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7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真的很不想很不想被他们当成异类来看待,我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家孩子,我渴望得到公平的对待。我不知道怎样和他们讲,反正他们永远不会明白我的。我耍脾气,一定要到边防来当兵。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当年是怎么样过来的。我给自己做了一个计划,到边防服役几年,然后争取机会去维和,去刚果,去我妈妈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我真的很想这样。
  我终于还是如愿以偿了。

  所以说,我不怕死的。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我知道我随时都有可能死。但我不怕,也不后悔,因为我的爸爸妈妈没有害怕,也没有后悔。我知道他们没有后悔的。
  所以,我没什么可交代的。
  好像也是有些东西要交代的。
  我的私人物品里有几本书,爸爸妈妈留给我的,肖华知道,他眼馋了很久,我想把这些书留给他。我的包裹里还藏着两条烟,肖华得了书不给他了。石磊连长喜欢抽烟,我想留给他。还有一个较重要的东西,我妈妈给我留的手镯。一直照顾我的枪叔叔说,以后我娶老婆了,手镯给我老婆,这是我妈妈的遗言。我肯定没老婆了,请帮我送给孙璐璐连长吧,我很喜欢她,希望她能接受。

  大概这些东西了。
  如果国家有钱给我,我想留给师座。师座是个死在钱眼里的人,反正死了,我也不怕他关我禁闭,我不怕了。你们不知道,师座经常打电话找总部的首长要钱。你说他要那么多钱干啥捏?反正他大概是真的很缺钱了,所以钱留给他吧。毕竟不管怎么说,他是我的师座,我还挺喜欢他的,是喜欢钱这个臭毛病,真的要不得。
  战友们,请不要因为我的死难过,这正是军人最好的归宿不是吗?反正你们早晚也得死。
  爷爷奶奶们,我失去了爷爷奶奶,收获了很多爷爷奶奶,请不要因为我的死难过,这不正是您们终生征战却永不停歇的最终结局吗,只不过,我可能走快了两步呢。

  叔叔伯伯们,长大了之后我才知道,你们都是很大很大的官,但也请不要为我的死难过。如果我的死,能够让更多的人活下来,我会很渴望。这不正是你们教导我的精神吗?
  哥哥姐姐们,感谢你们多年以来的照顾,你们总是偏向我,不管我怎么折腾你们,你们总是不生气。离开了大院,你们还惦记着我。我和空军大院的那帮人打架,你们还跑回来帮我打。请不要为我的死难过,我最美好的时光,有你们,我很开心。
  亲爱的战友们,我很为咱们这些人自豪呢。你们还记得吗,死去活来的新兵时期,当咱们演习回来看到路两侧向咱们行少先队队礼的孩子们的时候,东风大卡里的咱们,都哭了吧?
  我是没有遗憾的,你们肯定也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反正,我没有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丢脸,没给咱们国军爷丢脸,我怎么说,也算一条好汉的,不同意的,我是要跟你单挑的,呵呵!
  突然想爸爸妈妈了,记忆的他们很年轻呢。如果他们还活着,可能和温朝阳政委差不多岁数,张宁叔叔岁数小点。如果非要说有遗憾,可能是,我没有机会见到这个岁数的他们了。

  我刚刚数了数,有两千字了。石磊连长扫了一眼,终于满意地点头。我松了一口气,悄悄地说一句,咱们的石磊连长真够丑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的干部。不知道石磊连长当年是如何蒙蔽招兵干部的双眼的,哈哈!
  亲爱的战友们,我走了,请不要想念,请不要难过,我终将会以国军爷的姿态步向死亡,从容不迫的、毫无畏惧的、义无反顾的。
  来世,咱们还做兄弟。
  此致

  敬礼
  李泽
  XXXX年X月XX日
  张宁使尽了平生最大的克制力,竭力忍住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哽咽不清地念完了李泽的遗书。
  大礼堂,恸哭低沉,死死的压抑着。
  李牧艰难的迈步向棺材,抬起犹如灌入了千钧的右臂,向烈士遗体行军礼。
  外面,狂风大作,大雨倾盆。

  张宁带着李泽的遗体回京了,他会被葬在八宝山烈士陵园。
  最后的调查结果再一次重重地给了李牧一击。阿布迪是另一个隐藏得更深的内应,连混混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知道一旦到了警局势必会暴露,原本想和询问警员同归于尽,恰好此时李牧过来,他的军衔让阿布迪把目标换成了他。
  阿布迪被宣判了死刑,治好了他的伤势之后,他被执行了枪决。
  李牧扑向了训练场,和全师官兵一起,用疯狂的训练来倾泄心的悲痛。
  第三师疯了。
  超高强度的训练三个月之后,陆航团摔了一架WZ-9G,十几名官兵受伤。平时的执勤工作,武警第三师官兵爆发出了几乎所有的潜能,以高压姿态狠狠的打击了犯罪行为。
  第三辆步战车造成无法修复损伤的时候,终于被张宁亲自来电喊停。
  此时,已经半年过去,时间走到了年。武警第三师在半年的时间内,花光了三年的训练经费,弹药仓库空空荡荡。
  又一个月后,张宁飞赴武警第三师,当他看到李牧的时候,大吃了一惊。此时的李牧完全没了个人形,黑黑瘦瘦的,迷彩服穿在身漏着风,但目光更加的锐利了。
  征战多年的张宁甚至不敢与之对视。
  张宁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连冯玉叶都无法解决李牧心理的问题了。
  “你不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了。”张宁看着李牧,道。
  李牧缓慢而坚决地摇头,“首长,我的情况我自己最清楚,我没事。”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渴望当官。只有担任领导职务,他才能不断的用实际行动来告慰在天之灵的烈士,才能延续烈士留下的精神。
  张宁说,“你还没有参加过高级指挥员培训,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要到国防大接受为期半年的脱产学习。”
  “首长,我不需要。”李牧依然缓慢而坚决地摇头。
  苏永武坐在边,他已经担任了武警总部司令部副参谋长。李牧的现状让苏永武非常的担心。这一次回来,他看到了焕然一新下都憋着一股劲的第三师,那股气势,让他深受震撼。但他也看到了着了魔的李牧。
  “李牧,不是你需要不需要。你的状态需要休息,正好,把缺的培训补。全军都没有例外的。”苏永武道。
  李牧道,“我的第三师,已经没有对手。”
  张宁和苏永武对视一眼,无计可施。沉默良久,张宁示意苏永武出去,留下他和李牧两人。
  “过来之前,冯老总和陈韬和我通了电话。李牧,我的压力很大,总部的压力很大。李泽的牺牲,我们这些老头子,你更加难过。下三代,一个不剩,这在我军历史都是极少的。最高统帅得知此事之后,足足一夜未眠。”
  日期:2017-06-3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