要不要带些旁的?
  怕自己做的不对,小冬特意去问三师兄姜樊。

  姜师兄看来就脾气特别好,懂得特别多,这种事情问旁人可能也不懂得,但问他一定没错。
  果然姜师兄是知道的,热心的给他出了不少主意。
  “素果,祭品这些是要有的,最好是办上一只鸡,一条鱼,两样素果。对了,你家云叔叔他以前爱喝酒不?酒也备上一壶。还有金银纸箔这些,都置上一份。”
  云晓冬睁大眼睛认真的把他说的一样样都记下来,有点后悔没备上纸笔,写下来才记得牢固啊,万一自己记漏了哪样可怎么办?
  “鸡和鱼要生的还是熟的?素果呢?是说的树上长的果子还是蒸的面果点心什么的?”这些细节他都得一一问清楚。
  幸好姜师兄就是那么个热心的人。在他看来小师弟还是个半大孩子,这种大事他一个怎么办得来?再说他现在可是回流山的门人了,做师兄的可不能袖手旁观。
  “这些东西有的山上有,有的还得下山去办。”姜师兄看看外面的天色:“这两天可能不成,风太大了,怕是会下雪,等天儿好一点我就陪你下山去镇上买。你放心,镇子虽然不大,可这些东西都能买着,保管误不了你的大事。”

  看着小师弟瘦巴巴的样子,姜樊倒了一大杯热茶,还从橱子里拿了一包不知道什么时候捎带买来的柳叶糖给他:“吃吧吃吧,多吃点,我那儿还有呢,冬天多吃点儿糖暖和。你可不比我们,身子才好些可别再病了。”
  晓冬点点头,两手捧着茶盅暖手,苇叶糖其实就是山上镇子里头散卖的一种糖果,糖熬的其实不怎么好,不太甜,粉渣渣的,也切不成型,就象柳叶一样细细的碎碎的。但是就着热茶吃,觉得挺甜挺香的。
  姜樊则在屋里翻找什么东西。
  “对了师兄,这些天我怎么没见山上有什么鸟兽?”
  以前晓冬住的地方也差不多算是在山上,一大清早总是在一片叽叽喳喳的鸟鸣中醒来。但是回流山就不是这样,晓冬一开始是没有心情注意别的,现在他慢慢觉得怪了。
  怎么一直都没听见鸟叫?平时也没见着有鸟雀在四周活动?更不要说这样的深山里肯定会有野兔锦鸡獐子野鹿这些东西了。
  “你才想起来问啊?”姜樊个头不算高,正踮着脚去够架子上的一个盒子:“咱们山上是有阵法的,可以驱逐野兽猛禽,让它们难以靠近,毕竟有很多外门弟子身上没什么功夫,就学过那么三招两式的,真遇着老虎说不定谁吃了谁呢。”
  这话说得晓冬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他那几手功夫,真不敢说能打倒老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