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56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6-29 13:07:09
  当官特别是当丨警丨察的,不贪不色那就是个没人敢相信、敢交往的怪物。温慧池自认为他当厅长,贪的钱和玩的女人,要比同级的同行们少的多得多,和那些混蛋比起来,他是清廉的。
  行善和作恶,有时真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就像遇到女学生或是富家小姐太太,自然会多加关照以礼相待,但这也未必就能保住她们的贞节牌坊。没准什么人模狗样的,或许被温慧池遇到了,恶心的恨不能就拔枪打死他,倒是艳遇不浅的摧花辣手,害得良家女子不人不鬼。
  以他和成功的为人,还没泯灭人性,倒莫如挺身而出成为她们的保护神,反倒是惜香怜玉。

  南玄三生性歹毒也无恶不作,但邪门歪道的手段,把温林镇乎得几近夜不闭户。如果他混蛋起来,再纵容那上百号地痞流氓祸害老百姓,岂不更他妈的缺德。别说是自己信得着的亲信,就是异己也得先安抚,否则整天到处救火,累死都不知道咋死的,上面和日本人也都不会满意。
  温慧池喘了口气,笑着对成功说:“温林股长都是我的人,你刚到任我也没法和你说的太明白,能镇乎住温林和南玄三,还真不单是你的军人风度,是你‘小老婆’名号下隐藏的凶狠。主官让手下给‘哈唬(东北俗语-欺负/震慑)’住了,那就是快干到头换地方啦,没本事别人相帮也帮不上。但也得啥人啥对待,南玄三心狠手辣但通情达理,遇到个煮不熟嚼不烂的混蛋,就不能心存妇人之仁。”起身打开屋内的气窗,把烟气向外散发一下:“无论是温林还是鹤城,对我心腹兄弟的原则是:能关照自然要关照,但不能惯得不吃粮食,那是想让他死在自己手里。哪天越出了大格,我们管不了或者不愿袒护的时候,就等于看着他自作自受的自己作死了…。”

  “那莫如死在我手里,除了几个股长,我不敢越过厅长擅自处置,在温林只要伤天害理,我就先弄死他。”成功借机和温慧池打个招呼,也划出自己的底线:“何必再让他丢人现眼去。”
  温慧池举起酒杯:“对!我们不是屠夫,但也不是吃斋念佛的和尚,纵容作恶那不是妇人之仁,是丧尽天良的帮凶。今天我是想到哪说到哪,你也别光听我在这云山雾罩的逮啥说啥,来,喝一口。不过让我最欣慰的是:你的人品没让大哥失望,我没走眼,当然更欣赏。你在温林的所作所为,于铁铮都对我说了,至少到现在哥哥我没看出来兄弟的不仁不义!这也是我对兄弟最看好的,有君子风范。”和成功一起喝下后,接着说道:“在温林注意节奏,更要放开手脚,万事保护自己是第一位的。大哥给你撑着,在鹤城还轮不到妖魔鬼怪的王八闹海…。”

  “厅长放心,这些成功能做好,别弄得看不下眼,我现在已经适应多了。”成功像是无可奈何,但觉得没有慷慨陈词的勇气:“有些事结果是不错,但拿不到台面,就不能冠冕堂皇。”
  温慧池又起身把气窗关上,坐下和成功喝了一杯酒,夹起一块狗肉放在了成功的吃碟里:“你一脸的抹不开肉,有时得收收。干丨警丨察的对待熟人哪怕是亲戚朋友,首先要会说也必须得敢说的是:不!我们对谁都是关照,都是我们在拿着乌纱甚至身家性命,在给他两肋插刀的铤而走险,就没有应尽应分的事。至于你真的想怎么干,不管怎么照顾和帮助,那是另外一回事。本来我们就不是他妈的冷血动物,同样要有血有肉有感情,冷若冰霜、审时度势、反脸无情,那是职业的需要。口是心非、表里不一、心狠手辣,是丨警丨察的基本功。三姓屯就干得非常不错。”

  温慧池深恶痛绝的是,就有专门宰熟的混蛋,越熟就下刀子越没顾忌,连点“快快的刀薄薄的片”的技巧都不讲,怎么痛快怎么过瘾就怎么干,恨不能直接就能杀了连扒皮带吃肉…。
  静下心想想又能理解,当官的其实就是在巧取豪夺,那么底层丨警丨察自然就要去敲诈勒索。
  成功喝下和温慧池碰了杯的酒,笑道:“这功夫可不浅,恐怕没有些时日,还真就做不到得心应手。行与不行说出口,做与不做也都不难,就这口是心非没点天赋,确实也玩不好。”像是解释自己的口是心非:“三姓屯那不是演节目,属于一次军事行动,自然需要战术动作。”
  “修炼到炉火纯青,能做的自然坦然,才敢说到造诣。哈哈哈…”温慧池自嘲般的笑着,给成功斟满酒:“当官的放屁掺假,丨警丨察呼进来放出去更没真的,但和日本人耍花腔需要技巧。”
  日期:2017-06-29 15:17:01
  “说道有血有肉,江城丨警丨察厅发通报了吧?!日本人抓到了抗联的一个女匪首,叫赵一曼。押在江城丨警丨察厅呢,厅长听说没有。”成功有些低沉,突然转了话题问道:“真就幸亏没让我进特务科,我要是在赵一曼的刑讯现场,没准打死谁。九成是我那些同事同仁,一成是赵一曼。”
  这几天关于赵一曼被俘,在江城丨警丨察厅传的沸沸扬扬,成功和关系亲近的几个人,喝酒聊天连同罗昌城的事,一并有意打听了一下,又让他震撼和汗颜。他感觉不能再这样无动于衷的当着局长,看着日本人耀武扬威,但连想杀个仇震童,都觉得无从下手。

  温慧池似乎并没觉得意外,他感觉到了成功情绪和口气的变化,语气平和的说:“鹤城接到通报了,我还真挺感兴趣。今天我本该到监狱去办理一个交接,还想到她的监区看了一眼。外面都传是一个很俊俏的一个小媳妇,能骑烈马还能双手打枪。”看到成功给自己斟酒的手都有些发抖,便故意把语气更平和一些:“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和关科长见上一面,江城丨警丨察厅的门槛就没迈。我来之前杉田副厅长来江城开会,回去说被折腾的没人型了。我也自诩经多识广荣辱不惊了,能让我好奇的人确实已经不多了,这赵一曼还真算个人物。我真就想不明白,这赵一曼中什么邪了,一个女人的骨头比男人还硬,这不是在自讨苦吃吗?!”

  “我是回到江城就听说的,这一段时间在家养尊处优,心里就更不踏实。一个女流都能要驱逐日寇。可我一大老爷们,却给日本人做事。从血缘上讲,我也该和这个姓赵的近便,更何况还有校友之谊。成功本是军人出身,守土御敌血洒疆场我之本分。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同胞受苦,姐妹落难,我倒袖手旁观,还不明不白的成了个汉奸。”成功有些激动,端起杯没敬让温慧池,就一口都喝掉了,拿起酒壶给自己斟满:“即便在关里剿匪,对女人也不该如此残暴。”

  黄文刚离开江城,成功就等于和**断掉了一切联系,这一年多来在他的意识里,包括他下属的睡眠网络,即便是以满洲国和日本人为敌,都和**没有了关系。罗昌城牺牲,痛惜和自责之外,唯一让他犯堵的就是冠以罗昌城“苏俄间谍”的头衔。以一个中国男人和军人的身份和温慧池讲话,成功从心里并没很戒备。他感觉温慧池也是想和他推心置腹,也更就没遮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