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2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老爷子看向了我,说道:“董宁,厉害,一句话便挑拨了关系。”
  我笑笑,说道:“老爷子,别夸我,我只是说了事实,还有,我不厉害,厉害的是你的儿子,公司败个干净,佩服。”
  陆家有些过分了,现在什么事都让白子惠上去顶。我看不惯,既然如此,我来保护白子惠,我变得强硬一点。
  陆老爷子看向白子惠,白子惠没有说话,这个态度便是默许我的行为,陆老爷子气的胡子都飞了起来,挺逗的。
  陆景辉抿着嘴。一言不发的走了过来,我刚想拦住他,没想到他到了白子惠面前,一下子跪了下去,他低着头,好像哭了,不过是真哭还是假哭看不出来,有哭腔。
  “子惠啊!是舅舅不好,是舅舅鬼迷了心窍,舅舅把公司败了,这个时候没有别人,只有你了,千错万错都是舅舅的错,可是咱们陆家的公司只有一个,要是没了,那就没了。”
  陆景辉越哭越大声。看起来没用极了,之前也是个董事长,掌管一个公司,现在看起来不过如此,真是脆弱。
  虽然他哭,可是他不值得同情,不值得可怜。

  陆景辉哭,大舅妈也过来了。也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她更夸张,眼泪说来就来,喷薄而出,是个液体丰富的女人,她比陆景辉强多了,陆景辉不敢抬头,大舅妈头抬的高高的,让人能看得清楚,这是自信的表现,大舅妈知道自己表演天赋高,敢于在人前表现自己,不畏惧各种阳光,这样的人挺狠。
  “子惠啊!大舅妈从来没有求你过,就求你这一次,你就救救你舅舅吧,出事了之后,他特别的自责,天天长吁短叹,天天晚上睡不着觉,最后没办法之后喝酒才能睡着,你看看他头发,一把一把的掉,要是别的他什么都不说了,可这是陆家的公司,这是陆家的心血啊!要断也不能这样断啊!子惠,你行行好,你就答应吧,舅妈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陆景辉一家让我叹为观止。
  我希望白子惠能坚持住,别答应这些无理的要求,这他妈的就是鳄鱼的眼泪。自己贪图享受,把陆家的家底被败完了,现在想着找人擦屁股,转移责任,他们没有考虑过白子惠能不能承担下来,因为他们是自私的,他们一点都不在意,别人死不死有什么关系,只要自己好就行。
  白子惠往后一退,缓缓说道:“舅舅,舅妈,何必这样求我,说实话,别说今天你们跪在我面前哭,就算你们撞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眨眼睛的。”
  白子惠这话一说,跪在地上的二人组变了表情,一下子惊愕起来,好神奇啊!他们不哭了,更神奇的是这二位脸上没几滴眼泪,他妈的干嚎了半天。
  白子惠继续说下去,她说:“你们一定觉得我很冷血吧,对,我就是很冷血,因为我现在掌管公司,现在公司是什么情况我心里清楚,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你们心里有数,我也有数,所以,你们不值得可怜,还有,舅舅,舅妈,不要求我,越求我,我便越控制不住自己生气。”
  白子惠冷面冰霜,一个人抗拒整个家族,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驰神往。
  我知道白子惠心里烦死了,因为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实在是太恶心了。

  这时候,陆老爷子拄着拐棍走了过来,他走到了白子惠身边,突然一下子扔掉拐杖,跪了下来。
  “子惠,姥爷给你跪行不行,求求你,救救公司!”
  我看到白子惠嘴角抽动,心里骂道,他妈的,这是要把白子惠往死里面逼啊!
  陆景辉一家子跪可以不理,因为他们本来就做错了,他们造成今天这个后果,他们活该,况且,陆景辉虽然是舅舅,但是在白子惠眼里,陆景辉从来没有舅舅的样子,所以白子惠说出那样的话,就算死在面前,也没什么关系。
  可是陆老爷子就不一样了,他是陆家之主。他辛辛苦苦建立了陆家公司,不管白子惠心里多么讨厌,都要跟陆老爷子足够的尊重,更不要说陆老爷子跪在白子惠这么一个小辈面前,所以我说这是要把白子惠往死里面逼。
  陆老爷子一跪,包括白子惠都上前搀扶他起来,老爷子喘着粗气站了起来,毕竟不年轻了,这么大的动作,身体承受不住。

  他双眼浑浊,看着白子惠,眼眶里似有泪水。他说:“子惠啊!姥爷就这一个心愿,姥爷不想看到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没了,所以你行行好,帮帮姥爷吧,姥爷也不多求,我死后见不到。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白子惠妈妈在一旁说道:“子惠啊!你别固执己见了,你看你姥爷成什么样子了,你多多少少考虑一下,别这么不孝啊!”
  其他人七嘴八舌,都在劝说白子惠。
  白子惠回过头看我,惨然一笑,那个笑容让我心碎。
  人世间最可怕的便是如此吧,你的亲人指责你这里不对那里不对,却没考虑过你好不好,难不难受。
  自私,便是自以为是吧。

  我看着白子惠,我知道她为难,我轻轻的张开了嘴,我想告诉她不管她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她。
  白子惠见到,明白我的意思,她笑了笑,灿若夏花。
  “好,我试着联系,可是成不成,我不保证,你们也别抱希望。”
  陆景辉脸上多了笑容,他站起来说:“子惠,你出马什么不是手到擒来。”

  白子惠缓缓说道:“不用拍我马屁,舅舅,你多说这一句,我也不会因此改变。”
  陆景辉闭上了嘴巴,可脸上依旧还带着喜气,他可是省心了,都转移到了白子惠身上。
  陆老爷子见大事已定,说道:“景辉,这次子惠出手,你要记着她的好,不光是你,咱们陆家都欠子惠的。”
  这话说的,和稀泥一样,说这个有什么用。又不用他们付出什么。

  白子惠说道:“既然没有别的事了,我就先走了。”
  陆老爷子喊住要走的白子惠,叫人拿过来一张纸,上面有一个号码,是那边的联系方式,又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主要说的是那边有生杀大权,只要对方动动心思,陆家公司便没有了,陆老爷子的意思是让白子惠客气一点。
  白子惠也没多说,只是说知道了。
  说完,白子惠走到我身边。说道:“走吧。”
  我点点头,要带白子惠走。
  大舅妈这时说道:“子惠啊!要不留下来,舅妈给你做点菜,吃完再走吧。”
  脸上的笑看起来恶心极了。
  白子惠转过了身,缓缓说道:“还是不了,我时间不多。浪费不了,这一堆的事情,你们不做,只有我做。”
  白子惠妈妈说道:“子惠,别说这个,都是一家人。分什么你的我的。”
  白子惠笑了笑,说道:“妈,你还真是关心我呢,如果我是舅舅的话,做了这样的事,弄没了家族公司,我一定会重头再来,成立新的陆家公司,一定要比之前的还要出色,而不是舅舅现在这样,求爷爷告奶奶的找别人帮忙,一点事都不做。”
  陆景辉一家不吭声,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陆老爷子则陷入了沉思,似乎听进去了一些,可惜,听进去也是晚了。
  日期:2017-06-3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