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117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功过来看望他们,主要是表达一下尊重他们之意,带来一点慰问品,嘘寒问暖一番,也就可以走了,这都是规定动作,老干部们也知道这套规定动作,所以也是非常配合,双方都是皆大欢喜,没有哪个老干部会在现任领导看望他们时,说一些现任领导不喜欢听的话,也不会说一些工作上的事,因为那样就是干政了。
  陈功现在过来看望他们,也没有特别的想法,毕竟他们的年龄大了,离开领导岗位那么多年,他们还能知道多少情况啊,把工作上的事与他们讲,那肯定是不明智的,最多向他们报个喜,告诉他们现在工作上取得的成就,除此之外不会去谈一些工作上的事。
  现在陈功来到陈明义的家里,陈明义见到他非常年轻,便是拉着他的手大声:“你很年轻啊。”
  陈功一听这话,笑了,道:“陈老,您当年参加革命工作的时候也很年轻吧?”
  陈明义让陈功这一说,脸上一时红润起来,道:“我当时是十六岁参加革命,现在八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活的太久了。”
  陈功一听此言,忙道:“陈老,您能活过一百岁。”
  陈明义摆摆手道:“活那久干嘛,给国家浪费粮食,我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了,社会上的事情,我们也知道,可是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了。”
  一听他说这话,高宁心里紧张起来,他担心陈明义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陈明义的性格比较古怪,身为原地委老书记,在洛河市的政治地位很高,可是他却不愿意享受经济待遇,市委市政府每次和他提起,让他搬出现在的小区,给他改善居住条件,可是他就是不同意。
  老干部局给他发放的退休待遇,他大部分都捐了出去,以至于他的儿子现在都不大理他,他的小儿子在市民政局上班,市委看他的面子,要提拔他儿子,他却是坚决不允许,硬是让市委的决定作了废,市里的领导都怕他,但是又不能不定时过来看望他,否则的话,他多说几句话,就有可能让现任领导的面上很不好看。
  听了陈明义的话,陈功觉得他的思想也是比较奇特,与一般的老干部有所不同,自己过来看他,他却是说活的太久了,这说明他现在的境况不是很好,如果好的话怎么会这样想呢?
  “陈老,有什么要求向市委市政府提,有什么意见,也可以让人捎话给我,老干部老同志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您要多保重身体。”

  陈功说了这番话,陈明义听了,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却是没再说什么,过去他说的够多了,可是没有人听,而且还很烦,陈功应当与他们差不多,再多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陈功把慰问品交到陈明义的手上,是一些老年人补身体的东西,陈明义见了,便推辞道:“这要花不少钱吧,我不需要,把这些东西退回去,省下的钱捐给贫困失学儿童吧。”
  陈明义这样一讲,高宁等人便是感到很尴尬,陈功作为市委书记,此时也一定很尴尬,但是陈功没有动声色,想了想便说道:“陈老,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不花公家一分钱,请您收下,至于您说失学儿童的事,市委市政府会去做好这方面的工作的,您就放心吧。”
  陈明义没想到陈功会这样讲,他老伴听了,便连忙说道:“谢谢陈书记了。”
  他老伴急忙说感谢的话,陈明义听了,便是没再拒绝收下了,这倒是出乎高宁等人的意外,因为在此之前,程坤来看望他时,他所送来的礼品都没有要,让程坤很尴尬,这一次他们担心陈明义还是这样,但是陈功一说是自己个人花的钱,居然让陈明义相信了,收下了。
  陈功便告辞离开了陈明义的家里,临走时,陈明义又把他送到门口,不失礼节,说起来不是他不通人情,而是有所自己的坚持而已。
  出了陈明义的家门,陈功扭头问了高宁一句:“陈老的子女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看他们家里头只有他们老两口,这么大年纪了,如果有什么事,怎么照顾?“

  高宁这才向陈功说道:“陈老的子女现在有的已退休了,还有一个小儿子在市民政局工作,科级干部,由于陈老坚持原则,从不给子女们谋什么福利,弄的几个子女与他关系不好,我知道的情况就是这些。”
  陈功听到这话,心里不禁黯然,子女居然因为自己的父亲坚持原则而与父亲的关系不好,这也太让人感到不可理喻了吧。
  “回头和老干部局讲一声,要照顾好陈老老两口的生活,派个保姆过来,找他的子女谈话,让他们经常回来看看陈老,如果他们不听,要严肃批评。”陈功想了想,表情略带严肃地对高宁吩咐道。
  高宁一听,连忙答应下来,回头就安排此事。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天壤之别

  离开陈明义的家,陈功又去了时针的家里,时针原来是地区行署老专员,年龄比陈明义要小一些,但是也已经七十多岁了,与陈明义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时涛是他的儿子,现在陈功要来看望他的父亲,他想了一想,便是回到家里等着,与陈功打个照面,方便以后的关系相处。
  在市政府那边,他与宋开多的关系比较铁,但是陈功现在是市委书记,他也不能想法与陈功处好关系。
  因此,当陈功来到一处豪华小区的时候,就看到时涛走下来迎接他。陈功显然没想到他会在他父亲的家里等着他,要说时涛也是常务副市长,政府的事情很多,他现在过来看望他父亲是属于工作的一部分,然而他现在在他父亲的家里等着则不是他的工作了。
  现在他扔下自己手头的工作专门在家里等着他,这像什么话?陈功心里略是这样一想,但是面上却也没什么,他不能因为这样一件事,而与一名常务副市长闹不和。
  “陈书记,我父亲正在家里等着呢。”时涛走过来,笑着握住陈功的手说道。
  陈功与他轻握了一下手,便是朝前走去,时涛在前面带路。很快就到了时针所在的家里。
  时针的居住条件要比陈明义好的太多了,房子的面积很大,家里头有好几个子女在陪伴着他们,孙子外孙都挤满了一屋,看上去非常热闹。
  一看到这种情况,陈功虽然对时涛专门在家里等他感到不怿,可是此时也不能不高兴起来,与他们打招呼。
  时针大笑着起身迎接陈功,陈功与他握握手,表达一下对他的关切之情,时针表示感谢,并且表示支持新一届丨党丨委政府的工作,希望市委市政府的工作做的越来越好。

  时针说的无非是客套之言,陈功听了,当然也不能说什么,因为只有这样讲才能符合套路,陈明义的反应就不符合套路,但是给人印象深刻。
  时针的生活非常幸福,居住条件也很好,儿子是常务副市长,其他子女有的经商,有的也从政,但是以时涛职务最高。
  日期:2018-06-20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