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02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听只带来十五万,九十多户人家每家平均只能分一千多块钱,这百多口子村民登时不淡定了,转眼就忘了刚才对李睿和卜玉冰的歌功颂德,各自发起牢骚与不满:
  “才带那么点钱来,都不够分的!”
  “欠我们家一共一万五千多,你这才发一千多块钱,糊弄我们呐!”
  “拿这点小钱打发我们,当我们是要饭的呀!”
  “胡志新那么有钱的大老板,只能拿出十五万?骗鬼呢,鬼都不信!”
  “明天要是不发剩余的欠款怎么着?”
  “亏你们俩还是县长呢,一点诚意都没有!”
  “不行,必须要全额发放,我们不接受只发一点儿!”
  众村民越说越激动,争相大声表达不满,一时间唾沫横飞、脏字乱溅、手臂挥舞,很多人脸红脖子粗的瞪视着李睿与卜玉冰,似乎想要上去殴打二人,场面渐渐有些失控。政府办主任张大雷急忙护在卜玉冰身前,村两委的干部也都赶忙站出来维持秩序。
  李睿看着这一幕,既好笑又叹气,自古以来,农民都是最容易满足的,也是最不容易满足的;既是最容易糊弄的,也是最不容易糊弄的,眼前这批失地农民的表现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刚才还高兴得都要把卜玉冰的长生排位供到家里去了,现在却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真是令人无话可说。
  他深吸一口气,蓦地里大吼一声:“都闭嘴!”
  这一声如绽春雷,离他近的几个村民的耳朵都嗡嗡作响,四下里的村民也都吓了一跳,各自忘了说下去,场面难得有了片刻的宁静。
  李睿趁机说道:“我相信大家,也请大家相信卜县长和我,别的就不多说了。现在开始发钱,愿意领的,进院子屋里签字认领;不愿意领的,你们就继续发泄不满。”说完提着钱袋走进院里,不忘给卜玉冰一个眼色,示意她跟上,心中暗道,我还治不了你们了,一句话就让你们乖乖闭嘴。

  众村民听了他的话,你看我我看你的大眼瞪小眼,都是不愿意去领,嫌这点钱太少,可如果不领的话,那就一分钱都没有,还不如不来呢,领了这一千多块钱,至少还能改善下生活……
  总是有人心思转得特别快,在李睿话说完后不到五秒钟,就有两个妇女急匆匆的跟上了他的脚步,而后越来越多的村民做完了思想斗争,也纷纷跟上去领钱。到最后,所有村民都涌了过去,没有一个留在原地发泄怨念。
  充作村两委办公室的平房里,村干部拿出村民们的占地面积与欠款账目,按序号叫人,被叫到的村民上前领钱签字,没被叫到的村民在院里等候。卜玉冰站在桌子里头,左手边放着钱袋子,右手数出钱款来,递到认领的村民手中,秩序井然,比刚才在院里可是强出太多。
  卜玉冰亲手发放了差不多三十户的钱款后,似乎有些累了,让身边的村支书代劳,随后退到李睿旁边,当起了看客。
  李睿闻嗅到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前调似乎是兰花与百合的,中调不知道是什么花目,有些深幽,一下就把兰花百合的清淡芳香盖下去,令人意犹未尽,后面就闻不出具体的花香了,只是淡淡的撩人,估计她用的这款香水不便宜,当然,她的品位也可见一斑。

  “明天上午,你督促陈魁尽快把剩余欠款送到,然后你带过来发放给村民们,我就不过来了,我有别的事情!”
  卜玉冰忽然对李睿说道,语气一如既往的冷冷清清。
  李睿心说,得,这个周末算是彻底泡汤了,别想回家陪老婆孩子了,道:“好的,我知道了。”
  其实也就是李睿这个副县长会这么想,换成别的任何一个副县长在这儿,被卜玉冰这个正县长如此重用,估计晚上做梦都要笑了。
  九十二户失地村民的钱款全部发放完毕后,卜玉冰眼看也没别的事情了,便淡淡的道:“回吧,今晚就先到这儿。”说完当先走出平房。
  李睿和张大雷也都跟上。
  卜玉冰来到院子里,发现夜色下还有十几个村民没有回家,聚在院里低声商量着什么,留意到这一幕,秀眉刷的一挑,吩咐李睿道:“你过去听听,看看他们说什么呢。有意见可以当面提,不要在底下搞串联。”

  李睿无奈的看她一眼,心中暗想,你有你的大秘张大雷不用,干吗总用我这个副县长?你把我当秘书用了啊?我就那么好使唤吗?还是吩咐我做事你能有种凌驾于我之上的快一感?也不好说什么怪话,默默走向那群村民。
  “别说了,李县长过来了!”
  “啊,是李县长!”
  “他过来干嘛?”
  那群村民眼看李睿走来,各自出声警告彼此,很快都闭上了嘴巴,纷纷转身面对李睿,做出坦然自若的样子,活像一群抽烟的中学生在被校长抓个正着之前已经把烟销毁了似的。
  李睿站到这些村民身前,微笑问道:“大伙儿还不回家,这是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呵呵。”

  “是啊,什么也没说。”
  “我们正说这笔钱该怎么花呢,呵呵。”
  “……”
  李睿一听就知他们是在敷衍,目光依次扫视过这些村民,倏地发现赵老汉也在人群里,便对他招招手,把他叫到身前,随后对其他村民道:“你们赶紧回家睡觉去吧,我跟赵老哥聊几句。”
  那些村民对他存有敬畏之心,闻言什么话都不敢说,很快三三两两的散去了,原地只剩李睿和赵老汉。
  赵老汉面对李睿如电的精光注视,很有些不自在,讪讪赔笑,笑容却比哭相还难看。
  李睿脸色严肃的说道:“赵老哥,咱们有什么说什么,我今天承诺你的,只完成了一小部分,是我不对,但我保证明天上午监督剩余欠款的拿到与发放,如果发不下来,你拿我是问!这些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必须做好的,反过来说,你们这些失地村民应该做什么呢?你们就应该安安静静等着欠款的下发,除此之外,别的什么事情都不要做,有意见可以当面和我提,但不许私下搞小动作。你说说,你们刚才这是商量什么呢?为什么还要瞒着我?”

  赵老汉面现愧疚之色,讷讷地道:“其实……其实也没说什么,就……就是……就是乡亲们都想和胡志新讨要这些欠款的利息,毕竟欠了两年了,每家应拿的租金存到银行里,利息也能有个千儿八百的。这点钱对于胡志新不算啥,对我们这些庄稼主儿来说可都是大钱。”
  李睿点了点头,这是合理合法的诉求,自己作为政府的代表,理应予以满足,道:“这是很合理的诉求啊,你们为什么不找我当面提?非要私底下商量这事儿?私底下商量能商量出什么来?”说到这已经想到什么,脸色一沉,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新来的卜县长很好欺负,你们的告状行动也很有威力,所以打算再来一次告状,好胁迫卜县长给你们从胡志新那讨回利息来?”
  赵老汉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们可不敢那么做……”
  日期:2018-06-2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