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4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红莓花儿开》中,她洗完了澡,立刻感到神清气爽,对着镜子,将头发吹干,又细心地往脸上涂上了各种护肤品,她对镜中的自己感到很满意,不坏的五官,不错的皮肤,还算明眸皓齿,自小到大,她听惯了周边人对自己的夸奖,也听惯了场面上男人对自己的溢美之词,但她总觉得养父母对自己的夸奖最准确,他们曾经用了四个字来形容她:优美大方。她曾用心研读过这四个字,他们用了“优美”,而不是“美丽”,用了“大方”,而不是旁人常说的“脱俗”,她相信,尽管自己有“脱俗”的气质,但父母可能更希望她为人做事落落大方,不做作,不拿捏,真诚做人、真诚做事。美丽而不自恃、大方而不俗气,这也可能就是养父母给她的定位。

  此时,她看着镜中那个美丽端庄的人儿,舒晴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谁家的女子,这么优美大方?”
  呵呵,不知羞!只是,不知这个优美大方的女子,能否打动某个人的心扉……
  想到这里,她的明眸里闪过一丝忧伤。
  上次回家,妈妈悄悄问她:“小晴,你个人的事有进展没有啊?”
  她说:“没有啊妈妈,您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他不是石头就是木头。”

  妈妈笑了,说道:“居然对我女儿的暗恋一点感应都没有。”
  “暗恋?”舒晴对这个词有点抵触。
  妈妈笑了,说道:“对,是暗恋,你不要对这个词有抵触情绪,这很正常,想当初,我刚一进入大学的校门,就暗恋上我们班一个学习委员,我跟你说啊,这种暗恋,一直到我毕业那年,我都没跟他表白,因为我渐渐发现,有一个人比他更出色,那就是你爸爸。毕业后我们天各一方,也都成家立业了,五年后,我们班同学首次举行了同学会,我又看见了他,哎呀,失望极了!整个一个看什么都不顺眼的人,我那个时候特别庆幸是暗恋,而没有公开恋。说真的,他比你爸爸可不是差的一星半点,以后,就是再想起这个人,我的心里就没有任何情感了。”

  “啊?妈妈,您暗恋了一个人这么长时间?”
  妈妈笑着说:“是啊,几乎贯穿了我整个大学生活。我跟你说,他后来跟我们班另一个女同学好上了,恰恰我跟这个女同学的关系还非常要好,可以想象妈妈当时的复杂心情。直到你爸爸出现后,情况才有所改变,但那也是我投注目光最多的一位男生。”
  舒晴笑了,走到妈妈跟前,拨了一下妈妈的脸蛋,说道:“羞不羞啊?”
  妈妈也笑了,说道:“我跟你说这个事的意思是,暗恋,有时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在你不准备向他表白的情况下,你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也可能明天他就会成为别人的爱人,你一定要经受住这种变故,你不表白,别人就会有机会,这是很正常的事。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在你身上发生了,你也不要气馁,因为你是暗恋而不是失恋,你没有表白,他不知道你喜欢他,所以,你一定要正确认识这个问题,何况,前面会有更好的人在等着你。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将来在这方面收到打击更不希望你受到打击,从而影响自己的感情生活,更不希望你背负上什么负担,妈妈这样说你明白吗?”

  舒晴看着妈妈,没有回答。
  妈妈看着她迷茫的表情说道:“怎么了?”
  “妈妈。”舒晴说道:“您的话对我太有启发了,我原先还想对他表白,现在听您这么一说我不准备表白了,我要让他自己感知,如果他有感知,就说明我们有缘分,心灵是想通的,如果他没有感知,说明我们没有缘分,如果让我为了表白而去表白,生硬地站在他的面前,任他选择,我还真做不到。另外,您说得对,暗恋的过程,也是观察一个人的过程,尽管有可能被别人捷足先登,但我不会后悔,更不会受到打击,因为没有表白,他不知道我的心思,更没有己不如人的意思,所以,您放心,您的女儿在您的教育下,不会因为这事而受到任何打击的。”

