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3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说:“我在驾校学车呢。”
  彭长宜一听就笑了,说:“这么快就学上了?”
  “是啊,领导的指示我要坚决贯彻执行并落实。”
  彭长宜笑了,他记得,上周她和老顾来的时候,彭长宜建议舒晴可以在亢州学开车,如果上班没时间可以利用下班或者是节假日学习,可以有技术不开车,但是想开车时必须要会,要有驾照。舒晴当下就觉得他的这样建议后,最起码在亢州的日子可以过得更充实一些。而且夏天天会很长的,每天下班学习一个半小时没有问题的。于是,舒晴就让老顾给她报了名,所以每天她下班就先奔驾校去学车。刚才彭长宜打电话的时候,她不是没听见,而是没法接,她的旁边坐着教练,她不好接电话。

  彭长宜又问道:“说话方便吗?”
  舒晴说:“这会方便,我下了车,另外一个学员在练,你说吧。”
  彭长宜说:“这样,你最近两三天想办法把你写的那个文明生态村的经验材料给我传真过来,我要看。”
  “还有,回宿舍后给我打个电话,我有事跟你说。”
  “现在就说吧,我周围没人。”
  “不好,你还是先练车吧,一两句话说不完,对了,平时你也可以让老顾教教你。”
  “呵呵,不瞒你说,今天去牛关屯,走在他们那里的乡间路上,就是我开车进的村。”
  “你真勇敢,刚摸了教练车,就急于实践啊。”
  “那是了,我要抓紧一切机会学车,争取我回省里的时候,我的驾照就能考下来了。”
  “呵呵,差不多吧。”
  “好了,教练在叫我,这样,我回宿舍后再给你打电话。”
  挂了舒晴的电话后,彭长宜没有离开,他仍然坐在和省委书记坐过的这个长条椅上。五六月份的北京,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夕阳,不经意地透过薄薄的云层,化作缕缕金光,洒遍大地,留下了款款热情。
  彭长宜又坐了一会,见天空黑了上来,他就起身往宿舍走,因为八点他还要听课。
  到了宿舍后,他没有看书,仍然沉浸在见到省委书记后的思索中。过了一会,电话响了,舒晴打了过来。
  这次,她的语气平静了许多,说道:“彭书记,什么事啊,我现在回宿舍了。”
  彭长宜说道:“小舒,月底廖书记要到锦安来视察文明生态村的创建活动,有可能要去亢州,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你通过省里的关系,提早告诉廖书记哪一天下来,就是这事。”
  半天,舒晴才明白,说道:“好的,我听明白了,就是提前告诉你。”

  舒晴问:“你怎么知道他要下来。”
  彭长宜说道:“我刚才看见他了,他来党校开会来了,亲口跟我说的,你要保密。”
  舒晴想了想说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回来接待他?”
  彭长宜说:“对,他跟我说了,希望我给他介绍情况,小舒,现在亢州的事你也知道,如果我不主动回去,无论是锦安还是亢州,都不会有人叫我回去的。”
  舒晴注意到,他这次跟她叫小舒,而不是之前的舒教授,她为彭长宜这个小小的变化而激动。就说道:“没问题,这个任务我保证完成。”

  彭长宜忽然来了兴致,问道:“这两天单位有啥情况没?”
  舒晴笑了,说道:“怎么,开始关心单位的事了?”
  “呵呵,我随便问问。”彭长宜笑呵呵地说道。
  舒晴说道:“准备召开全市经贸洽谈会,实际就是招商引资会议。”
  彭长宜在心里有点气,这么大的事,都不跟他打声招呼,他在心里说道,既然如此,也别怪我了。就说道:“是为那个工贸园区的事吗?”
  “对,就是那个。”舒晴肯定地答道。
  “还有吗?”彭长宜继续问道。
  “大事就这些。”

  “牛关屯戏楼的事进展如何?”
  “比较顺利,已经动工在建了。”
  “你是不是挂职快结束了?”彭长宜忽然说到了这个问题。
  “是啊,下个月到期。”舒晴的口气里有了一丝不情愿

  “恐怕在你头走的时候戏楼峻不了工了吧?”彭长宜说道。
  舒晴遗憾地说道:“肯定的呀。”
  “你就多留些日子,等戏楼竣工后再回去。”
  “我也想啊,估计不行……”舒晴的口气里有了不开心。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要是把它建完再走多好,带着一份沉甸甸的毕业作品回去,多好。”
  舒晴笑了,说:“你又在将我,开始你说如果我把钱要下来,牛关屯人民会记住我的,那个时候可是没说让我还管建设啊?”

  彭长宜笑了,说:“那个时候我不是没学习来吗?我的意思是你走了,戏楼的事谁管啊?”
  舒晴转了一下眼静,调皮地说道:“你这是在挽留我吗?”
  “当然啊!我巴不得你留在亢州不走了。”
  舒晴笑了,她有些欣慰,但仍然说道:“是为了戏楼挽留我吗?”
  “我是为了牛关屯的人民在挽留你。”
  舒晴心想,这个狡猾的家伙,反应真快。但她仍然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说道:“难道就只有牛关屯的人民不希望我走?”
  彭长宜说道:“当然不是,还包括我个人。”
  姑娘笑了,真真切切的在心里感到了一丝甜意。
  彭长宜又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最好等戏楼建起来再走,你在工程进展就顺利,你不在的话,别人接手做会不会有障碍?”

  舒晴说:“这个,我真没有想过。是这样的,我如果到日子不回去,必须要跟单位和省委组织部说明原因的。”
  彭长宜说:“你可以回去征求一下单位的意见,听听领导的口气,如果单位有事需要你回去,你就回去,如果单位没事,你就可以继续大下。”
  舒晴犹豫了一下,说道:“也行吧,回头我考虑一下再说吧。”
  “嗯,不过你即便是现在回去,这个戏楼在你的挂职生涯中,也有着抹不掉的一笔,即便你真的现在回去,仍然可以遥控戏楼建设情况的。”彭长宜对舒晴在亢州挂职期间的工作非常满意。
  舒晴说:“嗯,看情况吧,我估计单位有可能不会同意我继续留在这里,上次回去就说省委要给研究室下达了四个调研课题,但我目前还没有接到调研任务。”
  彭长宜连忙表态说道:“噢,没关系,我们就是多么不情愿你走,但如果你有任务,单位往回召唤你,也是万万不敢强留的。”
  舒晴笑了,说道:“我考虑一下再决定是否请示单位延长挂职的时间。”

  彭长宜没再继续说服她,因为他知道,自己来党校学习后,舒晴在亢州可能工作会受到一些影响,最起码他在的时候,许多事情可以放手让她去实践,他不在了,不知情况会是怎样。再有,如果研究室有省委的调研任务,你就是想留也留不住她的。
  想到这里,他说:“如果回去,你就将戏楼的事交给卢书记去办,目前卢书记是朱国庆争取的对象,所以,由卢书记经手办,他不会克扣戏楼的钱的。”
  舒晴说:“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等我从省里回来后,视情况再找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