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卜食——一只在现代被残忍猎杀的狼穿越到人类社会,她该何去何从?》
第94节

作者: 公子曰198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6-29 20:14:55
  第六六章 堂堂侯爷变救星
  紫琅站在一旁看着跪在地上的一大一小,没有表情,良久才开口:“好生休养罢,若有事直接吩咐丫鬟就行。”
  那妇人一个劲的磕头,声泪俱下:“谢谢恩公,谢谢恩公,妾今生做牛做马都要报答恩公。”
  紫琅实在不想再耽误时间,直接转身就要往外走,可是那个狗儿却直接扑了过来:“恩公,恩公,救救我爹,救救我爹。”
  那妇人却直接把狗儿抓住,眼泪也流了下来:“狗儿乖,不要再麻烦恩公了,过来娘亲这里。”

  狗儿却挣扎着要去抓紫琅,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因为他的力道直接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妇人因为大病初愈,并没有力气,狗儿挣脱了妇人,直接又抱住紫琅的腿:“恩公,你给饭我吃,肯定是好人,你还救了我娘亲,你再救救我爹爹。”
  紫琅疑惑地看着倒地的妇人:“给饭他吃?”
  妇人惶恐地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当日妾与当家的在地里干活,恩公给在田垄的狗儿送了吃食的,恩公的恩情,妾永世不忘。”
  紫琅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去皇家别院的那一次啊,他低头又看了看狗儿:“你起来吧,我不走。”
  狗儿抬头盯着紫琅看了很久才起身和妇人一起跪在一边,紫琅直接在椅子上坐下,看着两人:“你们何以在此?”

  日期:2017-06-29 20:15:13
  妇人又开始淌泪:“地里的庄稼都旱死了,租子又高,当家的就说来汉阳投靠族人,汉阳是富城,不管怎么样都能够混口饭吃,可是我们刚到城门口时却发现城门紧闭,根本不能进,只能在城外等候了几日,可是就是前两天的晚上,当家的突然就被一群黑衣人抓走了,和我们一起等在外面的男子都被抓走了,第二日城门开了,妾寻到官府,却直接被驱赶出来了,妾,妾,真是投入无门啊,幸好遇到了恩公。”

  紫琅坐在椅子上冷着脸,这个山涛到底要做什么?他搞得整个汉阳城民不聊生的,难道他就不怕吗?可是,她现在与山涛之间的关系也是剑拔弩张的,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不能帮他们的:“这件事情,我的确是做不了主,汉阳城现在不适合呆,我会让人准备好银两的,你们去别处谋生罢。”
  一般情况下,紫琅并不会自称本侯,除非是需要显示自己身份的时候,听到紫琅的话,妇人竟然异常平静地向紫琅磕头:“银两就无需了,只是妾死也不会离开汉阳城的,当家的在哪,妾就在哪。”话说完就站了起来:“恩公的恩情妾会永记在心的。”说完拉着狗儿就要往外走,狗儿睁着无措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被妇人拉着踉跄地往外走去。
  紫琅只是平静地看着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离去,摇了摇头,然后迈着步子往书房里走去,夜慢慢地黑了,各院也都点上了灯笼,她独坐在榻上,这一路走来,她见过了很多的苦难,可是,她总是视而不见,因为这里是人的世界,她只是一个局外人,各自有各自的悲苦,她不想管,也管不了。她只是紧紧地记住姬炤说的天命,她想知道,那个天命能不能让她回去,重新做一头狼。
  日期:2017-06-29 20:15:42
  穿梭在尔虞我诈的人群里,谁又能说得清,谁是狼,谁又是人呢?或许简单地做一头狼,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那是一个残忍却又简单的世界,没有这么多的麻烦,也没有这样的让人觉得,疲倦。
  汉阳城已经解封了,紫琅也让仆人们开始准备回京的事宜,这边也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至于山涛和燕王做的事情,与她无关,她也不会插手。

  焦头烂额的江涛当然没有闲工夫来管紫琅,而且现在的情况他也希望紫琅快些离开,燕王不让他插手所有的事务,这是对他的不信任,但是,江涛岂会听之任之,汉阳是他的地盘,他岂能允许燕王如此得利用他?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探子来报,淳于府已经在准备车驾回京了,那么,等淳于紫一走,汉阳城也就真正的要变天了。
  燕王真是丧心病狂,自从黑衣人接管了所有的事务之后,他们竟然随便抓青壮年,连城外的流民也不放过,可是,这些脏水最后还不是要山涛担着?这让他异常的愤怒,这个宇文壬,实在是欺人太甚。
  紫琅要回京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竟然没有官员敢递帖子送行,山涛这个地头蛇还真是不一般的狠,她只是笑了笑,看着站在厅中愤愤不平的管事:“好了,你下去罢,这些事情无需在意。”
  日期:2017-06-29 20:17:14
  管事的只能躬身行礼退下,脸上的怒气一丝也没有减弱,没过多久就有小厮前递来帖子,湖北太守石乔求见。

