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3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的廖书记,我只是中午请了会假,下午要赶回去上课。”
  廖书记没再说什么,就上了车。

  关昊也上了廖书记的车,他们一同进京了。
  亢州的警车在前面给省委书记开道,送到亢州界边就停下了。
  望着廖书记的车走远后,朱国庆跟邵书记和岳市长说道:“请领导们吃完饭再走吧。”
  哪知,岳筱不等邵书记表态,气呼呼地说:“不吃,回去。”说着,就钻进了自己的车,上了回去的路后,一溜烟就绝尘而去。
  邵愚也没说什么,也上了自己的车,回去了。
  彭长宜跟卢辉等人握手再见,最后跟朱国庆握手,说道:“我也要回去了。有事联系。”
  朱国庆表情木然地跟彭长宜握了握手,没说什么,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全然不管彭长宜和其他的人,率先离去。
  彭长宜笑了一下,他再次冲着大家挥挥手,上了老顾的车。
  在回去的路上,彭长宜收到了舒晴发来的一条信息:你的表现非常棒!
  彭长宜低头回了她一条:要感谢你。
  舒晴又回到:怎么谢?
  彭长宜回道:你说吧?

  舒晴:我就一个要求,就是希望我离开的时候,你能请假回来给我送行。
  彭长宜忽然意识到,舒晴的挂职生涯马上就要结束了,他回道:没有问题,你真的要回去吗?
  舒晴:是的,单位有个课题组,领导让我牵头,所以,就不能在亢州延迟了,我很抱歉。
  彭长宜:本来那就是我的无理要求,对于无理要求,任何人都有权驳回。
  舒晴:好了,我们到招待所了,朱市长似乎情绪不高,卢辉刚才磨叨说你气着他了。

  彭长宜:不是我气着他了,是朱国庆把他气着了。
  舒晴:哈哈哈,是啊,准备了半天发言稿居然没用上。
  晚上,舒晴一直盯着亢州电视台的新闻在看,不知为什么,亢州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居然没有播发省委书记视察的这条重要新闻。第二天仍然没有,第三天就不用看了,肯定也没有。
  按理,这是电视台重大的新闻漏播事件,但舒晴又觉得这事蹊跷,省委书记视察生态文明村创建活动,这无异于给当前的工作添了一把柴,应该算重大新闻,再说,锦安电视台当天就在头条位置播出了“省委书记来我市听取部分县市关于创建文明生态村活动的汇报并做出重要指示。”亢州电视台居然没播?而且连续两天的新闻头条都是朱国庆关于工贸园区的调研的内容。

  想到这里,舒晴拿起电话,想给卢辉打个电话,她想了想还是放下了电话,走了出去。来到卢辉办公室门前,刚要敲门,就见他的秘书出来,说道:“舒书记,卢书记今天上午带家属去看病了,可能要晚会来,您要是有急事可以给他打电话。”
  卢辉家属身体一直不好,原来他在亢州的时候,孩子从小到大几乎都是他带,为这,开始调他去和甸任组织部部长,他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情绪,怨王家栋、怨樊文良没管他,没给他使劲,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他疏远了江帆和彭长宜,甚至好几年都不跟王家栋来往,直到他从和甸回到亢州,跟彭长宜搭班子后,才慢慢缓和了跟王家栋的关系,何况,自己的亲侄女是王家栋的儿媳妇。
  这些事舒晴当然不知道,她只知道卢书记家属身体不好。她跟秘书点点头说:“没关系,我没有要紧的事。”
  说完,舒晴就往前走,她敲开了宣传部长温庆轩的门。随着一声“请进”,舒晴推开了温庆轩办公室的门。
  温庆轩正在跟两位副部长说着什么,见舒晴进来了,大家就都站了起来。
  舒晴说:“你们在开会,我一会再来。”说着,就要往出走。
  温庆轩说:“我们的事儿说完了,舒书记请坐。”
  一位副部长就给舒晴倒了一杯水。

  温庆轩跟两位副部长说:“好吧,这事就议到这儿吧,你们分头安排一下。”
  两位副部长跟舒晴打了招呼后拿起笔记本就走了出去。
  温庆轩热情地请舒晴坐下,笑着问她有什么指示?
  舒晴笑了,说道:“我哪有什么指示啊?我到基层来,跟同志们学到了好多,真真切切地感到基层同志的不易。”
  温庆轩说:“是啊,地板干部的性质决定的,无论是中央还是省里,制定出再好的政策,也要这些地板干部去实施,所以,有句话说得好: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作为基层干部,工作在第一线直接面对群众,直接与群众打交道,是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的宣传者、执行者、落实者。要做好基层工作确保农村工作顺利开展必须得到群众的支持和配合,如今群众的思想观念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参政意识、民主意识、维权意识日益增强,农民的需求也日趋多元,基层干部要是不改变工作作风,仍以过去那种行政命令型的工作方式开展工作,就难以适应新形势的发展需要了。发号施令、下发文件、颐指气使或在工作上卡、压、逼等等,这些方式群众已经不能接受了。非常容易引发干群党群关系恶化,引发群众的抵触抗拒,导致群众工作越来越难做。因此,基层干部要改变工作作风和方式,对群众要以教育为主、引导为主、服务为主,以诚待人,以理服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切忌简单粗暴以权压人行政命令型的工作方式,让群众在政府的真情感动下潜移默化转变观念提升思想境界,群众才会自觉主动配合基层丨党丨委政府的工作。”

  舒晴本不是来听跟温庆轩探讨基层干部工作方式方法来的,但是听了温庆轩这话后,居然带给了她诸多的灵感,她甚至在为自己挂职结束的“毕业作品”找到了理论根据,她有些兴奋,来了这么长时间,她很少跟温庆轩单独接触过,尽管她知道这是一位基层的理论大家,但很少就某一个问题跟他探讨过,包括彭长宜在内,他们似乎都对她的身份有所顾忌,唯恐他们会出现在她的某篇文章中,充当她的素材,没想到自己一个无意之举,竟然有了意外收获,她笑着说:

  日期:2017-06-3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