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8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新桐感觉刚刚睡着就被叫醒了,心里有点儿小烦躁,十分的不情愿醒来。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萧晋变成了一个温文尔雅、一举一动都透着帅气和品味的大帅哥,而且只喜欢她一个,对她各种穷追猛打,她心中欢喜,却始终都对他喜欢不起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很不对劲。
  她很想把这个梦继续做下去,好弄清楚到底哪里不对劲,可惜,现实中那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痞气的萧晋把她给唤醒了。
  “严队长马上就要醒了,你确定你要继续睡下去?”
  自己果然还是很讨厌这个家伙啊!
  田新桐在心里狠狠的想着,睁开眼,坐起身没好气道:“知道啦!早知道就不喝你的那个劳什子药了,就睡这么一小会儿,还不够烦的呢,安神个屁!”
  “放心,”萧晋拿起她的警服外套递给她,说,“等跟严队长换了班,我保证你回到自己的床上,绝对能一沾枕头就着,不到天亮绝不会醒来,说不定美梦还可以接茬儿继续做呢!”
  田新桐闻言一惊,小脸登时就涨红了,支支吾吾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我做了梦?”
  萧晋嘴角坏坏一翘,说:“因为你讲梦话了呀!”

  田新桐更加慌乱了:“我都……都讲了什么梦话?”
  “你说:萧晋,求求你,不要……不要碰那里,人家好害羞……”
  “你给我去死!”
  田新桐飞起一脚,萧晋嘻嘻哈哈的躲开,顺势打开房门,说:“赶紧起来吧,然后换了班去睡觉,我走了,明天送你去青山镇。”
  房门关上,田新桐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呆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听见隔壁严队长的声音,才叹息一声,穿上外套下了床。

  梦不需要继续再做下去了,因为她已经想到了答案:梦里自己之所以会觉得那个温文尔雅的萧晋不对劲,仅仅只是因为那根本就不是萧晋罢了。
  离开院子,萧晋摸黑一路小跑来到梁玉香家,伸手推了下门,果然随着“吱呀”一声,院门便被推开了。
  院子里很黑,没有一间房子亮着灯,梁玉香似乎已经睡下了,但这显然并不能阻挡某人偷香窃玉的脚步。
  萧晋无声的来到卧室,借着窗外浅浅的星光,可以看到床上被子隆起的轮廓,那下面正有一个美人儿在等着他……吗?
  忽然,就听脑后“呜”的一声,他一个转身躲过攻击,双臂一伸,就将躲在墙边的棉花一般的身躯紧紧抱在了怀里。
  灯光亮起,梁玉香手里拿着根擀面杖,满脸都是不爽的在他怀里扭动道:“为什么这都被你躲开了,你的后脑勺长眼睛了吗?”
  萧晋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亲爱的玉香姐,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跟擀面杖先生虽然素昧蒙面,但神交已久,见了面就该携手言欢,一起探讨美人儿身上的妙处,怎么可能会打起来嘛!”
  “去你的!”梁玉香将擀面杖丢到一边,翻个白眼说,“你就是个臭不要脸的小坏蛋!”
  萧晋哈哈一笑,拦腰抱起女人就朝床铺走去:“既然美人儿有所求,那小坏蛋自然要好好满足,今天晚上,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臭不要脸!”
  梁玉香闻言本想再笑骂他几句,可不知怎的,后背一挨到床,整个人就瘫软下来,再被他的大手往衣服里一掏,脑子就变得晕乎乎的,再也没了思考的能力。

  快乐的事情能让人上瘾,人一旦上瘾,就非常的容易堕落。
  在又一次飞上了高高的云端之后,梁玉香的心里就再也没了一丝一毫的顾忌。什么道德,什么伦理,什么他人的眼光,她通通的都不在乎了。
  她觉得,只要能和萧晋永远的这样下去,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去烦恼的。
  “萧……”女人闭着眼趴在萧晋的怀里,梦呓一般的问,“我可以像沛芹那样也喊你萧吗?”
  萧晋轻抚着她缎子一般油亮的黑发,说:“你想叫我什么都可以。”
  梁玉香又往他的身上挤了挤,沉默良久,忽然说:“萧,给我一个孩子吧!”

  萧晋抚动的手指一僵,随即就继续动作道:“好。”
  梁玉香霍然抬起头,惊喜道:“我没听错吧?!你说的是……好?”
  “好!”萧晋温柔的望着她又重复了一遍,说:“我也很想让你为我生一个孩子。”
  “为什么?”梁玉香脱口而出,紧接着又觉得不对,就又解释道:“我是说,我知道你以后不会娶我,我所生下的孩子注定将无名无分,你……你舍得吗?”
  “你说什么胡话呢?”萧晋哑然失笑,“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没有名分?”
  梁玉香愣了愣,忽然就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来:“你……你是说,我的孩子不能和我在一起生活?”
  萧晋叹了口气,将女人拥在怀里,柔声说:“我知道我占了你身子的行为非常混蛋,但我就算是再狼心狗肺,也明白母亲对于孩子的成长有多重要这个道理啊!你的孩子当然会和你在一起生活,谁都抢不走,包括我在内。”
  梁玉香松了口气,但心里的疑惑却更深了,“我不明白,我不嫁给你,你又怎么给我的孩子名分?你……你未来的妻子会同意吗?”
  “这个……”萧晋挠挠头,说,“八字都还没一撇呢,怎么就扯到什么未来的妻子上去了?傻婆娘,别想那么多了,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你是我的女人这个事实,谁都无法改变,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他姓萧,而且也必然身处萧家嫡系子孙之列。”
  尽管疑惑依然还是疑惑,但听到他这么说,梁玉香也就不再坚持着再追问什么,安静了一会儿,又撇了撇嘴,幽怨道:“你这个坏蛋,正经对象都还没有一个,不清不楚的女人却已经找了一大堆,将来谁要是嫁给你,那才是倒了血霉呢!”
  “喂喂喂!你怎么能含血喷人呢?”在女人丰腴的过分的满月上抽了一巴掌,萧晋佯怒道,“就你跟沛芹姐两个而已,怎么就一大堆了?”

  “就我们两个?”梁玉香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你可别告诉我,青山镇的那个赵彩云,就真只是你的养鸡场厂长。”
  “呃……那、那就算三个好了,也称不上一大堆吧?!”
  梁玉香恨恨的在他身上咬了一口,骂道:“就知道你是个没良心的。”
  深夜,把梁玉香哄睡了,萧晋才悄悄的爬起来摸回了自己家,周沛芹果然没有等他,只是在他钻进被窝之后,就像是条件反射般将他给紧紧的抱住了。
  第二天一早,萧晋来到郑云苓家,正好碰见陆熙柔端着杯子正站在压水井边的砖块上刷牙,就走过去,说:“给你个任务,替我当一天半的老师。”

  陆熙柔漱掉嘴里的牙膏沫子,问:“你要干嘛去?”
  “昨天老族长训话的时候你不是也在的吗?”萧晋反问道,“当然是去青山镇弄合同啦!”
  “只是弄个合同而已,早晨去,傍晚也就回来了,干嘛要我替你一天半?”
  “我还有别的事儿,估计晚上赶不回来。”
  “切!你就直说你是要在彩云姐那里过夜好了,知不知道你找借口的样子很low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