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4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辉说:“舒书记谦虚了,尽管你比我们这些人的岁数小这么多,但是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学问的重要性,尤其是学问对于女孩子的重要性,不服不行。”
  舒晴说:“呵呵,卢书记过奖了。一会我去趟牛关屯,把该安排的工作安排一下,也顺便跟他们告个别。”
  卢辉说:“那么早告别干嘛?下周头走的时候在告别也不晚。”
  舒晴说:“有些事还是早点跟他们打招呼的好。”
  卢辉说:“嗯,那你就去吧,提早安排清也好。”
  舒晴又跟卢辉和吕华两人谈了一会工作上的事后,就回自己办公室了。
  想到自己很快就会离开亢州了,她心里还有真有些不舍。她就给农工部部长打了一个电话,提出一起去牛关屯去看看,尽管不一定跟他们告别,有些事也要提前跟牛关屯村干部和包村工作队负责任交待一下,这样,如果工作上出现问题,她也能够在离开之前解决。
  在等农工部部长下楼的时间里,她给彭长宜发了一条信息:对不起,我下周就要回去了,已经接到了单位和锦安组织部的通知。
  她根本没有指望彭长宜能这会给她回信息,发完信息后,农工部部长就进来了,舒晴简单跟他沟通了一下情况后,便拿起笔和本跟他一同走了出去。
  来到二楼的时候,她想去跟朱国庆汇报一下,脚步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就继续下楼。她知道,卢辉会跟他汇报的,这件事由分管组织工作的卢辉汇报更符合程序。
  哪知,上午舒晴他们在牛关屯的工作刚结束,她就接到了吕华的电话,让她中午赶回来,说是朱市长通知,全体班子成员中午统一安排,给她提前践行。
  舒晴接到电话后气得笑了,心说,这是急于赶我走啊!所以,她在回去的路上就想好了几句话,等她回到市委,来到政府二楼的小接待室后,舒晴才知道自己错怪朱国庆了。原来是孟客来了,孟客听说舒晴下周要回去,主动提出,今天他做东,提前祝贺舒晴圆满结束挂职生涯。
  小接待室里,只有朱国庆和孟客两个人,他们俩挨得很近,舒晴进来的时候,正在小声交谈着什么,朱国庆的神情严肃,看见舒晴进来了,他们才分开身子,不再耳语,脸上换了一副表情。
  朱国庆说道:“小舒啊,孟书记看你来了,听说你下周就要回去了,今天特地来做东请你。”
  舒晴出于礼貌,跟孟客握了握手,说道:“谢谢孟书记。”说着,就给孟客的茶杯里蓄满了水。
  自从舒晴说跟孟客断交后,孟客几次给舒晴打电话,解释那天自己的确是喝多了,说了许多连自己都不知所云的话,跟舒晴表示歉意。舒晴也没再纠结那天的事,她也承认孟客喝了不少的酒,表面上就原谅了他,没再提断交的事。后来,孟客又专程来过亢州,主动跟舒晴修复关系,但舒晴并没有单独见他,彭长宜走后,她只参加了一两次招待孟客的饭局,其余都借口有事推掉了。
  尽管孟客那天说他喝多了,也跟舒晴反复解释并且道歉,但在舒晴的心里,她始终认为孟客并没有完全醉,用彭长宜的话说,叫做“酒醉心不迷”。所以,她不想跟孟客有什么更深的交往,保持一般关系就行了。但孟客显然不这么想,三天两头的“路过“亢州不说,还经常单独给她打电话,白天她以正在下乡谈工作为由挂了他的电话,晚上孟客打电话她也以种种借口就匆忙挂了。
  今天事先她不知道孟客来了,如果知道,她就借口走不开不回来了,不知为什么吕华没告诉她孟客来了,也可能吕华不知道。
  当舒晴给孟客倒水的时候,孟客表现得有点拘谨,他赶紧欠着身子表示感谢。旁边的朱国庆看在眼里,就说道:
  “舒书记啊,我是上午听卢书记说的,说你要回去,心里正在合计这事,凑巧,孟书记来了,我一跟他说,说你要回去,孟书记当场就让我攒局,要请你吃饭,说是践行也好,欢送也好,我说,干嘛让你请,以为我们亢州请不起啊?你猜他怎么说,他说你们天天守着舒书记,什么时候请都行,今天赶上了,他就要请。我一听,他说得也有道理,且不说你们还有一段师生情谊,就是后来处得也跟朋友一样,我也没道理阻止他表达对你这片情谊的理由,这样,就让老吕给你打了电话,让你中午务必赶回来。”

  舒晴笑了,说道:“本来,上午卢书记跟我谈完后,我就该跟您汇报这事,可是我又不想这么急着跟您汇报,更不想这么急着回去,刚接到吕秘书长给我打的电话,说朱市长要给我送行,说心里话,我伤心了好大一阵,以为朱市长等不及了,要立刻赶我走呢,回来后才知道是孟书记来了。”
  “哈哈哈。”朱国庆大笑,说道:“都是孟书记教我这样说的,他说他怕请不动你。老孟,是不是这么回事?”
  孟客被朱国庆说得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是啊,我是这样想的,朱市长说得对,我跟舒教授还有长宜,尽管我们是曾经的师生关系,但是后来就像兄弟姐妹一样,尤其是舒教授给我们清平党员讲的课,现在他们都说是有史以来听过的最过瘾的党课,那课讲得的确好,给我长了脸,支持了我的工作。”
  朱国庆说:“是啊,小舒啊,你这一回去,对亢州来说可是个巨大的损失啊,先不说你在党校给我们讲课这事,就是眼下牛关屯的戏楼也离不开你啊。”
  舒晴说:“两位领导过奖了,我是下来学习的,是当小学生来的,你们这样说会让我无地自容的。”
  朱国庆说:“舒书记啊,戏楼的事怎么样了?没有完成的工作交给卢书记,另外,这几天你就不要下去了,准备准备,能早几天回去就早几天回去,看有什么需要我们办的事,尽管提出来,尽管我们心里是不舍得你走,但也留不住,希望你回去后,多关注一些亢州,有什么好事想着我们。”
  舒晴说:“是的,感谢朱市长对我的信任,和对我这段工作的支持。我上午已经跟卢书记还有吕秘书长交接了工作,如果这几天不需要我做什么了,那么我准备周末就回去了。”
  “这么急?”孟客看着舒晴问道。
  舒晴说:“政研室接了一个课题,领导想让我上这个课题组,他们早就着急了。”
  “哦,什么课题?”孟客问道。
  “这个……”舒晴还真不方便说。
  孟客没有让舒晴为难,赶紧说道:“我懂了,你们搞政策研究的也有纪律,别说了。”
  舒晴笑笑,客气地说了声:“多谢孟书记理解。这个课题的内容的确有保密性质。”
  朱国庆见舒晴跟孟客说着话,他就站了起来,说道:“老孟,我先回办公室安排点事,让舒书记陪你呆会,我去召集人。”
  孟客站起身,说道:“范围别太大。”
  朱国庆说:“你放心吧,我会安排的,舒书记,你先跟孟书记聊会,一会我来叫你们。”
  朱国庆说着就走了出去。

  接待室里只剩下孟客和舒晴两个人。
  两个曾经的好朋友,此刻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还是孟客打破了寂寞,他说:“真的要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