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下的时令,已经进入到了夏季,天气已经很热了,车里,放着冷气,彭长宜坐进来后,擦了一把汗,说道:“舒晴准备得怎么样了?”
  老顾说:“她早就收拾好了自己的物品,今天我和小宋帮助她重新打了打包,然后就等着明天走时装车就行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都是她随身的物品,换季的衣服,她也陆续带回去了。行囊很简单。”
  “下午几点开会?”
  宋知厚说:“下午四点半,朱市长说会议如果散得太早您回不来,这样散会后大家就能直接奔饭店。”
  “嗯,市里怎么表示的?”彭长宜继续问道。
  宋知厚回答:“吕秘书长我们俩办的,给她买了一套上好的床上用品,又买了一套高质量的瓷器,外加一块纯毛地毯,还有半年的机关干部奖金。”
  彭长宜想了想说:“那块地毯是多大的?”
  宋知厚说道:“老顾量了量,一米八乘两米五,把副驾驶座位放倒,勉强能放下,但是后面还得翘起来放,不然放不下。估计明天这车里只能坐下一个司机和舒书记,因为只有后边一个座位能坐人。”

  彭长宜想了想,不再问舒晴的问题了,而是问老顾道:“老顾,你最近几天见着娜娜了吗?”
  老顾说:“没有,她快考试了。”
  彭长宜又问道:“娜娜她妈妈跟老康的关系最近怎么样了?”
  老顾说:“最近几天没听到什么?您上周回来没有问娜娜?”
  彭长宜说:“她快考试了,我哪敢跟她说闲话。”

  老顾说:“那就是没事了,吵吵架也正常,别说他们是半路搭伙的,就是原配夫妻不是也经常吵吗?”
  彭长宜放下沈芳的问题,继续问道:“荣曼的公司怎么着呢?小宋知道吗?”
  宋知厚说:“这几天我没有听到消息,还是前些日子听说愈大开要买下荣老板的公司,最近好像没人议论这事了。”
  老顾说:“前两天我看见荣曼来找朱市长,我跟她的司机呆了会,听她的司机说,好像是朱市长在帮助荣曼运作这事,吃饭的时候,是俞大开请客,姚静还参加了,估计这事没谈妥。”

  彭长宜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谈妥?”
  老顾说:“后来,我跟舒晴、卢书记、老吕还有小宋我们几个也去那个饭店吃饭了,我自己在下边单吃的,吃完就出来了,我吃得快,刚出来就看见荣曼提前离席了,并且脸上很不高兴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她是提前离席的?”彭长宜皱着眉问道。
  老顾说:“您想,我吃饭都快,一碗面条,要了一份酱牛肉,我吃完就看见她了,我说,荣总,这么快就结束了?她说,她有事提前撤了。平时见到她的时候都是笑容可掬,无论见了谁都是乐呵呵的,唯有那次是明显的不高兴,究竟这里怎么回事别人也闹不明白。”
  宋知厚又跟他汇报了最近单位里的一些正常工作,这些,吕华都跟他说过。
  彭长宜回来的时候,市里为舒晴举办的欢送仪式已经结束,大家都等在等他回来进行下一项内容——晚餐。
  朱国庆周四给彭长宜发了一条信息,说,今天下午的欢送仪式由他主持合适,希望彭长宜能赶回来。
  彭长宜晚上看到信息后,给朱国庆回道:我也想回去,没办法,纪律太严,请不下来假。老兄代劳吧,我晚上赶回去跟你们喝酒。

  朱国庆:只能如此,晚上早点回来。
  彭长宜晚上给舒晴的住处打电话,这两天晚上,他们天天通话。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彭长宜感觉可能舒晴出去吃饭了,这几天请她的部门排上队了,舒晴由于时间有限,舒晴只是有选择的去赴宴,每次她不是叫上卢辉就是吕华,于是,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我考虑过了,明天晚上我再回去,参加你们的聚餐,下午的欢送仪式就不参加了。
  舒晴接到信息的时候,正在开发区吃饭,开发区曹南和寇京海请她,全体班子成员作陪。尽管彭长宜没有说出不参加下午仪式的理由,但舒晴能体会得到他的用意,就回答:明白。我在开发区,还有卢和吕。
  彭长宜回道:好,少喝酒。
  舒晴:还好,这些人不会逼我。

  周五中午,舒晴谢绝了工会、北河乡、妇联等部门的宴请,她要保留充足的精力,应对晚上的宴会。中午,她郑重其事地请了一个人,是老顾。两人在亢州宾馆简单吃了点饭,舒晴对老顾这段时间照顾她表示谢意。
  不知为什么,在老顾的身上,她总是能看到彭长宜的影子,尽管两人的性格和行事风格迥异,但老顾就像彭长宜的老保姆那样,忠诚地维护着彭长宜,特别是舒晴知道老顾曾经冒死保护彭长宜的时候,对他更加敬佩。
  她宴请老顾,一则是感谢,二则也有想深入了解彭长宜的心理,但聪明的姑娘每次点到为止,老顾不说,她是绝不往下问的,因为她知道,今天的谈话,有可能晚上彭长宜就会知道,所以,她并不“诱供”。
  彭长宜回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卢辉等人早就等在饭店大厅迎接他。他跟大家逐一寒暄后,被众人拥往餐厅,由于市委政府全体领导都参加,所以吕华就安排了一个20位次的大房间。
  大家簇拥着彭长宜,请他上座。要是平时这种场合,彭长宜是不会假意谦让的,因为这个主位他不坐,是没人肯坐的,但是今天他并不坐下,而是看着舒晴说道:“今天这个位置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坐的,这个位置应该留给今完宴会的主人,舒书记,你坐中间,我和朱市长分坐在你的左右。”
  朱国庆也让舒晴往上位坐。
  舒晴不答应,她说:“这个座位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坐的,如果想让我坐着吃,我就搬把椅子坐门口去。”
  还是卢辉说道:“我看啊,还是按以往的规矩坐吧,不要刻意让舒书记觉得自己是要走的人,不然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好像以后再也不见面似的。”
  由于舒晴执意不上坐,彭长宜只好坐下了,朱国庆安排舒晴坐在仅次于主位的彭长宜的右手边,舒晴仍然不坐,她说:“各位领导,刚才卢书记都说了,我们还按平时座次,这样我心里也舒服,不要打破平时的规矩。”
  彭长宜见大家还都站着,就说道:“好吧,听舒书记的,大家该怎么坐还怎么坐,别搞那么生分了。”
  于是,人大主任邓国才坐在了彭长宜的右手边,左手边则是朱国庆,依次类推。四大班子领导就坐后,大家纷纷找准位置坐下,他们早就习惯自己坐在什么位置上了,都能找准自己的位置。
  晚宴前,朱国庆跟彭长宜简单汇报了一下下午开会的内容后,朱国庆说:“下面请彭书记就舒晴同志挂职活动结束做重要讲话。”说完,他带头鼓掌。
  彭长宜注意到了朱国庆的措辞,他特别强调就舒晴挂职这件事,言外之意,不涉及到当前工作,他笑了,说道:“老朱啊,你搞这么正式干嘛,怎么还整出个讲话的程序?我告诉你,我回来就是喝酒吃饭的。”
  朱国庆说:“你说得没错,但你为这事回来,而且目的明确,就是欢送小舒的,在一起处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也得讲两句啊!大家说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