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4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客故意很大度地说道:“你老兄怎么回事,人家不说我还能往下问吗?那也太不礼貌了!这不是我孟客的做人的风格。”孟客口是心非地说道。
  朱国庆说:“她来这半年,没见有谁找过她啊?如果是省里的至少也应该来亢州看看她啊?我跟你说,十有八九就是彭长宜,有人看见她带着彭长宜的孩子吃过饭。”
  孟客站了起来,说道:“老兄,这篇翻过去了,以后不许再提了,跟任何人都不要再提。”
  朱国庆也站了起来,说道:“我提这干嘛?但我觉得她所谓的心上人就应该是彭长宜,那天廖书记来,彭长宜赶回来,我怀疑就是她给彭长宜通风报信的。”

  孟客说:“你我当时都不知道确切的消息,她怎么就知道廖书记一定会来亢州?我感觉这个可能性不大。”
  朱国庆说:“这事我想过,刚才你不是说樊部长去北京开会去了吗?根据老樊的性格,他就是不去开会,也不会给任何人透露省委书记的行踪的,再说,老樊对你、我都不错,咱们都不知道,何况彭长宜?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她知道。”
  “你是说她从省里得到的消息?”孟客皱着眉问道。
  “嗯,我是这样认为的。”朱国庆笃定地说道。
  “你不是说廖书记第一句话就问彭长宜回来了吗?”
  “是啊!没错!”

  孟客说道:“我分析这话里应该是他们提前见过面,不然为什么廖书记会这么说?”
  朱国庆一咧嘴说道:“他上哪儿去见廖书记?不可能!一个在党校,一个是省委,再说,廖书记肯定知道彭长宜去学习去了,我感觉就是那么随口一问,如果彭长宜不在的话,当然就是要我汇报了。”
  孟客说:“根据我对舒晴的了解,她要是知道廖书记一定来亢州的话,她不会不通知你,为了工作,她会这么做的。”
  朱国庆冷笑了一声,抢白了一句,说道:“她在你眼里就是一朵花!”
  孟客认真地说道:“老朱,我刚才就说了,这一篇翻过去了,以后不许再提了。”
  朱国庆说:“那你真的死心了?”
  “你管不着!”

  说完,孟客就赌气走了出去。
  朱国庆小声说道:“不让说就不说,本来我也没跟任何人说过,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中午的饭局参加的人不多,亢州这边有朱国庆、卢辉、刘星、吕华、温庆轩和舒晴,清平只有孟客,他的司机另做招待。
  席间,大家短不了敬舒晴的酒,朱国庆说:“你们别都把过年的话说完,这次是孟书记给舒书记送行,咱们亢州下来要单搞送行宴会,所以,好话悠着点说。”
  朱国庆的话逗得大家都笑了。

  孟客很郑重其事地敬舒晴的酒,他说:“舒书记,这杯酒我敬你,希望你常回来看看。”
  朱国庆说:“舒书记就是常回来看看,她也是来亢州,到不了那么你们清平,套什么近乎?”
  朱国庆的话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孟客说道:“你老弟还真别跟我叫板,她如果想回亢州,肯定会去我们清平,来去都要经过清平,再说了,我们什么关系你知道吗?”

  舒晴听到这里就是一怔,她唯恐孟客喝多了酒说出有伤和气的话。
  “什么关系?”朱国庆反问道。
  “我们好歹是师生关系,师生情谊深,你不行。”
  朱国庆笑了,说道:“我知道我不行,但是我们亢州有行的,彭长宜,他也是舒书记的学生,并且我觉得舒书记跟彭书记的关系比你好。”

  孟客端着酒杯瞪着朱国庆。
  朱国庆说:“你知道我从哪儿看出比跟你的关系好了吗?”
  孟客仍然瞪着朱国庆。
  吕华唯恐大家都喝了酒,闹出什么不愉快来,他刚要给解围,就听朱国庆又说道:“我是从她来亢州而不是去清平挂职这一点就看出来了,她跟我们彭书记关系近,所以我才说你不行。”
  舒晴也还在站着端着酒杯,朱国庆说完后,舒晴微笑着说:“朱市长,这个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兴许我一下目标就是清平。”

  孟客这才仰着头说道:“听见了吧,清平和亢州总是会有先后的,你就别挑拨我们的私人关系了。”
  朱国庆说:“我看,人家小舒跟你没什么关系,是吧小舒?”
  舒晴说:“谁说没有关系,我们有关系,如果非要论个亲疏远近的话,那在座的包括朱市长您,都没有我和孟书记的关系近。这个,您还别侨情。”
  孟客跟朱国庆说道:“就是,就是,这话你听见了吧。哼,来吧小舒,我接着刚才的话茬说,继续敬你……”
  舒晴看了孟客一眼,忽然笑着说:“不如这样吧,朱市长搀和半天了,我们三人一起喝吧。”
  孟客有些尴尬。

  朱国庆却歪过身子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的船上没有我的货,你俩单独喝。小舒你怎么回事,不是做老兄的我说你,人家老孟敬你的酒,干嘛非要拉上当垫背的。”
  舒晴说:“您刚才已经垫了半天了,不在乎再当一次。”
  “我不喝,我不喝。如果非要咱三人,你也要先跟老孟把这一杯进行完。”
  舒晴说:“孟书记,你看呢?”
  孟客看着舒晴,说道:“我听你的。”
  舒晴说:“咱们这次先不带朱市长,一会再带他。孟书记,我敬你。”说着,主动跟孟客碰杯,然后一口干掉。
  吕华赶紧给舒晴的水杯里倒满白水,舒晴端起水杯,连着喝了几大口白水,这样,就冲淡和缩短了酒在嗓子和食道里停留的时间了。
  朱国庆一看舒晴在喝水,就说道:“是咽了还是吐在杯子里了?我说小舒你可不能这么骗老孟,老孟是个实在人,你这可不对啊。”
  舒晴一愣,她看了看自己的水杯,刚要说话,孟客就说了:“你说这话我根本就不信,舒教授可能不太看得起我,但是她绝不会骗我,把酒吐到水杯里,我估计她还没学会这本事,要是彭长宜这样做我相信。”
  朱国庆笑了,说道:“要是彭长宜不会偷偷吐的,会当着你的面公开不喝。”
  孟客说道:“这倒有可能,长宜可能会跟我搅酒,但不会偷偷把酒吐掉。”
  朱国庆仍然不相信舒晴能这么痛快地喝了一整杯酒,就说道:“老吕,把小舒的杯子递给我,我检查一下,这舒书记从来都不喝酒,偶尔也就是一杯,死说活说能喝两杯,今天这是怎么了?见着学生高兴也不能这么高兴的,连着喝了好几杯了。”
  吕华一听,就将舒晴的杯子递给朱国庆,朱国庆只看了一眼,就说:“许是没有吐到杯里,杯里的水不多了,应该是喝下去了。”说着,他就要凑到鼻子底下闻。
  坐在他旁边的孟客一把就从朱国庆手里夺过杯子,说道:“讲究点行不行,女孩子的杯子是你随便闻的吗?”
  说着,就将杯子递给了舒晴。舒晴笑了,说道:“看来朱市长对我有意见,孟书记,我提议,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你携我,咱们师生一同敬朱市长。”

  “我看行,这个提议好,来吧朱市长,你刚才嘚吧嘚吧了半天了,我携老师,我们师生敬你。”
  朱国庆看着孟客,说道:“讲究点好不好,哪有学生携老师的,即便小舒愿意,我也不愿意。那是我们亢州的副书记,除非,你们改变一个称呼,不然我不接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