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2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说:“我到医院的时候,从你的脸色看出来了,你瞒不过我,奸商,心眼都是奸的,能洞悉一切,直接透过现象看本质。”
  彭长宜笑了,说道:“拉倒吧你,奸商在我这里是贬义词,怎么到了你嘴里倒成褒义词了?”
  吴冠奇说:“当然,我自己再不褒义,指望着别人褒义,恐怕这辈子都没希望了。我说,你的心还真是让那个小护士带走了。”
  “你看,自从她离开你后,你再也没谈。”
  “你怎么知道我没谈,现在不是有句话叫一天一个丈母娘吗?”

  吴冠奇哈哈大笑,说道:“如果说别人我信,说你,我就不信了。”
  “我为什么就不能?”
  吴冠奇说:“因为你小子是个有野心的人,我说的野心不是贬义词,是褒义词,也可以说是有雄心有抱负的人,不过这词用在你身上我有点舍不得。”
  彭长宜也笑了,他站起身,在屋里走了几步,在一堆玩具前停住,说道:“真羡慕你啊——”
  “哈哈,是不是你也想结婚了?”
  “不想结婚的人是傻子。”
  “那就结呀?”
  “我跟谁结啊?”
  “真的心里没有个中意的?”
  “有,就是没有,没有,就是有,有跟没有是一样的。”

  吴冠奇愣愣地说道:“我不明白,我被你绕迷糊了。”
  彭长宜说道:“有什么不明白的,你中意别人,别人未必中意你,别人中意你,你未必中意别人,就是这么回事。”
  吴冠奇说:“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如果有中意的,哪怕在别人家养着呢,也要抢过来,这才是你。”
  彭长宜说:“那是工作上的我,在女人这个问题上,我还是比较老实,比较贴谱的,难道你没发现吗?”
  “嗯,这倒是真的,你没有夸大自己。”吴冠奇忽然想起什么说道:“诶,对了,我上次去亢州,吃饭的时候,老朱叫来一个女副书记来陪我,说是省委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博士,我看对你有意思。”
  彭长宜仰头笑了,说道:“你别胡扯了,她对我有意思,我没看出来你倒看出来了,笑话!”
  “你看,你不信是不?”
  “我当然不信了。”
  吴冠奇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跟你说,开始说在家的全体班子成员中午陪我喝酒,结果那个女博士说中午有事,后来别人告诉她,说我是彭书记的同学,这么多年一直跟你合作得不错,你猜怎么着,人家这才答应陪我。老朱把她安排到我的旁边,席间,居然主动跟我搭讪,之前是一副高傲的样子,看都懒得看我,能主动跟我说话,跟我打听你的事,你说,如果人家对你没意思的话,干嘛对我会是这样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而且总是打听你?”

  彭长宜转过身问:“人家……打听我什么了?”
  吴冠奇说:“问我跟你同了几年窗?男孩子上学时是不是很调皮?当我告诉他,我们起誓发愿的时候,都会伸出五根手指装作王八爬行的样子时,把她逗得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吴冠奇继续说:“我还跟她说,我说上学的时候,长宜是个聪明的学生,也是一个歪点子最多的学生,但他有一点不如我,就是不敢追女孩子。我还跟她说,我说我们每当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就以决斗的方式论输赢。你猜怎么着,我一说决斗,把她吓得脸都白了,呵呵,我知道,人家担心的肯定不是我。果真,她战战兢兢地问我:怎么个决斗法?我告诉他,我们的决斗方式很简单,到操场,摔一跤,我说,这个习惯我们延续到了现在,当我告诉他,在三源的时候,咱们俩还在办公室摔了一跤的时候,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后来我悄悄跟她说,你如果想知道彭长宜最隐秘的事情,单独请我,我跟你说上三天三夜。结果那个姑娘真的信以为真了,说有时间一定请我。你说,人家对你不是上心了还是咋的啦?”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种玩笑只限于咱俩,千万不能当着人家姑娘开这种玩笑啊。”
  吴冠奇看着他,说道:“上心了?”
  “上你个头!”
  “哈哈。”吴冠奇大笑,说道:“你要勇敢地去追求,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里说过:世间的任何事物,追求时候的兴致总要比享用时候的兴致浓烈,所以,对于美好的东西,你要大胆去追求。”
  彭长宜说:“美好的东西多了去了,我都去追求,早就死在半路上了。你刚才的话没说完,莎士比亚还有后半句呢,他说:一艘新下水的船只扬帆出港的当儿,多么像一个娇养的少年,给那轻狂的风儿爱抚搂抱!可是等到它回来的时候,船身已遭风日的侵蚀,船帆也变成了百结的破衲,它又多么像一个落魄的浪子,给那轻狂的风儿肆意欺凌!所以啊,我不想再当那个被风儿肆意欺凌的少年了。”

  吴冠奇知道彭长宜心里有伤痛,就故意笑着说道:“哈哈,行啊彭长宜,我一直以为你没有浪漫细胞,原来是深藏不露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也是在党校这段时间看的书多了点而已,遇到跟自己心情合拍的话就记住了,学理科出身的让,要真想记住某句话,还是能记住的。”
  吴冠奇说:“你的聪明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既然说到莎士比亚,我还想起他的一句话,他说:望见了海岸才溺死,是死得双倍凄惨;眼前有食物却挨饿,会饿得十倍焦烦。我看你啊,别守着井水渴死!”
  “哈哈。”彭长宜大笑,说道:“你这都是什么歪七歪八的东西,东一句西一句的,知道的是你说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莎翁说的呢?”

  吴冠奇急了,说道:“什么是我说的?真的是莎翁说的!我要是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我早就成伟大的人物了。”
  彭长宜说:“拉倒吧你,你是自己成家立业了,看不得别人打光棍。”
  吴冠奇说:“尽管我是饱汉,但也只饿汉饥。不过我跟你说,如果那个丫头对你有意思,我看真的不错,人长得端正漂亮,举止优雅大方,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她心中的气象,远不是羿楠和陈静这样的小家碧玉所能比的。”
  彭长宜笑笑,说道:“好了,你就别拉郎配了。我再重复一遍,以后可是不能公开说这话,会让我难堪的。”
  吴冠奇认真地说:“我说,你就不能认认真真地追回女人吗?我记得我早就跟你打过比方:不要拒绝开一瓶香槟和亲吻一位美丽的女人。括弧,这话是歌德说的。你要大胆去追求,去认认真真地追一回女孩子,去体验一下坐过山车的感觉,绝对的跌宕起伏,惊心动魄。不是我瞧不起你,我估计在这方面,你肯定没有尝试过追女孩子的乐趣,当年肯定也是直奔婚姻去了。这倒不是因为你没有魄力,我估计你是没有胆量,女人对你来讲,可能永远都会屈居第二位,官位才是第一,你永远都不可能像我当年那么轰轰烈烈地去追羿楠。我记得从前我也是这样说过你的,你还记得吗?”

  彭长宜说道:“你寒碜我的话,我永远记得。”
  吴冠奇说:“怎么叫寒碜你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