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3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天以后,党校组织了为期一周的县域经济调研活动,彭长宜万万没有想到,他所在的第三小组调研的第一站居然是京州省的三源县。
  他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但表面上装得不动声色,天刚刚蒙蒙亮,他们便坐上一辆中巴车出了北京,驶上了通往三源的公路。
  他们这个调研组有培训部倪副主任带队。
  六月下旬的山区,早已是山花烂漫,满山青翠了,就连空气里都是百花的香味。大家谈笑风生,对他们要去的目的地有了更多的憧憬。

  倪副主任说:“大家有谁知道三源这个地方的?请举手。”
  同车的小组成员纷纷举起手。彭长宜也跟着大家举起了手。
  倪副主任说:“都知道这个地方,那你们都知道什么?”
  一位来自南方沿海省份的团省委书记说:“我看电视知道的,是旅游大县。”
  又有人说:“我也是从电视上知道的,搞旅游很出名。”
  十名小组成员对三源的认识,都是源于三源的旅游。
  彭长宜感到很欣慰,也很满足,三源的今天,是离不开他当年的努力的,这一点,他是自信的。
  倪副主任看着彭长宜,说道:“彭长宜同学,你呐?”
  坐在最后一排的彭长宜说道:“报告主任,我跟大家的认识一样,这个地方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素有北有承德,南有三源的美誉。”
  不等倪副主任说话,那个团省委书记说:“你们是一个省,你知道的应该比我们多才是。”
  彭长宜说:“商同学说的极是,对于这个地方,我可能比你们知道的多一些。”
  倪副主任笑了,说道:“这个县是京州省有名的贫困县,但是他们不甘于一直贫困下去,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积极开发当地的旅游资源,根据我来时看的有关资料,他们从一个小小的桃花节开始起步,以农家乐为基础,依托这里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集思广益,开发出多大原生态旅游景点,吸引了大批京城和省会以及周边的游客,目前,旅游,成为全县主要经济增长点,也成为壮大农民腰包的主要经济来源。我们今天对这个地方调研的核心内容就是如何因地制宜,发展壮大区域经济,调研结束后,每人要拿出一篇高质量有分量的论文。我跟大家讲,就发展区域经济这个议题,几乎是党校各种类型培训班学员比做的功课,也是我们执政党的长期任务。”

  就像彭长宜在校园里跟廖书记说的那样,这个中青班的二十多名学员中,彭长宜是最年轻的,级别也是最低的,但是同学们都没小瞧他,认为他之所以来这个班学习,肯定是省委重点栽培的对象,工作上也有过人的地方。彭长宜身处这样的氛围中,没有刻意跟谁套近乎,几乎很少参加他们的小团体活动,他一心扑在学习上,每个晚上没有虚度过,都要选修一门课程,他是班里最勤奋的学员。
  入学以来,他都是在一种不自信的状态下度过的,只有此时,当人们提起三源的时候,他的心里暗生出一种自信和骄傲,这种自信和骄傲只有他自己清楚,旁人,是无法知道的。所以,自从两天前知道要去三源调研的消息后,他没跟任何人说起自己跟三源的关系,小组成员中,也没有人知道他跟三源的关系,如果倪副主任注意到他的简历后,应该知道他在三源工作过,不过也可能倪副主任不一定掌握每一个学员的简历。

  车子缓慢地沿着陡峭的盘山路前进着,看得出,司机一直表现得很紧张,在大都市开惯车的司机,对于三源这样险峻的盘山路显然是缺乏经验。
  党校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在这里,没有级别的高低,只有岁数的大小,一般分配宿舍的时候,都是年纪大的学员住条件好一点采光好一点的宿舍,年纪小的学员,一般都会被分到阴面或者面积稍小一点的房间,无论排队打饭还是出去坐车,彭长宜永远都会找最后的位置。最后的位置就有些颠簸,别说,尽管他的级别在这里是最低的,但是遇到这种车,他却很少坐在最后一排的,车子大都时候都是拐急弯,他坐在后面被甩的有点晕车,但是他不会吱声的,因为,就他的年纪小,他不可能和别人调换座位的。

  这次班里分组,也是有针对性的,这个小组大部分是各地丨党丨委政府口的负责人。他们小组主要调研的就是如何发展地方区域经济的课题。
  坐在后面的彭长宜有些昏昏然,他昏昏然不是因为困,实在是心里难受,晕车。
  这时,就听有人唱起了山歌。
  “通天的路呦,有沟也有坎,行船的河哟,有深也有浅,伤心的泪哟,最难往下咽,强扭的瓜蛋蛋,咋吃也不甜。该合你就合,该散你就散,只要心里平坦坦,终归还要再见面,还要再见面……”

  唱歌的是来自中原省的一位省政府秘书长,他在演唱陕北风格的信天游。
  立刻,车厢里有人带头给他鼓掌。跟彭长宜坐在一排的那位沿海省份的团省委书记说道:“我想听真正陕北风味的信天游。”
  倪副主任说:“那我们大家欢迎于主任给我们唱正宗的陕北信天游,欢迎——”
  车厢里,掌声响成一片。
  于主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西部省份的省委办公厅主任,见大家这么热情,他站了起来,说道:“尽管我在西部地区工作,但我不是地地道道的陕北人,不过在当地工作这么长时间了,耳濡目染,也学会了几首陕北民歌,下面,我就给大家唱一段《兰花花》。”
  “好——”大家又开始鼓掌欢迎。
  “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个英英的采,生下一个那蓝花花,实实的爱死个人,五谷里的那个田苗子,数上高梁高,一十三省的女儿哟,数上咱们蓝花花好……”
  “好!”彭长宜也睁开了眼,带头叫好鼓掌。

  两首歌曲,让彭长宜有了点精神。
  那位姓商的团省委书记跟彭长宜说道:“看到这么雄伟壮阔的群山,的确有放歌的冲动啊!”
  彭长宜看了看车窗外那熟悉的景色,说道:“欢迎商同学来一曲,大家鼓掌。”
  商同学说:“彭长宜,你起什么哄,你怎么不唱一个?”
  倪副主任说:“彭同学,你好歹是这个省的,尽尽地主之谊,给大家来一曲你们省的小调。”
  这一下可把彭长宜难住了,他天生就没有音乐细胞,他在卡拉OK只唱过一首歌,那还是唱给丁一听的,《朋友,别哭》。显然,这个场合唱这个是不合适的。
  他说道:“报告主任,我不会唱歌。真的不会。”
  刚才那位办公厅主任说:“哪有不会唱歌的,现在全民都是歌唱家,再说了,全班同学中数你最年轻,年轻人,谁没有几首拿手的歌曲。”

  商同学说:“就是就是,大家给点掌声。”说着,带头鼓起掌。
  彭长宜认真地说:“报告主任,让商同学先唱吧,他刚才就说看见北方的山后,有放歌的冲动。”
  “哈哈。”车厢里响起了笑声。
  倪副主任说:“每个人都要唱,彭长宜,你先唱,商同学做准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