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4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庆轩苦笑了一下,说道:“你说得对,彭书记的确不是这样的人,他的为人我十分了解,但是不等于所有的领导都不是这样的人。彭书记比较注重实干,所以这次让他去进修,我认为是非常有必要,一个注重实干的干部,再加上系统成熟的理论,将来他会是前途无量。”
  “呵呵,我听出来了,这是您善意的希望和善意的批评。”
  温庆轩笑笑,说道:“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这样也很正常。”
  舒晴点点头,尽管她单独跟温庆轩接触的不多,但她始终认为温庆轩是一个比较有思想、有理想的基层理论工作者,他所关注的问题比较深刻,在基层干部中很少有人关注。
  温庆轩转移了话题,又说:“小舒啊,挂职是不是快结束了?”
  舒晴说:“是的。您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多给我们写些理论文章,我们有个内部刊物,叫《政研月刊》,您见过吧,是廖书记来了以后搞的。”
  “我见过,搞得不错。但好像只给基层一本,而且有时还没有,我要看的话,只能去找。”
  舒晴说:“这样,我回去后,负责给您单独寄这本刊物,另外,我们也急需像您这样既有基层执政经验,又有理论基础人士写的文章,如果您有顾虑,可以用笔名发表,这个刊物,廖书记也经常看,有时也会以笔名发表一些文章。”
  “哦?廖书记也在这上面发表文章?”
  温庆轩的目光里有了惊喜。
  舒晴说:“是的,经常发一些东西。”
  温庆轩说:“好,如果写的东西,能以这样的形式让省委书记看到,倒是一种不错的表达思想的途径。”
  “是的,您以后可以给我们供稿。”
  温庆轩说:“可以考虑,有时间的话我整理几篇。”

  从温庆轩办公室出来后,舒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坐在办公桌旁,心里还在纠结电视台没有播发廖书记的那条新闻的事,正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吕华进来了。
  舒晴站起来,客气地跟吕华打招呼,说道:“吕秘书长,您有事?”
  吕华坐下,说:“刚才卢书记给你屋打电话,你没在,我好像听到了你脚步声,就过来看看。”
  舒晴示意吕华坐下,她说道:“哦,我刚才还去找他着呢,秘书说他去医院了。”
  “是的,他刚回来。”吕华解释道。
  “他找我有事?”舒晴问道。

  吕华说:“是啊,已经接到了锦安市委组织部的电话通知,你的挂职生涯月底结束,卢书记可能想跟你谈这个问题……”
  舒晴笑了,说道:“呵呵,我昨天已经接到了单位的通知了,让我月底回去,我刚才找卢书记,也是想跟他说这事,然后再跟朱市长汇报。”
  吕华说:“说是月底,其实也就是下周的事。真快啊,感觉跟你还没呆过,半年就过去了。”
  舒晴说:“是啊,我也觉得刚刚进入工作状态,马上就要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
  吕华又说:“你真的要回去?”
  “对呀?因为单位接了省委一个研究课题,领导想让我带这个课题组。”
  吕华说:“我上次听彭书记说,他想让你把戏楼建好后再回去。”

  舒晴说:“他是这个意思,但是不行啊,单位有事,再说,我之前已经跟卢书记说了,让卢书记或者您操操心就行了,牛关屯工作组也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工作组,市领导只要有时间过问一下,帮助协调一下资金就行了,我们预算过,这些钱再加上牛关屯村民们的捐款,应该够用,几乎不会有缺口,只要市里不截留。”
  吕华见舒晴早就有心理准备,而且没有表现出留恋的情绪,就叹了一口气。
  舒晴笑了,说道:“您叹什么气啊?”
  吕华说:“我还以为你舍不得走呢,谁知,早就有安排了?”
  “哈哈。”舒晴笑了,说道:“要说心里的确是舍不得,这半年来我对亢州有了很深的感情,真的。”
  吕华笑了,说道:“我懂,走吧,去卢书记那儿吧。”
  舒晴拿起笔记本,起身就跟吕华一同来到了卢辉的办公室,卢辉正在打电话,见舒晴进来了,示意舒晴坐下,吕华就给舒晴倒了一杯水。
  卢辉打完电话后说道:“舒书记,我听说你刚才找我着?”
  舒晴说:“是的,说您陪嫂夫人去医院了,嫂夫人的身体怎么样?”
  卢辉叹了一口气,说道:“她是多年的老毛病了,没有大碍,你找我有什么事?”

  舒晴想了想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两件事,一是想跟您说电视台没有播出省委书记来亢州听汇报的事,这么重要的新闻漏播,我是想问问您知道不?”
  卢辉听了,收住了脸上的笑,他默默地点点头,说道:“嗯,这个情况我当天就注意到了,但事情一忙,就忘了过问这件事了,也可能是电视台忘记了。”
  吕华也说道:“对,我也纳闷,电视台居然没有播送这一消息。”
  舒晴感觉两位领导都注意到了这事,但却没有过问,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那就是他们完全能猜测出不播的原因,之所以谁都没有过问,原因显而易见,她在心里就对他们的印象打了折扣,包括学者型的干部温庆轩,也可能,这就是基层的政治生态环境?她笑了一下,说道:“您没在我去了温部长办公室。”
  “哦?他怎么说?”卢辉问道。
  吕华也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舒晴。
  舒晴直截了当地说道:“听电视台的记者说,是领导不让播的。”
  “领导,哪个领导?”卢辉明知故问。

  舒晴说:“当然是电视台的领导。”
  “电视台的领导?凭什么?他们有什么权力?”卢辉连声问道。
  舒晴笑了一下,感觉卢辉三句话,已经暗示给她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舒晴在他们这些老政客们面前,也学会了隐藏自己,她没有再说什么,问题显而易见,电视台领导肯定是得到了市里领导的指示,不然这么重大的新闻他们是不敢不播的。很显然,那天的镜头是彭长宜在跟省委书记汇报工作,而且肯定还会有不少的特写镜头,朱国庆一句话没捞上汇报,肯定是给彭长宜当了陪衬,这种新闻眼下在亢州电视台播,肯定是“不合时宜”,要知道,眼下朱国庆就是亢州的主角,电视里都是朱国庆的活动内容,岂能容自己给别人当陪衬?

  吕华也没言声,显然,他们都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舒晴弄明白这件事的背后问题,就不再纠结了,又说道:“我找您还有一件事,就是单位让我月底回去。我走后,关于牛关屯的事,彭书记让我跟您交接一下。”
  卢辉说道:“嗯,是的,前几天晚上他给我打电话了,他可能知道你快回去了。”卢辉说道。
  舒晴说:“是的,我前几天跟彭书记汇报过,但却没有汇报哪天回去。”
  于是,舒晴就跟卢辉详细汇报了牛关屯现在的工作情况和戏楼的建设情况,并将事先写好的一份近期工作情况详细写了一个书面材料交给了卢辉,卢辉看了看说道:“老吕,你看看,如果我没有时间,你就盯着牛关屯的事。”

  吕华起身接过了舒晴写的材料,足足有十来页,非常详细,他不由得佩服道:“太详细认真了,舒书记真不愧是搞理论出身的,工作严谨,细致,有条理,值得我们基层的同志好好学习。”
  舒晴说:“要说我的收获才是巨大的,我在亢州学到了许多,终身受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