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7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懒得理这个充气娃娃,直接挤开她走进去,却发现陆熙柔居然躺在床上,被子盖的严严实实,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外面,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满满的都是羞怯,倒像是在抛媚眼。
  “你们搞什么鬼呢?”萧晋问,“不会是两个远离亲人的灵魂忽然找到了彼此慰藉的方法吧?!我是不是该对你们说声恭喜?”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陆熙柔白他一眼,就又对柳白竹道:“白竹姐,麻烦你在外面等着我。”
  柳白竹又用充满威胁的目光瞪了萧晋一眼,然后就关门走了出去。
  萧晋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女孩儿被子下身体的轮廓,似笑非笑道:“怎么,这是不想让我看见你脱衣服,所以就自己老早的脱光等着了?”
  陆熙柔小脸一红,不满的冲他皱皱鼻尖,噘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非得说出来吗?”

  萧晋撇撇嘴,开始摆弄小炕桌上的治疗工具。
  “我发现你们女人最喜欢干一些自欺欺人的事情,看都要被我看光光了,居然还要偷偷的脱衣服,哪个更严重都分不清了吗?”
  “你懂什么?这叫坚持!”陆熙柔道,“被你看光,那是因为要治病,是我不得不屈服的命运,但是,被你看脱衣服这件事本身却不在治病的必要程序之中,守住它,就等于守住了我自己的原则。
  要知道,女人的堕落,往往都是从破罐子破摔开始的。

  被看光了,那摸一下也无所谓,摸都摸了,亲一下又能怎样?亲的时候抱一抱不可避免……等等等等,直到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攻破,那就只剩下认命了。
  而我陆熙柔的人生字典里,是没有‘认命’这两个字的!”
  “呦呵!没看出来,我们家陆大小姐居然还是位贞烈女子,”萧晋双手各拿起数枚银针,笑着道,“那要是我现在把你给强行那啥了,给你留一根布条,你是不是就会自挂东南枝了?”
  “绝对不会!”陆熙柔傲然道,“你说的那种行为根本就不是贞烈,而是愚蠢,拿着布条把你勒死,才是。”
  萧晋挑挑眉,点头说:“好吧!贞烈的陆大小姐,现在,让你不得不屈服的命运来了,请你把被子掀开吧!”
  陆熙柔郁闷的噘噘嘴,红着脸磨磨蹭蹭的掀开了身上的被子。

  饶是前天已经看过,饶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在女孩儿雪雕一般的身体完全呈现在面前的时候,萧晋还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陆熙柔的身材并不夸张,该大的地方并不是很大,该凹的位置也不是很凹,没有一处能够瞬间就抓住眼球的夸张刺激点,匀称的令人发指,可就是这种匀称,却令她成为了一件艺术品,完美无瑕。
  她就是一尊不用断臂也能不朽的维纳斯。
  有句歌词叫“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陆熙柔现在就有点怕。
  她闭着眼等了半天不见萧晋有什么动静,就以为他又像上次那样正等着告诉自己一件“会让自己生气”的事情。

  一想到说不定根本不用这么完整的暴露给他看,女孩儿的银牙就用力的咬在了一起。
  猛地睁开眼,正要发怒,她却又愣住了。因为萧晋看她的眼神,那里面没有丝毫的淫亵或者色眯眯的味道,有的只是……欣赏和惊叹?
  自己的欧派不够大,腰也不够细,后丘似乎也不是很翘,除了皮肤够白和不胖之外,就没有一样值得女人骄傲的地方,他为什么会看的如此迷醉?难道我其实很美,只是我自己不知道?
  羞涩重新赶跑了怒火,陆熙柔咬着下唇等了片刻,见萧晋似乎并没有很快会清醒过来的样子,就出声道:“你……你看够了没有?”

  “没有!”萧晋醒过神来,回答却毫不犹豫。
  “那、那也不准看了,臭流氓,快给我治病啊!”陆熙柔用蹬小脚的动作来表达不满,看上去倒像是撒娇。
  萧晋微微一笑,挥手就将双手指缝间的银针分别插进了女孩儿上身的几处大穴,一边挨个提拉轻捻着,一边说:“我想求你一件事。”
  陆熙柔强忍着要捂住欧派的冲动,扭脸看着窗户道:“要是非分之想,就不用说了。”
  萧晋嘴角微翘,道:“非分倒是有一点,但应该不算过分。”
  “那你说说看。”

  “我想把你画下来,希望你能答应做我的模特。”
  陆熙柔霍然转过头来,吃惊道:“你还会画画?”
  萧晋开始将一团团的艾绒穿在银针尾部,“小时候临摹人体穴位图临摹多了,所以就会了。”
  陆熙柔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略有些兴奋的问:“那你还会干什么?或者说,你不会干什么?”

  “女人和男人。”萧晋头都不抬的说。
  “啊?”陆熙柔愣了愣,才明白过来他是在回答会干和不会干什么,不由轻啐一口,不满道:“你就不能一直都正正经经的跟人说话吗?”
  “如果你问的问题是正经的,我当然会正经的回答你。”萧晋打着火机,依次点燃银针尾部的艾绒,“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技能,绝世天才也不可能都会,你问我不会什么,我要是一本正经的回答,估计说到明天都说不完。”
  “就会强词夺理的狡辩!”陆熙柔撇撇嘴,“人家前面不是还问了你会干什么吗?”
  点完了艾绒,萧晋拿起三棱针,仔细想了想,问:“杀人算不算?”

  陆熙柔娇躯一僵,随即就又踢了下小脚,嗔道:“不愿意说拉倒,当本小姐多稀罕知道似的。”
  萧晋笑笑,飞速的用三棱针在女孩儿的小腹和腿上刺了几下,然后一边拔着火罐一边说道:“医术本身就是一门研究人体的技术,这世界上最精通人身上要害处的只有两种人,一种就是靠杀人吃饭的,另外一种就是靠救人吃饭的。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后一种如果杀起人来,效率或许比前一种都要高得多。所以,我说我会杀人,并不是在糊弄你啊!”
  陆熙柔执拗的认为他就是在戏弄自己,闻言便问:“那你杀过吗?”
  萧晋正要往她身上扣火罐的动作一僵,虽然立刻就又落了下去,却已经因为里面进了空气而吸不严了,只能拔下来,重新拿到酒精灯上去燎。

  这件不寻常的小失误自然引起了陆熙柔的注意,女孩儿想到某种可能,眼睛就一点点的瞪大了:“难道你……你……”
  “你的问题还真是够多的啊!”萧晋无奈的看她一眼,说,“放心吧!我没亲手杀过人,只是曾经有人因我而死。”
  陆熙柔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连自己此时的状态都忘记了,一脸好奇和兴奋的说:“你的人生经历蛮丰富的嘛!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讲讲呗!”
  萧晋拔好最后一个火罐,对女孩儿狡黠的挤了挤眼,说:“等到你给我当模特的那一天,我再告诉你。”

  对于萧晋说话只说一半的恶劣行为,陆熙柔自然非常的生气,可无论她怎么讽刺激将,萧晋都闭口不言,被追问的烦了,就开始盯着女孩儿的关键部位看,这一次不但没了欣赏,还故意做出了色眯眯的样子。
  陆熙柔无奈,只能气鼓鼓的闭上了嘴。因为她连萧晋是不是在给她下套都不知道,万一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死人的事儿,她这会儿付出被他用那种目光看的代价,岂不是很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