  石乔脚步匆忙地走了进来,一进来就跪在地上,这倒让紫琅一惊,太守可是有品级的官员,对自己是在没有必要行如此大礼,她扫了一眼旁边的小厮:“赶快扶石大人起来。”
  石乔却拒绝了小厮的搀扶,整个人匍匐在地:“侯爷助我。”
  紫琅当然不会随便答应:“大人先请起,有什么事情坐下来慢慢地说。”
  石乔这才慢慢地站了起来,在一旁的椅子坐下,丫鬟上了茶水就退下了,他才慢慢开口:“下官的调令迟迟未到,恐是有人从中阻扰,还望侯爷能够相助。”
  紫琅有些慵懒地看着他:“本侯只是一个闲散侯爷,名头好听些罢了,权利还不如他呢,如何助你?”
  日期:2017-06-29 20:17:29
  这个他,两个人心知肚明,紫琅确实不愿意管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侯爷的身份在这里,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的。”石乔目露焦急。
  紫琅叹了一口气:“可是本侯明日就要启程回京了。”
  石乔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跪在紫琅的脚边:“侯爷,助我。”
  紫琅伸出手扶起石乔:“调令他也只能压一段时间,你且等等就是了。”
  石乔却露出万分惊恐的表情:“如果错过了上京述职的时间,陛下恐怕要怪罪下来。”

  紫琅无奈地揉了揉额头:“真是麻烦,你直接上京不就成了?”
  “侯爷有所不知,外放官员进京都需要调令或者圣旨,否则不能进京。”石乔躬身低头:“侯爷若相助,此等恩情,下官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侯爷。”
  紫琅衡量再三,反正山涛已经被自己得罪了,且没有回旋的余地,俗话说债多不愁,也不介意再得罪一次:“罢了,罢了,明日本侯随你去一趟总督府罢!”
  石乔立刻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跪地道谢:“侯爷的再造之恩,在下永不敢忘。”
  石乔不自称下官,而自称在下,这就是在表决自己以后是紫琅的人了,绝对的是在表忠心。
  日期:2017-06-29 20:17:49
  紫琅不欲与他多言,点了点头就直接让他退下,然后让人招来幽枝,幽枝现在负责着整个淳于府的事务,所以比较忙,紫琅并不要她随身侍奉。

  幽枝风风火火的进来,向紫琅行了一礼:“侯爷。”
  “回京的时间暂且押后,等我的吩咐。”
  幽枝应了是之后就上前替紫琅斟茶,紫琅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闻鸣天在哪里?”
  “暗室。”
  紫琅放下茶杯,站了起来:“你去忙吧,我去暗室。”
  淳于府的暗室已经成了闻鸣天的药室,他在里面教授紫琅各种制毒的技能,紫琅也学得很快,让闻鸣天非常的惊喜,虽然两人没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紫琅下到暗室的时候,闻鸣天正在收拾自己的瓶瓶罐罐,因为明天就要离开了。
  “先不要收拾了,回京的日子暂时押后了。”紫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闻鸣天一惊,立刻回头问:“为何?”
  日期:2017-06-29 20:18:09
  紫琅查看着桌子上的毒药:“有些事情要处理,对了,你的药材挑好没?”
  闻鸣天又把箱子里的药瓶都拿出来放在架子上摆好:“挑好了,商行的人明天直接送到府里来。”
  紫琅点了点头:“这次回京就坐马车吧,反正也有东西运回京城。”
  闻鸣天喜上眉梢:“来来来,今天的这几个药方你要记牢,先看我演示一遍,顺序绝对不能错。”
  紫琅又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好学是狼的天性,他们永远不会让自己处在未知的危险之中,上次的中招让她耿耿于怀了很久。

  第二日紫琅用完早膳,石乔就登门了,无奈只能随他去总督府,两人一同出门,脚步刚迈出,一个人就冲向了自己,紫琅本能的准备出手,在看清楚面前的人之后迅速地收掌,喜欢抱自己大腿的除了狗儿还能是谁?
  紫琅往周围看了看,没有看见狗儿的娘亲,她扶起狗儿:“你这是作甚?”
  狗儿突然嚎啕大哭:“恩公,你救救娘亲,救救娘亲。”
  紫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石乔,自己真的是救星吗?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找自己帮忙,她直接扫了一眼旁边的仆人,仆人立刻把狗儿抱住了,紫琅叮嘱了两句:“你先在府里等着,我还有事,你娘亲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日期:2017-06-29 20:18:34
  狗儿被仆人紧紧地抱住,紫琅已经上了马车,看见侯爷走了,仆人就带狗儿下去梳洗了,毕竟是侯爷认识的人,他们并不敢怠慢。
  紫琅坐在马车里,石乔骑马走在马车一边,良久才恭敬地开口:“侯爷可有用得了在下的时候?”他说的是刚刚在淳于府门前发生的事情,虽然紫琅是侯爷,在汉阳城毕竟是没有势力的,自己虽然马上要调入京城,可是现在的官职也没有卸任,小忙总是能够帮得上的。
  紫琅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回去再说,你查明没?山涛可在府里?”
  “在在,在下派了人守在总督府门口了。”
  “恩。”淡淡的应了一声,紫琅就没有说话了,闭目坐在马车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