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信,你一点都不诚实,我不问了。”舒晴故意生气地问道。
  彭长宜笑了,心说,小丫头,你在给挖坑,我才不往里跳呢,就说道:“所以我让你直截了当的问,你又不问,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思路来回答你的问题,你又不满意。”
  “我问,你说吗?”舒晴扭过头,看着他。
  彭长宜瞪着眼珠子,说道:“这个问题有必要问吗?”
  舒晴说:“当然,我要了解你的全部。”
  “行,你问吧,我保证回答,我刚才就说了,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你要是现在不问,等我酒醒了就不回答你了。”
  彭长宜说着,用手搓了搓脸。
  “那我真的要问了?”
  “问吧。”
  舒晴心平气和地说道:“其实,这个问题是我一直想问的,其它的问题都是铺垫,你一定要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对我很重要。”
  彭长宜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没问题。”
  “在你心灵的最深处,真的有一个人存在吗?或者说你一直都在眷恋她吗?”
  彭长宜怔了一下,盯着她,说道:“就得回答吗?”

  舒晴说:“你已经答应过的了,不然我就不问了。”
  彭长宜直起身,他想给舒晴的杯子倒水,但发现舒晴面前的杯子瞒着,就放下水壶,站起身来,在房间来回踱着步,最后站在窗前,将窗帘的缝隙拉大一些,看着外面的夜空,没有立刻回答她。
  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舒晴默默地看着他,从他瞬间的表情来看,他就是不回答,她也知道答案了,她的心有些慌乱起来,她不想让彭长宜为难,就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这么不知深儿浅,你,可以不回答。”
  舒晴一紧张,老毛病又犯了,她把“深”,说成了“深儿”,凡是遇到“en”的音,她原来都是加上儿化韵的。
  但她这么一个显著的毛病,却被彭长宜忽视了,他依然站在窗户前,望着外面。
  舒晴大气不敢出,她完全清醒了,暗自埋怨自己不知深浅,不该问他这么没有水平的问题,即便现在跟彭长宜相爱了,她又有什么权利去揭秘他的内心世界?想来,是自己不尊重他了。想到这里,她又郑重地说道:
  “彭书记,是我失礼了,对不起……”

  彭长宜闭上了眼,又睁开,他拉上窗帘,走回来,这次是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他看着她,说道:“好,我回答你……”
  “不,不了,我不想知道了……”
  舒晴说到这里,眼睛居然湿润了,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
  彭长宜说:“你没有失礼,我知道这半年来,你听到了很多,我也知道你一直想知道这个答案,你喜欢我,我看出来了,所以想对我做进一步的了解,这一点都不过分,说明你是认真的,是真真正正地喜欢我,只有喜欢,才在意,我也不想在我们今后的交往中,让猜疑影响了我们的感情,我说得对吗?”

  眼泪,终于从舒晴的眼里掉了下来,想起自己苦苦的暗恋,苦苦地寻觅着他的答案,自己的确是爱得辛苦,面对彭长宜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她说不出话,只能用力地点着头,泪珠儿,便随着她点头的动作,委屈地掉了下来。
  彭长宜看着她,说:“你说的没错,我的心里的确有过这样一个人,那是在她最好年龄的时候,我喜欢她,但是请注意,我只是在心里喜欢,从没有去打扰过她,更没有跟她表白过什么,因为我没有资格,另外,我发现,有一个人,比我更喜欢她,这个人,能给她一个女人想要的一切,而我不能。他们后来经历了很多,他们都爱着对方,而且爱得很忠贞,我非常尊重他们之间的这份感情,也非常尊重他们两个人,我真心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为他们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很幸福。后来,他们都等到了对方,我的心也放下了,也算做了一件超越本性的事。所以我才感觉自己很了不起。你能理解吗?”

  舒晴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彭长宜,在他眼底的深处,她还是发现了一个男人的认真和苦楚,她机械地点点头,又问道:“我不理解,以你的性格,你该不会将这份感情往外推的?”
  彭长宜深呼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以你的观点,我应该怎么办?”
  舒晴大胆地说道:“本来就喜欢,就该要了这份感情。”
  彭长宜说:“如果喜欢的东西都据为己有的话,这个社会还有什么秩序可言?人,该在哪个位置就要在哪个位置,一旦偏离了自己的位置,生活、事业,就会失衡,尽管现在社会上有些人推崇自我、真我,但你真的这么干了,你就会发现哪儿哪儿都不对了,哪儿哪儿都因为你给搅乱了,你会寸步难行,会无立锥之地。这就是打破秩序的下场。”

  舒晴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你说的道理。但我还是不明白,当你后来有资格去追求,有能力去给予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呢?”后面这话她的声音很轻,很轻,显然不具备了刚才的气势。
  彭长宜说:“是的,我后来的确是离了婚,就像你说的,有资格、有能力了,但是事情已经不是最初原有的状态了,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他们爱得很忠贞,在这个时候,如果我硬闯进去,肯定我会得到想要的结果,但那不是完美的,他们是因故而分开的,不是因为彼此爱得不够才分开。再有,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当时连想都没想过要去重拾旧梦,我始终相信,他们能等到对方,再说了,我不想因为我的介入,让她心理背负上什么包袱,那不是一个君子干的事,更不是一个明智的人干的事。你自己设身处地地想想,如果我把她据为己有,另一个人回来了,我们三人还能这样友好下去吗?她的心里,会不会觉得有愧另一个人?如果她跟我生活在一起,带着对另一个人的留恋和愧疚,你说我的生活会是完美的吗,我的心里能好受吗?这份感情要得还心安理得吗?”

  舒晴的眼睛又湿润了,她使劲眨着眼睛,说道:“那你太苦了。”
  “错,我一点都不苦,因为从来都不曾拥有,所以也没有失去,反而我感觉自己还很了不起,丰满了我自己,完善了我自己。我这样说一点虚的都没有。”
  舒晴从彭长宜的目光里看出了坚定和诚实。说道:“你太了不起了,这得多么强大的内心才做到啊?”
  “呵呵,用不着这么夸张,感情到了一定份上,自私这个字眼就不存在了。”
  舒晴低下头,若有所思地转着茶杯,面对自己所爱的人,她不知道自己知道了这个结果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彭长宜笑了,轻声说道:“怎么不说话?”
  舒晴抬头看着他,诚实地说道:“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彭长宜说:“情况就是这样,我原本觉得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在这个世界上,我不会与第二个人分享,但现在我跟你分享了,我相信你会正确对待。我也希望今后咱们之间不要因此而产生隔阂,更不要拿这说事,你能做到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