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国庆端着酒杯,说道:“你说哪?我刚才也去洗手间了,我都听到了,舒书记,来,我教你,这样做……是不是?”
  朱国庆看着舒晴,又看看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不好意思地笑了,赶紧去给刘星满酒。
  舒晴老老实实地说:“是啊,我都不会,操作了半天都不得法。”
  她的率真逗得朱国庆“哈哈”大笑,孟客早就停止了跟卢辉的耳语,他的目光始终都在看着舒晴,感觉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可爱,就说道:“小舒,你跟朱市长不是一个段位的,朱市长如果提出他喝两杯你喝一杯的话,你再跟他喝,否则,你就不喝。”
  朱国庆看着孟客说道:“我说,你们进行你们的,别搀和我们的事。”
  舒晴说:“我看孟书记说得可行,您也知道,我什么时候喝过这么多的酒!我现在已经天旋地转了,如果您不喝两杯的话,我是死活不喝了。”
  这时,孟客跟卢辉进行完了一杯酒,坐下,就开始起哄,非要朱国庆喝两杯。他还号召大家举手表决。

  朱国庆说:“如果你搀和,你也参加,咱俩两杯对她一杯,她能喝几杯,咱俩就跟着多喝一倍的量,怎么样?”
  孟客说:“你先来。”
  就这样,朱国庆喝了两杯,舒晴喝一杯,后又轮到孟客,同样是两杯对舒晴的一杯,孟客还想继续。舒晴不喝了,她坐下,用手托着头说道:“你们就是喝三杯我都不喝了,你们倒不了,我就倒下了……”
  舒晴实在是不行了,尽管吐了一部分,但吐出的大多是食物,之前喝的酒已经被吸收了,她的确是天旋地转了……
  孟客和朱国庆也喝多了,舌头都不好使了。
  舒晴最后都不记得是怎么散的场,反正她觉得好像是被吕华扶着出去的,之前孟客要来扶自己,被朱国庆拉了回去,朱国庆大着舌头说:“没……没你的事……”
  孟客就被他拉了一个趔趄,刘星赶忙扶住了他。
  但孟客仍然没有忘记跟舒晴告别,他双手紧紧地握着舒晴的手,说道:“小舒妹妹,下次回亢州的时候,路过清平,别忘了来看看你老兄我……”
  舒晴感觉自己的手被孟客握得生疼,就连连点头,说道:“好的,好的,孟书记再见。”
  孟客握着舒晴的手还要说什么,就被朱国庆拉开了,朱国庆说:“老孟啊,走,我陪你去喝茶……”
  孟客看着舒晴,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怎奈他被朱国庆拉着,只好随他走了。
  就这样,舒晴醉着被老顾送回了住处,倒头便睡……
  下午,吕华便逐个给班子成员打电话,传达朱国庆的指示,周五下午四点半开欢送会,晚上聚餐。全体成员通知完后,吕华就给彭长宜发了一条信息,说朱市长邀请他周五下午务必回来,给舒晴践行。

  彭长宜在党校的学习渐入佳境,而且心也完全踏实了下来,他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除去每天正常课程外,他还选修了晚上的全部课程,就连古代诗词的课程他都不放过。
  晚上,上完选修课的他,回到宿舍,打开电话,看见了吕华发的信息,这是彭长宜进入党校学习以来,第一次接到亢州市委的正式邀请。舒晴是冲着他才来亢州的,他当然要回来参加欢送会,况且,舒晴前几天跟他还有个约定,就是希望他回来送自己。
  他给吕华回道:好的,没问题,但下午的会我参加不了,不好请假,晚上的宴会必定参加。
  吕华觉得彭长宜不回来开会也好,如果他回来,别人的风头就又没了,就回道:可以,下午的会就是个形式,而且不会太长,四点半开始集合,半小时就会开完,聚餐时等您。
  彭长宜:好的。
  吕华又发道:中午孟客来,做东请舒晴。
  彭长宜回道:嗯。协助她做好交接工作。
  吕华:放心,我会的。
  彭长宜又发到:荣曼的公司怎么样了?
  吕华想了想,发到:荣曼最近几天没在亢州,据说还在谈判中,外界几乎没人知道这事,班子成员中也没人议论过,估计是主要领导参与此事了,而且是在秘密进行中。
  显然,吕华的“主要领导”指的是朱国庆。
  彭长宜回道:肯定。砸公交车的事后来又有发生过吗?
  吕华:没有。
  彭长宜知道小许和陈乐可能起了作用,就回道:好,回去后再聊。
  吕华:好的。

  彭长宜洗完澡后,穿着睡衣,躺在床上,他看了会书,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无法集中注意力,似乎思绪飘回了亢州,被一个姑娘聚拢了去,他放下书本,从床头柜上摸过手表,想了想,就拿过电话,给舒晴发了一条信息:在忙什么?
  舒晴没有回话。
  彭长宜等了十多分钟后,仍然不见舒晴回信,他就给舒晴拨了过去。
  半天,舒晴才接了电话,她对着电话含糊不清地“喂”了一声,有气无力的样子。
  彭长宜心一紧,问道:“怎么了?病了吗?”
  舒晴中午喝了不少的酒,她有些醉了,老顾将她送回武装部的宿舍后,她倒头便睡。中间吕华和老顾都给她打过电话,但是她没听见。下午下班老顾来敲门,舒晴才起床给老顾开门,老顾见舒晴没事,就回去了。
  老顾走后,舒晴继续睡,一直睡到彭长宜打来电话,之前的信息声音她根本就没听见。
  听出是彭长宜,姑娘就精神了一半。她翻了个身,说道:“是彭书记啊,我没有病,中午喝多了,回来后,一直睡到现在——”
  “哦?你晚上没吃晚饭吗?”
  “这个老顾,怎么搞的,怎么不张罗叫你吃晚饭?”彭长宜有些生气地说道。
  舒晴说道:“呵呵,这个不怪他,他和老吕给我打电话,我没听见,老顾就过来了,是我让他回去的,我说晚上自己冲一杯麦片就行了,他走了以后,我感觉头晕,就继续躺在床上睡着了,我的确喝多了,这次是真的出丑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喝多了就睡觉,也不扰民,是最优雅的醉酒,出什么丑?不像我们,喝多了就失态。”
  舒晴笑了,说道:“彭书记喝多了就是话多些,我还真没见你有失态的时候。”
  彭长宜笑了,说道:“失态的时候你没见着。好,这样,你起来洗洗,吃点东西后,如果睡不着咱们再聊,不然容易伤胃。”
  “好的。”舒晴痛快地答应着,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舒晴立刻起床,她隐隐地感到来自这个男人的关怀,心里就感到了丝丝的甜蜜。她走进洗漱间,一边洗澡一边哼哼着前苏联的歌曲《红莓花儿开》,也可能是受了养父母的影响,她喜欢看前苏联的文学作品,养父母早年曾经在莫斯科留过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