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客立刻把杯放在桌上,有些生气地说道:“我说,你老兄今天可是净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是不是成心恶心我?”
  朱国庆说:“我怎么会成心恶心你?本来就是,你让大家评评理,哪有学生携老师的?”
  舒晴说:“孟书记携我没有错,我们还有另外一层关系。”
  “什么关系?”

  “兄妹关系。”
  孟客看着朱国庆,说道:“你听见了吗?这个关系能说得过去吗,能说得过去,你就喝,说不过去,你就别喝,看着我们俩喝。来,小舒,跟朱市长碰杯。”
  说着,孟客跟朱国庆碰杯,朱国庆这才站起来,端起酒杯,说道:“你看,你跟我急什么?至于吗?我又没说什么。好,这杯算我敬你们兄妹。”
  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喝了这杯酒。服务员立刻给他们的杯里倒满了酒。
  吕华似乎看出什么不对的苗头来,他不敢插话,刚要端起酒杯打圆场,这时,一直没怎么喝酒的温庆轩端着杯,走到了孟客的面前,他说道:“孟书记,吃口菜。今天尽管是为舒书记送行,但是我不先敬她,我先敬你。女孩子,今天第一次喝了这么多的酒,让她歇歇,尽管你现在是清平的书记,但在我眼里,还是当年那个风流倜傥的孟市长,而且风度、酒量不减当年,过年的话先不说了,我先敬你。”

  孟客听温庆轩这么说,就赶紧将菜放进嘴里,随后站了起来,边嚼着边说:“温部长,您太客气了,谢谢您的夸奖。”
  孟客没有犹豫,跟温庆轩碰了杯后就干了。在仰头喝酒的时候,他故意看了一眼舒晴,发现舒晴似乎没有将温庆轩的话听进去,她在跟吕华说着什么。
  温庆轩让服务员给自己倒满了酒,又走到舒晴面前,舒晴赶紧站了起来,端起酒杯。
  温庆轩说:“舒书记看来平时藏量了,大有女中豪杰的风范。”
  舒晴笑了,摸了一下脸蛋,说道:“温部长,你看看,我这脸都烧红了,您说我平时是藏量了吗?”
  温庆轩不好意思看一个女孩子的脸,说道:“舒书记天生丽质,喝了酒后更加别有风……姿。”
  朱国庆正在跟孟客耳语,听了温庆轩的话后说道:“倒是学者会说话,如果这话从我的嘴里出来,我保证不用风姿,而是用风情,或者风韵,显然,温部长是斟酌过了,才用了风姿。”
  舒晴笑了,她也听出温庆轩没有用“风情”和“风韵”这等俗词形容她,显然,在他的眼里,自己目前还没有失态,如果失态了,估计就不是风姿了。她微微弯了一下身子,端着酒杯,放在温庆轩酒杯的下面,用自己的杯沿,碰了一下温庆轩杯子的底部,哪知温庆轩不干,他说:“错了,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你都是我们的省领导,这样碰杯不对。”
  还没等舒晴说话,吕华就说道:“老温,舒书记这样碰杯没有问题,她比你小这么多,正理。”
  温庆轩笑着说:“你要是这样解释也对,但我总觉得有点不礼貌。”
  舒晴说:“论理,本该如此,您就别客气了。”说着,舒晴再次跟温庆轩碰了一下,首先喝干了杯里的酒。

  温庆轩也干了,他再次让服务员给自己倒上酒,开始打圈。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常务副市长刘星端着杯子,走到了舒晴面前,他说道:“我跟温部长正相反,我先敬舒书记,希望你回省里后,继续关注亢州,及时对我们的工作进行指导和建议。”
  舒晴笑了,说道:“刘市长,您太客气了,我下来就是学习来了,同志们都比我的工作经验丰富,我跟大家学到了很多、很多,倒是大家要时刻关心我才是。”
  刘星又要说话,被朱国庆打断了,朱国庆说:“我刚才就跟你们说了,别把过年的话都说了,说完了,我看下来还说什么。对了老吕,提前通知班子成员,咱们就定周五下午四点半给舒书记开欢送会,晚上全体领导聚餐,为舒书记践行,另外,把长宜叫回来,什么场合他都可以不参加,但给小舒践行的场合他必须参加。所以,小舒又不是马上就走,倒是孟书记以后说不定就不常来了。”
  孟客一愣,说道:“老兄你什么意思,怎么又拐到我这里来了?”
  朱国庆说:“你老师在亢州,你来亢州就勤,以后你老师不在亢州了,你还能来这么勤吗?”
  孟客感觉朱国庆今天有点成心膈应他,就端起酒杯,说道:“我明白了,自打坐在酒桌上起,我还没有敬你老兄呢,来吧,我敬你。”
  朱国庆“哈哈”大笑,端起酒杯,跟他干了。

  与此同时,刘星也跟舒晴干了杯。
  舒晴的头就有些晕了,吕华赶紧给她又倒上了一杯水,小声跟她说道:“出去吐吐吧……”
  舒晴趁刘星敬孟客、温庆轩敬朱国庆的当儿,就起身离开了,她没有去房间的洗手间,而是来到了外面的洗手间,就在她出来的时候,就听卢辉跟服务员说:“姑娘,把酒瓶给我,你跟着舒书记,看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服务员赶紧就跑了出来,等她来到洗手间的时候,舒晴已经别上了门,她就在外面小声说道:“舒书记,你没事吧?”
  舒晴说:“没事,谢谢你。”
  舒晴也听彭长宜说过,如果喝多了酒,而且酒席还不散的情况下,他就抠过嗓子眼,强迫把刚喝下去的酒吐出来,免得当场醉倒在酒桌上,这些事,本是酒桌上常有的事,喝过酒的人恐怕都有这样的举动。但舒晴以前没有喝过酒,就是来到亢州后,才在彭长宜的训练下开了戒,她也听别人说过抠嗓子眼出酒的事,但就是不知道怎么操作,对着马桶,伸着手指比划着,怎么也不忍心把手指伸到嘴里去,但如果不强迫出酒的话,她可能会喝醉。所以,她一闭眼,就将手伸了进去,抠了半天,没有吐出酒,就是干呕了几下,感觉到舌头都疼了。

  这时,一直在洗手间外面听着响动的女服务员说话了:“舒书记,你到门边来,我告诉你怎么做。”
  舒晴一听,门外的服务员还没有走,就知道她是奉了领导的命来看护她的,就来到门边,说道:“你会?”
  “是的,你把手直接伸到最里面,用手指使劲往下压住舌根,就吐出来了。”
  舒晴按照服务员告诉她的办法,果真,一下就吐了出来……
  等她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服务员递给她一沓餐巾纸,舒晴两眼红红的,摆摆手,来到洗手池,看着镜中的自己,不但眼睛红,脸也红得跟包公似的,想想刚才抠嗓子眼的过程,又忍不住吐了出来……
  等舒晴处理好自己后,重新返回酒桌的时候,除去朱国庆,卢辉、吕华等人早就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在互相敬酒,就连做为客人的孟客,都离开了自己的座位,端着酒杯,站在一旁,在跟卢辉耳语。
  朱国庆一见舒晴回来了,就说道:“舒书记,又可以轻装上阵了,你看,他们喝得多热闹,没人敬我,来,咱俩喝一杯。”
  舒晴捂着嘴,说道:“朱市长,我实在不行了,已经醉了。”
  朱国庆说:“你现在没事了,卸掉包袱了,仍然可以继续战斗。”
  “我……卸了什么包袱?”舒晴故意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