  妈妈欣慰地笑了,说道:“你这样说,妈妈我就放心了,在这件事上,我们会尊重你的选择的,我们相信你,会给自己挑选到一位称心如意的人,不过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我刚才说的,不希望你因为恋爱而受到任何打击,天涯处处有芳草,这话真的不是一句安慰人的话,而是真理。”
  舒晴往妈妈身边靠了靠,说道:“妈妈,放心,我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和伤害,我会看清自己的,尽管我很喜欢,但有一天他不属于我,我也不会气馁的,您说得对,我们没有缘分,我也不小了,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
  “好,我们静候你的佳音。”
  “妈妈——”舒晴撒娇地晃动着妈妈的肩膀。
  想到这里,舒晴渐渐平复了自己因为彭长宜一个小小的关心带来的激动心情,她镇静了一下自己,对着镜子中的人做了一个鬼脸,用手拨了一下自己的脸,说了一句:没羞。然后走出浴室,往一个小电杯里倒上两杯水,插上了电源,拿过老顾给她买的麦片,准备熬一碗麦片粥喝。
  但是她无论怎样努力,也不能将自己的心思从彭长宜身上移开。在等待麦片粥熟的过程中,她不止一次地拿过手机,查看信息,但每次都令她失望,她不由地说道:彭长宜,你这个石头、木头!
  说完,自己又“噗哧”笑了。
  麦片粥好了,她拔下电源,将粥倒在一个瓷碗里,用小勺搅了搅,很香。她的确有点饿了,拿出一盒饼干,准备就着麦片粥吃下去。刚准备开吃的时候,电话响了。
  她就是一激灵,下意识地拿过手机,一看,手机没电关机了,这才意识到是座机在响,她又连忙跑过去,拿起了座机上的话筒,刚“喂”了一声,就听彭长宜说道:“你没事吧,怎么关机了?”
  听了这话,舒晴心里好受多了,她说:“是啊,我也是听到电话响,拿起手机才发现没电关机了。”
  “哦,我打了两个,不知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不放心,就打这个座机了。你怎么样?吃点东西吗?”彭长宜关切地问道。
  刚刚镇静了自己的舒晴,此刻,面对彭长宜的关心,她的心底又起了涟漪,她抑制着自己的激动,说道:“呵呵,刚刚煮了麦片粥,正准备吃。”
  彭长宜说:“宿舍有锅?”
  “不是,是我来这里后买的一个小电杯,能煮一碗麦片,上次娜娜来的时候,我们还煮过呢。”
  “呵呵,在宿舍用这东西一定要小心,及时拔掉电源。”
  彭长宜说道:“那你先去吃,一会我再打给你。”
  “好的。”舒晴放下了电话。
  舒晴很开心,这么长时间,彭长宜这是第一次除去谈工作之外,给自己一连打的两个电话,并且听他的口气,一会还要打给自己。她手拿着小勺,对着一碗香喷喷的麦片粥,居然吃不下了,心思完全被彭长宜占满了,对以后,她充满了期待。
  她给手机换上了另一块电池,开机,静静地等待着彭长宜的电话。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彭长宜的电话还没来,为了消磨时间,她便将那一碗麦片粥吃完了,洗了碗,仍然不见他的电话来,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他会不会睡了。
  拿着电话,几次想给他打,又不忍心,她知道彭长宜晚上的选修课也几乎不拉全学了,每天十点下课,他再洗洗,整理一下内务,也是比较累了,这样想着,她就将手机和座机拿到自己的身边,躺在床上开始看书,即便有电话来,她也能在第一时间接到电话。
  但是,她根本无心看书,无奈,打开了电视,搜索了半天,最后锁住了电影频道的一个外国影片,这是一个老片子,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片子《简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