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抬头看着他,这才想起自己曾经说过想听他故事的话,就说:“嗯,你讲吧,我听。”
  彭长宜说:“我的故事多了,谁知道你想听什么?要不,你问,我答。”
  舒晴说:“我问什么你都回答吗?”
  彭长宜说:“当然,但只保证今晚,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而且还保证酒还没完全醒的情况下,如果过了今晚,我的酒也醒了,我再回答你的问题兴许就有水分了,趁着我现在还醉着,你问什么我都回答。”他说着,头就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舒晴渐渐清醒过来,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彭长宜,说道:“原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酒让你做的?”
  听舒晴这么一说,彭长宜一激灵,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肃性,急忙坐直身体,认真地说:“不是,我刚才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动作和头脑里的东西是两回事,别看我喝多了,但我是酒醉心不迷,内心里,清醒着呢。”
  舒晴眨着眼说道:“那你刚才说你现在不完全清醒?”

  彭长宜狡辩道:“是脑子不清醒,心里清醒。”
  舒晴怪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脑子跟心里是一回事。”
  “谁说的?不是一回事。”
  舒晴的脸红了,看着他不说话。

  彭长宜看着她红红的脸蛋,说道:“其实你别光说我,你现在也不清醒,喝了那么多的酒,连着七杯,我要是不拦你,你说不定还会喝多少呢?”
  舒晴说:“谁让你拦的?给朱国庆制造了话题,以后,指不定他说什么呢?”
  彭长宜双手一张,说:“随便说呗,人家的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还管了吗?再说,我还希望他给我广播广播呢!最好让全锦安、全省、全中国的人都知道。”
  舒晴知道他话的意思,就故意问道:“让他广播什么?”
  “让他广播舒晴名花有粪。”
  “什么?名花有粪?”

  “是的,你这棵名花下面,将栽种在一处肥力十足的土壤里。”
  舒晴仍然不解地看着她。
  彭长宜说:“听不懂啊,我要不是怕你恶心,就直接说出来了,这叫鲜花插在牛粪上。所以,这叫名花有粪,懂吗,我的大教授?”
  “哈哈,原来是这意思啊——”舒晴终于忍俊不住笑出声。
  “你呀,太缺乏对基层的认识了,不然大名鼎鼎的文化人,怎么能想不到这层呢?显然,你没听说过这话。”
  舒晴止住笑,说道:“我以后不需要深入基层学习来了,有你这个老师就都有了。”
  彭长宜看着她,说道:“我可是把你这话理解为我同意了。”

  “什么同意?”
  “同意接受我这堆牛粪。”
  舒晴的脸有些微红,尽管她的心里早就有了彭长宜,但女孩子的矜持还是让她故意说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
  彭长宜想了想说:“这个,说来可是话长了——”
  舒晴一听,就专注地看着他。
  彭长宜继续说:“从你们来亢州宣讲的时候,那个时候靳老师就说要把你这个丫头介绍给我,我说您别乱点鸳鸯谱了,人家哪看得上我啊,所以,我就一直蛰伏着,时刻准备伺机而动。”
  “啊?靳主任?我怎么没听他说过这事?”

  “废话,他说了你不就知道了?”
  “哎呀,原来你们背着我居然……而且你还伺机了这么长时间,就等着我飞蛾扑火啊!我都上当……了!”
  舒晴说着,就抬起手,想捶他一下,见彭长宜早就张着双手等着接她的手,她便扬着手,不往下落了。
  彭长宜说:“你没有上当,我这堆牛粪可是最优质的。”
  “那么如果我不飞蛾,你怎么办?你还要伺机多长时间?”
  “这个,当然要看彼此的心思了,如果你不讨厌我,也不扑火的话,我可能就会主动出击。”
  舒晴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那要是迟了呢?”
  彭长宜自信地说道:“不会迟的。”
  “你就那么自信?”
  “当然。如果迟了,就从一开始就会迟了,我能接受你发出的信息波。”
  “你太狡猾了,不理你了。”舒晴故意佯怒地说道。

  “唉,不是我狡猾,是形势所迫——”
  舒晴理解他,说道:“现在你的形势就是希望朱国庆给你广播?”
  “哈哈。”彭长宜笑道:“不是我希望不希望的事,是你根本就堵不住人家的嘴,但是当着我的面,他是不敢乱说的。”
  “嗯,那倒是。”
  这一点舒晴倒是认同,跟上次孟客来的那次相比,有彭长宜在的场合,朱国庆说话就讲究多了。比起那天自己喝得更多,就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喝酒?”
  彭长宜说:“不喜欢女人烂喝酒,跟什么人都喝,到什么场合上都端杯,我还是喜欢女人在酒桌上矜持一些,有选择地喝,到了一定场合,实在推脱不开的时候,小饮一点也不伤大雅。”
  舒晴说:“那你干嘛每次吃饭都让我喝酒?”
  彭长宜说:“那是因为你一点都不能喝,你看,如果没有我的教练,你今天晚上能有这样的风采?”
  舒晴说:“话都让你说了。”

  彭长宜狡猾地一笑,说道:“是啊,我是有名的常有理。”
  舒晴本想告诉他亢州电视台新闻漏播的事,但想想还是不给他添堵的好,就说道:“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彭长宜闭着眼,想了想说道:“好。彭长宜,男,39岁,锦安师范毕业,括弧,亢州校区。离异,有一女,法律上归本人抚养,但在未成年以前,由其前妻照顾。学历,在职研究生,目前在读于中央党校中青班尚未毕业,除去这些,本人还持有禹水县彭家坞乡彭家坞村小学校的毕业文凭、彭家坞乡中学的毕业文凭、禹水县一中的高中毕业文凭。身体健康,五官端正,身材魁梧,正直善良,能吃苦,能受罪,除去见酒没够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汇报完毕,请首长继续问话。”

  “呵呵。”舒晴不由得笑了,说道:“除去前妻外,还有过几个女人?”
  彭长宜认真地抬起手,掰着手指头,嘴里说着:“一个、两个、三个……”他数着数着就不往下数了,睁着两只迷茫的双眼,认真地说道:“请问,你说的女人,是什么概念上的女人?”
  舒晴说:“跟你有过关系的都算。”
  “噢,那就多了,一个、两个、三个,大概有五六个吧。”
  “啊?你有那么多女人?”舒晴惊讶地说道。
  “是的,你看,跟我有关系的女人有,第一,是我妈,第二,是我前妻,第三,是我女儿……”
  “哎呀,我指的不是这些,我是说除去你前妻,你都有几个女人,是你喜欢过的女人。”
  彭长宜说:“那更多了,明星,歌星,是女的,我都喜欢,就是不知道她们喜欢不喜欢我。”
  “打住,还是我问,你答,你爱过的人,人家还爱你,而且有过关系的女人有几个?目前还保持这种关系的有几个?”
  “我爱过,人家还爱我,而且现在还保持关系的……”彭长宜自言自语,仰着头想了想说:“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