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5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座的人都笑了。
  彭长宜低头摆好自己面前的筷子,然后抬头说道:“也是啊,不说几句这酒肯定喝不上。那我就说几句,谈不上讲话,更谈不上重要,下午的欢送会我没有参加,朱市长和同志们肯定都对舒晴在基层的表现做了总结发言,我就随便谈谈我的体会,对与不对,请舒书记批评指正?”
  出乎意外,他居然侧头征求舒晴的意见。
  舒晴当然理解彭长宜这么说的用意,她赶紧点下头,说道:“请彭书记批评指示。”
  彭长宜:“我开始的时候,接到锦安市委组织部的通知,说省委政研室的舒晴副主任要到亢州挂职副书记,我当时特别激动,心说,那么多基层单位,偏偏我们亢州就这么幸运!事实果然如我当初所想。不但亢州是幸运的,我个人也是幸运的,因为当年我和孟客去省委党校学习期间,舒晴是哲学教授!是全省研究哲学与社会问题的最年轻的专家。她讲哲学那头头是道,讲哲学与社会问题更是头头是道,许多基层出现的问题,被她概括以理论,就解了我们许多困惑。这一点可能大家都有体会,我们每次开常委会就一个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舒晴同志的发言往往是有着拨云见日般的魅力,她对各项政策问题的解读,对我们在工作中该如何掌握分寸,拿捏尺度,具有很大的启发。说到这里我临时有个想法,那就是加强我们基层干部理论修养的学习任务,要用政治理论武装我们的头脑,我们才能做好基层的各项工作,这个下来温部长和老吕你们琢磨琢磨,要掀起这样的一种学习氛围。”

  温庆轩和吕华连忙点头。
  彭长宜看了一眼舒晴,继续说道:“其实,我当时还是低估了舒晴同志,我认为象牙塔里的女学者,尽管有着非凡的理论知识,但来到基层,会有诸多的看不惯和不适应,没想到的是,舒晴同志来后,能迅速进入角色,深入基层,深入百姓中,和群众打成一片,这是我当时没有想到的,当然了,她不但下得来,还能沉下心,扎下去,在这半年的实际工作,更是做出了重大贡献……”
  紧接着,他又高度概况了舒晴挂职期间取得的工作实绩,对舒晴半年来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肯定,尤其是在创建精神文明生态村这项重要工作期间,表现出了高度敬业和一心为民的情怀,为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积极帮助牛关屯想办法,重组戏团,重建戏楼,而且有规划,有方法,重过程,抓落实,值得亢州全体干部们学习。
  彭长宜饭前的简短讲话,博得全体人员的掌声,舒晴不好意思地说道:“彭书记和同志们过奖了,我下午就说过,我是学习来的,事实上,我也的确是个小学生,跟彭书记跟各位领导学到了很多宝贵的工作经验,难能可贵的是,大家对我这个学生也不吝赐教,即便有点小成绩,也是在大家帮助和鼓励下完成的,和在座的各位相比,我的确有很大的不足,只是半年时间太短了,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所以,以后有时间我还会申请下来的。”

  朱国庆听舒晴说完,看着彭长宜说:“舒书记这番谦虚的话我们都听过,这是说给你听的,你听完了是不是该宣布开始了。”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好,亢州规矩,连喝三杯,三杯后自由活动,怎么喝自己决定。来,第一杯,走着——”
  亢州喝酒的规矩,前三杯没有任何内容,喝完三杯后,再赋予酒的内容。舒晴没办法,也跟着喝了三杯,她已经感觉今晚会是一场恶战,但是做为主角的她,是逃不脱的。
  三杯后,彭长宜首先敬她,说道:“舒书记啊,回去后千万别忘了亢州,别忘了我们,这是我唯一的要求,另外,有什么好事,比如好的项目,想着亢州。”
  舒晴没有办法,知道这一杯于情于理都是要喝的,就硬着头皮喝下了第四杯酒。

  紧接着朱国庆、邓国才、钱程都分别敬了她,她仍然不能不喝,舒晴连续喝了七杯酒后,彭长宜说话了,他说:“舒书记的酒量大家也都知道,今天连着喝了七杯了,这是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的,所以,她的酒现在打住,大家要敬的话,或者让她少喝,或者让她用水,要走的人,咱不能让她喝倒在亢州,不合适呀——”
  朱国庆说:“彭书记,我算看出来了,你是真的有偏有向啊,我们在座的跟你喝了好几年酒了,有的还是让你硬逼出来的,你什么时候这么维护过我们,这舒晴刚喝了七杯你就急了,七杯,听着不少,可一杯也就是有四钱,统共才三两多酒?”
  彭长宜两眼一瞪,看着他说道:“要不你们也扎小辫?只要你们扎小辫,你们的酒我替你们喝。”
  朱国庆说:“你是有所不知啊,它什么事都是此一时彼一时,舒书记的酒量不但大有长进,而且还掌握了解酒的独门大法,所以她呀,喝不多的。”
  彭长宜扭头看着朱国庆:“什么独门大法?”
  朱国庆说:“你问问她就知道了,在座的有几位知道。”
  “哈哈哈。”卢辉、吕华和温庆轩几个人就都笑了。
  彭长宜不解地看着他们,说道:“你们都知道?”
  朱国庆说:“是一个服务员教给她的,那个服务员跟着她去了洗手间,我出去的时候,就听服务员在门外说道,舒书记,你站到门边来,我教给你,用手指压住舌根,用力……所以,这就是舒书记的独门大法。”朱国庆细着嗓音学着服务员说话。
  舒晴听他这一学舌,捂住了嘴,想起上次在洗手间抠嗓子眼的经历,就是一阵反胃。
  彭长宜见状,赶紧说道:“快去!”
  舒晴皱着眉,捂着嘴,喝了一大口水,强压下恶心。
  卢辉这时端着杯子走了过来,舒晴一见,赶紧冲他作揖。
  卢辉笑了,说道:“小舒啊,我知道你今天又喝了不少了,别害怕,我要坚决贯彻彭书记的指示,绝不能让你喝多了……”
  舒晴说:“卢书记,你该最了解我的酒量了,究竟像不像朱市长说的那样,你心里应该清楚。”
  卢辉笑了,说道:“你别胆小,让我把话说完,这杯酒,你喝水,怎么样?”
  舒晴笑了,又冲他作揖,说道:“太感谢啦,还是卢书记理解我!”
  “谁说就只有卢书记理解你?卢书记也是贯彻执行彭书记的指示。”朱国庆适时地说道。
  舒晴笑了,说:“是啊,感谢领导们的体谅。”
  卢辉说:“彭书记说得对,如果今天晚上让你喝多了的确不合适,一来你晚上还要收拾行囊,二来明天宿醉着回去让领导看见了不合适。所以,从我这里开始,谁敬你酒,你就喝水,如果有人不答应,就让他跟彭书记、朱市长喝。我说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吧?”
  吕华赶忙举起手,说道:“听见了。”

  “听见了——”又有几个人附和着。
  彭长宜说:“得,我这一句话倒找上事了,来吧朱市长,我敬老兄。”
  朱国庆说:“我没说这样的话也找上事了。”说着,就跟彭长宜碰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