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说:“有你我就好不着,现在我都不是奸商了,而变成贪得无厌。好,你当我的经济顾问得了。”
  彭长宜说道:“你害我?想让组织把我清除出队伍?”
  吴冠奇还要说什么,彭长宜打住,说道:“好了,现在讨论这些没有什么实际价值,赶紧给弄碗粥喝吧,吃完我们好赶路,我的胃刚才在医院被药水洗空了,来你这又喝了半天茶水,现在肠爷和肚爷开始打仗了。”

  吴冠奇说:“你还真要走啊,天已经黑了。”
  彭长宜说:“老顾开夜车还是没问题的,再说了,客走主人安。”
  吴冠奇说:“主人有什么不安的,我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不让他们打扰咱们,你看,他们不是没来打扰吗?所以,现在的主,只有我一人。”
  彭长宜说:“你也一样,一会你还要去接他们娘仨个吧。”
  吴冠奇说:“你这人,太不地道了,我是特意撇下他们娘仨跑回来的,你又要走?真没劲。”
  彭长宜说:“请注意,我没说马上要走,我说吃完饭再走,现在饿了,快点给我们准备饭,我明天还得送我女儿上学呢。”
  吴冠奇坐着不动,看着他说:“你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一下老顾啊,那么大岁数,你忍心让他连夜回去?”
  彭长宜说:“这个不用您吴大商人操心了,回去时我开车,别忘了,我们开夜车已经习惯了,在三源工作的时候,大部分都是走到半路天就黑了,再说我估计老顾早就找地方休息去了。”
  吴冠奇说:“是的,我刚才已经让人给他开了房间。我说彭长宜,我还没跟你聊透怎么办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还有什么聊的,我已经给你指明了前进的方向,让你去阆诸的阳新去看看,再去找江帆市长,你要走出三源,冲出锦安,面向全国,面向全世界。”
  吴冠奇说:“我不去阳新,我只想找江市长,看看你这位老朋友手里有没有甜枣。”
  “咋说话呢,他是我的老领导!”彭长宜纠正说道。
  “哈哈,我知道,你们的感情是领导加兄弟。”
  彭长宜说:“其实,从内心来讲,是朋友在先,但表现出来的必须是领导在先。”
  吴冠奇说:“所以你们能一直相处这么好。”
  彭长宜深有感触地说道:“是啊,他比我大,的确也做到份儿上了,能让我彭长宜真心尊重的人并不多,但他绝对是一个。”
  吴冠奇突然说道:“老翟呢?他可是一路都在提拔你啊。”
  彭长宜说:“嗯,你说得没错,但我对他更多的是感恩,他做得好多事,并不能让我发自内心的服气,我对他的感情应该是最复杂的。”
  彭长宜说:“你不懂,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绝不是金钱关系。”
  吴冠奇笑了,说道:“如果说我跟好多人都是纯粹的利益关系,我是一点都不否认,如果这样说别的官员我也不否认,但你应该不是,我感觉你跟任何人的关系都不是这样的关系,所以我根本就没把你和老翟想成是那样的关系。”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我跟你说,我给老翟送的最贵重的礼物你猜是什么?”

  吴冠奇不假思索地说道:“咱们家乡的驴肉。”
  “哈哈,你怎么知道?”彭长宜没有想到吴冠奇一语猜中。
  吴冠奇说:“你以前跟我说过。”
  “啊?哈哈,看来以后不能跟你呆久了,怎么把我的情况都掌握了?好了,快点通知食堂,赶紧给我们做饭吃,光灌我茶水了,涮得我肚子空空荡荡的。”彭长宜摸着肚子说道。
  就这样,彭长宜坚持回来,尽管吴冠奇给他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但彭长宜一滴酒都没喝,他和老顾连夜赶了回来。
  五一过后,发生了一件事,让彭长宜、朱国庆,甚至岳筱心里都不爽。
  话还得从头说起。
  结束了五一假期后,彭长宜回到了党校,继续他的学习生活。
  一天下午放学后,彭长宜漫步和两三个同学在食堂吃完饭后,谈笑着往出走。这时,他就看见前面两个人也刚从旁边的小食堂里出来,正在边走边谈,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人侧脸在跟身边的人说着什么,不知为什么,彭长宜感觉这个让的侧影是那么的熟悉,他的心就是一跳,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廖书记?”
  前面的人听到叫声后,就回过头,停住脚步。
  彭长宜一看,果然是省委书记廖忠诚,他紧走几步,惊喜地说道:“廖书记,真的是您啊!”
  “彭长宜,你是在这里学习哪吧?”廖书记说着,就主动伸出手,跟彭长宜握手。
  “是的,是的。真没想到在这里碰见您!”彭长宜激动地双手握住了廖书记的手,不知为什么,彭长宜感觉廖书记的手很温厚,也很绵软,有点像女人的手。
  廖书记跟旁边的这个人说道:“这是我们省的学员,正在中青班学习。”
  “哦,中青班?年轻有为啊!”旁边那个老者也主动伸手跟彭长宜相握。
  彭长宜赶紧握住了老者的手,说道:“过奖了,过奖了。”
  廖书记跟那个老者说:“您先走一步,我跟他聊几句。”
  那个老者客气地跟彭长宜挥手告别。
  彭长宜转过身,问道:“廖书记,真没想到在这里看见您!”
  廖书记说:“我是来参加这里一个论坛会的,晚上还有一个讨论。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想,如果有机会去看看咱们省在这里学习的学员。来的时候,樊部长就跟我说,说咱们省有几个学员在不同的培训班学习,其中就跟我提到了在中青班学习的亢州的彭长宜。我说我有印象,上次是在省委党校,我讲课的时候见过他。”
  彭长宜激动地说道:“您的记性太好了!”
  廖书记指着前面的一处草坪花园说道:“刚吃饱了,咱们走走?”

  “好的。”彭长宜说着,就伸出手,请廖书记先走一步,随后,自己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
  廖书记和蔼地说道:“彭长宜啊,党校食堂吃得惯吗?”
  彭长宜就是一愣,他知道,廖书记的问话里有查岗的意思,就说道:“比我们饭店的饭菜好吃多了,环保、干净、有营养,我非常喜欢吃这里的饭菜。”
  “噢?没出去吃吗?”廖书记问道。
  彭长宜赶紧说道:“报告廖书记,出去过一次,前几天晚上,我们那里有一个企业家想把公交公司转让,来征求我的意见,因为我全天几乎24小时关机,没办法,她就找来了,这样我就出去了,捎带着吃了点饭。”

  廖书记说:“企业家请吃饭没少喝酒吧?”
  彭长宜说:“报告廖书记,那是女企业家,是我们招来的项目,我一滴酒都没喝。”
  “哦?女的?”
  “是的,女的。”彭长宜认真地看着廖书记,眼里充满了坦诚和无邪的表情。
  廖书记笑了,说道:“既然来学习了,就少搀和单位的事。”

  “是,我记住了。”彭长宜谦恭地说道。
  廖书记继续问道:“彭长宜啊,你今年多大了?”
  “报告廖书记,我今年39岁了。”
  “39岁?”廖书记不相信地回头看了看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