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5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村落里面的妖物认出来是这是妖王太子的马车,当下围在马车周围,连连欢呼邀请太子到它们村落当中做客。疆缘本来不想在此地停留,不顾百无求和小任叁看着什么都稀奇。当下连连恳求吴勉和归不归留在这里,见识一下妖物的风土习惯。
  现在已经进入到了妖山,该惊动的势力应该已经惊动了。当下吴勉、归不归索性便在此地稍微停留片刻,见到疆缘太子点头之后,这些妖物好像过年一样的欢呼起来。虽然吴勉、归不归跟着太子有些扎眼,不过对百无求、小任叁和疆盟这样的妖物还是好像自己人一样。吴勉、归不归沾了这些妖物的光,也跟着走进了村落。
  所有的妖物围着一块空地坐成一圈,一个年长一点的妖物在这里连说代唱的说了一大嘟噜之后。一头肥壮的公牛被牵到了当中。本来还会有什么仪式,不过没有想到这次妖物们没有在废话。刚才说话的妖物接过来同伴递过来的大刀片子,对着牛脖子就是一刀。
  随着一声惨叫,牛头被当场砍下,几只妖物抓住牛身,用早已经准备好的大铜盆接了牛血。等到大铜盆快接到一半的时候,有妖物搬出来一坛子酒来,将酒水冲入到牛血当中。
  宰牛的妖物舀了一大瓢牛血酒恭恭敬敬的送到了疆缘的手里,这个应该是个什么仪式,疆缘接过来之后先是吟唱了一段妖物的语言,随后喝了一口,从左至右的将水瓢送了下去。每一个接过水瓢的妖物都只是喝了一小口,便传递给了身边的同伴。喝了血酒的妖物有的嘻嘻哈哈和身边的同伴说笑着,有的直接跑到了那一大盆血酒那里,直接跪在地上,将嘴伸到血酒当中牛饮起来。这时候,已经有妖物用利刃将整头牛刨开,看着稍后这头牛就是一会的餐食了。

  那一瓢血酒传了一圈之后,到了白头发的吴勉身边。不过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传递酒瓢的妖物本来就嫌弃队伍当中混杂了人。现在被吴勉的态度惹得火冒三丈,当下对着白发男人呵斥道:“快点喝一口。然后传下去!几百年前是用你们人的血来造酒的,现在改成牛血了,你还在嫌弃吗!”
  “人血……好喝吗?”吴勉终于有了反应,慢悠悠的转头看了双手端着酒瓢的妖物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么说来你是喝过的了?”
  “不吃人、不喝人血还叫妖吗?”妖物恶狠狠的盯着吴勉,它现在火气直撞。这还是看在疆缘太子的面子上,要不然的话,这个时候已经动手撕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直接咬破他的脖子喝血了:“你们人血有臭味,年纪越大臭味越浓。不过刚刚生下来的婴孩还好,他的血是香的,肉是甜……”
  妖物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最后觉着自己的脖子涌出一股微热,低头一看它脖子上的血管竟然爆开。鲜血一直留下来,像是被引导了一样,留到了自己手里的酒瓢当中。
  这只妖物只有脖子之上的部分能动。当下惊愕的脸色大变,开始向身边的妖物求救。
  剩下的妖物见到之后也是被吓了一跳,有机灵的已经跑到了疆缘的身边,求这位太子放过这个妖物。看到的都以为是这只妖物不知道怎么惹到了疆缘太子,太子正在惩罚它。
  这时候的疆缘也是不知所措,它听到了刚才妖物和吴勉的对话,正打算训斥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妖物,白发男人已经下手了。看样子它一身的血不流干,吴勉是不算完的。现在疆缘劝还不敢去劝,死一只小小的妖物不算什么,可千万别把祸事惹到自己身上来。
  就在归不归嘿嘿一笑,打算直接弄死那只妖物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怒喝:“疆缘!那几个私闯妖山的人呢?你把他们藏到哪里去了!出来……”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一个身穿黑甲的妖物已经凭空出现在了疆缘的马车旁边。
  看到了这只妖物之后,归不归变了主意,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说道:“这就算开始了,闹的大一点…….”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不停有身穿黑甲的妖物出现在了马车周围。看到了它们之后,疆缘便开始微微有些颤抖起来。没有等到那些妖物看到它,疆缘已经站起来,对着带头嚷嚷的那只妖物喊道:“王兄,疆缘在这里,您可能有些误会,吴勉、归不归两位先生手里有陛下的令牌,可以自由出入妖山的。牌子我鉴别过……”
  疆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被他称呼为王兄的妖物突然对着虚劈了一掌。疆缘的身体随着它手掌落下,猛的一头栽倒在地。随后对面的妖物们瞬间到了刚才疆缘所在的位置,将吴勉、归不归围在了当中。
  “把陛下的令牌交出来……”刚才一巴掌将疆缘打倒的妖物对着归不归伸出来巴掌。随后继续说道:“叫不出来令牌,就当你们没有。没有令牌擅闯妖山你便活剐了你!”

  “你要那块牌子……百无求,牌子拿来。”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已经叫过来百无求,将妖王留下来的令牌接过来。这时,冲着归不归伸出巴掌的妖物已经认出来这块令牌。妖山之上见到此牌者如同见到妖王。虽然妖物没有人的规矩大,不过也应该对着拿着令牌的人行礼。
  看到了妖物脸上满是恨恨之色,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将手里的令牌向着妖物递了过去:“要仔细看看吗?拿起……”没等妖物伸手,吴勉的手腕子一翻,令牌实实惠惠的打在了妖物的脸上。
  一声脆响的同时,这名妖物已经满脸是血的倒在了疆缘的身边,而那快令牌也被打的粉碎。将手里的半截令牌扔掉之后,吴勉慢悠悠的对着其他身穿黑甲的妖物说道:“你们刚才都看到了,给我做个证,它刚才张嘴来抢我的令牌……”
  “他现在没有令牌了!擅闯妖山死罪!动手啊!你们还愣着干嘛!”这时候,满脸是血的妖物从地上爬了起来。它现在被打的脸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被打的地方不停有血水渗了出来。
  “看到了令牌还敢动手,真是你爸爸的好儿子。”对着这些妖物,吴勉连贪狼都懒得拿出来。随随便便划了一圈之后,现场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黑甲武士。只剩下嘴巴高高肿起的妖物吓傻了一样的呆愣在原地。它都没有看清这个白发男人是怎么动手的,带来的护卫已经全军覆没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吴勉、归不归一前一后的将这妖物夹在当中。这时候。还趴在百无求背上的疆盟开口说道:“几位手下留情,这位是陛下的太子疆珐。看在妖王陛下的面子上,还请饶了殿下这一次。”
  “死了疆域、疆冲还剩这么多的儿子。你们家陛下还真是好身体。”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疆珐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也不知道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见到了妖王的令牌还敢动手,到底是你自己傻。还是你背后的那个傻?谁派你来的?说了,就放过你。”
  “令牌是真的又怎么样?能说令牌就是陛下赏赐给你们的吗?谁有知道你们是不是抢夺别人的令牌。”这位疆珐是妖王的宠妃所生,疆冲、疆域等这些有本事争夺王位的太子们都死了之后。它便以为自己是王位最有力的争夺者。加上凭着母妃势大,经常对其他的兄弟们责骂。也不敢有谁将它怎么样。在妖山养成了不可一世的毛病,现在明明知道不能在得罪面前这两个人。可是一开口还是咄咄逼人的。

  日期:2017-07-16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