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5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边,卢辉还举着酒杯,他跟舒晴说道:“这下你放心了吧?”
  舒晴端起水杯,说道:“谢谢卢书记体谅。”
  朱国庆说:“那光卢书记体谅你啊,我看大家都很体谅你啊。”
  舒晴再次抱拳作揖,说道:“谢谢大家。”
  由于今天有彭长宜坐镇,而且他事先为大家定了调子,又有卢辉带头让舒晴喝水,所以,大家都不再让舒晴喝酒了,别人敬她,她都是被大家主动提出喝水,但是最后,舒晴还是用酒敬了全体成员一杯。

  如果说孟客那天来舒晴喝醉了,那么今天晚上,她充其量是微醺,但不胜酒力的她,脸上仍然是姹紫嫣红,如红霞浸染,姣好的皮肤,百里透红,就跟温庆轩说得那样,别有一种“风姿”。
  彭长宜不好意思看她。尽管今天舒晴是主角,但喝酒的主角不是舒晴,而是彭长宜。
  彭长宜走了将近四个月了,这是他第一次公开回来参加集体活动。所以,今晚的酒,喝得天翻地覆不说,别人也都超量发挥了。
  奇怪的是,酒桌上,无论是彭长宜还是朱国庆,没人谈到工作,更没人说起那天廖书记视察的事,大部分时间都在听彭长宜讲党校学习的事。
  散席的时候,朱国庆跟彭长宜说道:“我已经替你做主,提前放小舒假了,让她早几天回去,女孩子爱干净,回去后搞搞宿舍卫生,会会朋友,几天也就过去了。正好可以七一上班。”
  其实,舒晴每次回去都会给宿舍搞卫生的,前几天她特地回去了一趟,在老顾的帮助下,已经把宿舍卫生里里外外搞了一遍,就等着她回去入住了。
  此时听朱国庆这样说,她也不好解释什么,就说道:“谢谢彭书记和朱市长的关心,小舒感激不尽。”
  舒晴和彭长宜在卢辉、吕华等人簇拥下走了出来。老顾早在车的边上等他们,吕华给彭长宜拉开车门,宋知厚给舒晴拉开车门,宋知厚过来跟彭长宜说道:“彭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彭长宜说:“你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跟老顾先送舒书记,然后我再回去。”
  宋知厚说:“舒书记明天什么时候走,我们好过来帮助搬东西。”
  老顾不等彭长宜说话,就抢先说道:“小宋,明天搬东西我再给你打电话。”

  宋知厚说:“好吧,彭书记、舒书记,那我就回去了,你们慢走,再见。”
  宋知厚说完,就给彭长宜关上了车门,其余的人也都向他们挥手再见,看着车子驶出大门后才开始奔向自己的车,各自散去。
  走在亢州大道上,老顾并没有拐上武装部所在的街道,而是绕道国道,向自己的家开去,快到他家门口了,彭长宜才反应过来,说道:“老顾,怎么没送舒书记?”
  老顾说:“我最近肠胃不好,怕麻烦来了,所以还是您送舒书记吧。”
  彭长宜知道老顾的用意,就说道:“我送可以,明天你这个病可是不能不好。”
  老顾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不瞒您说,我正要跟您说这事,我是这样考虑的,明天,我负责把舒书记的东西全部搬上车,接上舒书记后,然后到海后找您,您开车去送舒书记,得了这个毛病,非常麻烦,何况明天全程都是高速路,还是麻烦您代劳吧?”
  彭长宜一听,就瞪着眼说道:“嘿,你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啊?我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再说了,我只跟娜娜请了今天晚上的假,明天的假没请。”
  老顾说:“要不您明天带上娜娜,后面坐个小孩子还差不多,坐个大人就不行了。”
  “带什么呀,她明天还要上学呢?下周该考试了。”彭长宜说道。
  舒晴笑笑,说道:“你们俩决定吧,反正得有个人送我回省里,送我回北京也行,还是送我回北京吧,我先回家呆两天。”
  彭长宜说:“你还真跟老朱说的那样,七一再上班啊?那还得好几天啊?”

  舒晴说:“哪能呢,单位有事等着我,既然我离开亢州了,就得回单位上班,不在亢州就得在单位,这是省委对大下干部的规定。”
  “呵呵,觉悟不错。你说,你到底回哪儿?”彭长宜说道。
  舒晴说:“这样吧,明天头上高速路的时候再决定,我现在头晕的狠。”
  说着话,就到了老顾的家门口了,老顾下了车,彭长宜也下了车,他坐进驾驶室,调整好了座位和后视镜的位置,这才跟老顾说道:“我明天在住处等你们。”
  这话,就等于告诉老顾,他已经答应了老顾的提议,准他的“假”了。
  老顾“嘿嘿”地笑了,说道:“好,舒书记,我明天几点到你那儿?”
  舒晴说:“九十点种都行,你几点去彭书记那儿开车,就几点到我那儿吧。”
  老顾给彭长宜关上驾驶室的车门,彭长宜开着车掉头就往回走。
  舒晴见他开着车,来到了武装部所在的那条街上,就说道:“你还真送我回去啊?”
  彭长宜说:“那你说怎么办?”
  舒晴的心跳了起来,颤着声音娇声说道:“我想跟彭书记多呆会,不想这么早就回去,反正明天也该走了,即便是耽误你,也就这一次了……”
  彭长宜笑了,温和地说道:“呵呵,没问题,但是去你那儿不方便,大晚上的,警卫和那里值班的人都认识这个车,怕给你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舒晴说:“那我们去喝茶?”
  彭长宜笑了:“更不好。”
  “那怎么办?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故事?”
  彭长宜说:“要不去我那里坐会,聊一会再送你回来。”

  舒晴想了想,也只有去彭长宜那里才安全,就说道:“好吧。”
  说完后,她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怎么了?叹什么气?”黑暗中,彭长宜听到她的叹气声问道,同时,下意识地伸出手,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松开。
  彭长宜这个举动太突然了,让舒晴的心一下子骤停,随后,心脏又大力跳了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彭长宜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亲昵举动!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浪漫开始,不想被他这轻轻一个动作,就省去了万千语言……
  彭长宜知道舒晴被惊住了,就微笑着说道:“怎么,吓着你了……”
  他的语气温柔极了,自从那天一个“乖”字,就已经让舒晴很激动了,从这句亲昵的话中,舒晴感觉出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了,这次,直接从“乖”过渡到摸手,怎不叫舒晴的心乱跳?
  她平静了半天,才小声地说道:“没有吓啊,握个手有什么好吓的呀?”
  彭长宜知道她心口不一,对于舒晴这样纯洁的姑娘来说,彭长宜断定自己有可能是舒晴第一个有好感而且还敢摸她手的男人。
  彭长宜倒是十分镇静,不像舒晴表现那么激动,就故意逗她说道:“没吓到你啊?呵呵,让我感到有点意外。”

  舒晴感觉彭长宜这话别有用心,就辩解着说道:“那有什么好吓的,你不是经常跟我握手吗,而且我一天里说不定跟多少男人握手呢?”
  彭长宜“噗哧”一声笑了,说:“同志,请你别混淆握手的概念好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