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4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看着,她渐渐入了迷,罗切斯特正好对简说道:“好朋友也会不得不分离。让我们好好利用剩下的时间。让我们在这儿安安静静坐一会儿,以后再也不会一起坐在这儿了。有时候我对你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简。尤其是象你现在这样靠近我的时候。彷佛我左肋下的哪个地方有根弦,跟你那小小身躯里同样地方一根同样的弦难舍难分地紧紧纠结在一起。我们一旦分离,这根弦就会绷断。我有个奇怪的感觉,那时我体内会血流不止。至于你呢,你会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简:“我决不会,先生。你知道,我看出非离别不可,可这就象看到了非死不可一样。”
  罗切斯特:“你从哪儿看出非这样不可呢?”
  简:“你的新娘。”
  罗切斯特:“我的新娘?我没有新娘。”
  简:“但你会有!”
  罗切斯特:“对,我会,我会。”
  简:“你以为我会留下来,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吗?你以为,就因为我穷、低微、不美,我就没有心,没有灵魂吗?我也有一颗心,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如果上帝赐于我美貌与财富的话,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象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好了,我已经说出了我的心里话,让我走。”
  罗切斯特:“简,简,你这小古怪,几乎不像人世中间的小东西。我爱你就象爱我自己。”
  简:“别嘲笑……”
  罗切斯特:“我和布兰奇结束了,你才是我想要的。回答我,简,快说,说:“爱德华,我愿意嫁给你!”说,简,快说!“

  简:“我想看清你的脸!”
  看到这里,舒晴居然流出了眼泪。她可能比简多出美貌和地位,但是此刻,她却和她有着同样的不自信,她感觉自己爱得很卑微,很艰辛,也可能这一切彭长宜并不知情。
  她好想看清彭长宜的脸,看清彭长宜的心……
  电话,突然响起,惊得舒晴的心就是一跳,她分辨出是座机在响后,就赶忙拿起话筒。
  她擦去了眼角边的湿润。
  是彭长宜,他温柔地说道:“睡了吗?”
  “为什么还不睡?”
  舒晴心说明知故问,但她的嘴上却说:“因为有人说过一会要打电话来……”
  “你一直都在等电话?”彭长宜问道。
  “是啊——”
  彭长宜感觉出她的情绪不高,有些低落,就赶紧说道:“真是对不起了,那个说给你打电话的人,刚才在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了,在等你吃饭的空儿,他就睡着了,刚才突然醒了,一看这么晚了,本想不给你打了,又怕你等着,思前想后,这不,还是决定给你打一个,还好,你没睡觉。”

  原来是这样!他并没有忘记自己说过的话,舒晴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她说:“哦,是这样啊。本来他说来电话,我就等,可是等啊等总也不来,我的心里就放不下了,想给他打一个,但是一想他学习也很累了,是不是睡着了,就没打。”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还好,他及时醒了,不然就辜负了你的等待了。”
  舒晴的心激动得一跳,就说道:“就是啊,等待的滋味很辛苦……”
  “呵呵。”彭长宜没接着她的话茬往下说,而是转移了话题,说道:“我说给你打电话,是想问问你,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尽管说。”
  听了这话,舒晴感到了来自这个男人的温暖,尽管这话今天在酒桌上朱国庆、孟客都说过,但唯有彭长宜这样说,她听着才是最舒心的,她笑了,说道:“有你这话我就心领了。”
  彭长宜说:“什么叫心领?我可是真心实意的。”
  舒晴“呵呵”笑了两声。
  彭长宜说:“你笑什么,怎么我听你的笑有些讽刺意味?我告诉你,别看我现在出来学习了,但仍然是亢州市委书记,我说话还是管用的!”
  舒晴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彭长宜说:“说真的,还有没有没处理清的事情?”
  舒晴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比如,饭店签单这类事情。”
  舒晴说:“我没有,上次省里来几个同事,都是吕秘书长安排的,这种事我从来都没做过。”

  “嗯。”这一点,彭长宜还是很了解舒晴的,他又说道:“工作上的事安排好了吗?”
  舒晴说道:“上午去了一趟牛关屯,跟乡干部、村干部和建筑商见了一面,跟他们都谈开了,我也跟卢书记和吕秘书长说好了,还有信访接待日中接了两个案子,一个是农村宅基地纠纷,一个是子女不赡养老人的,我也都按照吕秘书长的意思,移交给了有关部门,只是我这一走,可能没人盯着这些事了,他们恐怕要重头来了。也就是这些,我一不管经济,二不管项目,没有其它的事了。”
  舒晴这样说彭长宜倒是确信无疑。他本来也知道舒晴没有任何事情,但出于关心和礼貌,他必须要这样问问。
  但平心而论,他又不是完全出于礼貌和关心,他对这个姑娘已经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但如果现在就说是爱,彭长宜自己也不太确定。半年来的相处,尤其是这个姑娘对他和对他女儿的关心,已经让彭长宜强烈地感到她正在一点点走进他的内心,他已经有点依赖这种感觉了,冷不丁接到吕华让他回去给舒晴践行的信息,他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失落,他还真有点舍不得舒晴离开,尽管他人不在亢州,但每周她回北京,他回亢州,在这一接一送中,他们有了更多的默契,尤其是在廖书记来视察的这件事情上,好多人都不明白他彭长宜怎么消息这么准,不前不后正好出现在现场,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这都是舒晴的功劳。他的手机里现在还保存着他回来的路上,舒晴发给他的那条“你的表现非常棒!”的信息,尽管这条信息中,透出舒晴的得意,但更多是对他的赞美。他之所以保存着这条信息,不是因为自己被人称赞而自鸣得意,而是因为还有一个人可以跟他分享这些。

  日期:2017-07-01 0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