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故意没有说出陈静的名字,他看了看药瓶,就按了一下呼叫器。
  一个护士很快就进来了,她戴着大大的口罩,清澈的眼睛看了彭长宜一眼,冲着他点头一笑。然后低头,几根纤细的手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动了几下,针头就被拔了出来,然后轻声说道:“稍稍按一小会。”说着,托着他的手,送到他的面前。
  彭长宜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另一只手机械地按住了自己的手背,看着她熟练地将药瓶从上边的挂钩上摘下来,当她仰头的时候,他看到了这个护士的脖子上一个黑痣。
  彭长宜掉开了目光,这个人不是陈静,陈静的脖子上没有这个黑痣。
  他怎么可能在这个地方遇到陈静呢?陈静早就跟着她的学长出国去了?他们应该早就结婚生子了?
  老顾再次给他递过杯子,说道:“再喝口吧,护士说解酒。”
  彭长宜看着老顾,不接杯子,也不说话。
  老顾没再说什么,而是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说道:“下来走走吧。”
  彭长宜低头看了看手背,扯下胶布,看了一眼卫生间。
  老顾知道他要上厕所,说道:“老齐在里哪,怎么这么长时间?”
  正说着,齐祥举着电话,从里面出来了,说道:“彭书记,电话。”
  彭长宜不解地看着他。
  齐祥又说:“吴总。”
  彭长宜一听,没有接他的电话,而是径直朝卫生间走去。
  齐祥看着彭长宜的背影,对着电话说道:“得,吴总,彭书记不接你电话,这事我就管不了。”

  吴冠奇说:“他嫌我没给他打是不是,你问问他开机了没开,什么毛病啊现在,弄弄就关机,你告诉他,别以为投入蓝天就能变成白云,到了首都,就能进中央,他还差得远着呢!要真是有那么一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他进了中央,还不得把你我踩在脚底下,告诉他,骡子大马大值钱,这人要是大了不值钱……”
  彭长宜出来,从齐祥手里接过电话,静静地听着他在电话那头唠叨着,过了一会,吴冠奇感觉齐祥一直不吭声,就意识到了什么,嘻嘻地笑着说道:“彭长宜,我就知道你在听电话,所以说那些话故意让你听的。”
  由于心情关系,彭长宜懒得跟他逗闷子,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找我有事吗?”
  吴冠奇显然没料到彭长宜是这个态度,说道:“当然有事了,没事谁搭理你呀。”

  彭长宜说:“我在医院,你在哪儿?”
  “我知道你在医院,我刚打三源宾馆那边过来,听说你在输液,乖乖,至于这么激动吗?好不容易回来一回,还把自己喝医院去了,原来彭大书记就这点能耐啊!”
  彭长宜说道:“是你上来,还是我下去。”
  这时,就听到走廊里传来吴冠奇的声音:“我已经上来了。”
  说着话,他就出现在病房的门口,打量着彭长宜的气色,说道:“乖乖,真的假的,怎么脸都不是色儿了?我还以为装的呢,看来中午尽兴了。”
  齐祥说:“你中午干嘛去了?”
  吴冠奇说:“我上午就跟老婆回娘家了,我中午跟康书记请假了,我说你们中午该咋聚就咋聚,我不跟你们搀和。我晚上单独请。怎么,生我气了?”

  彭长宜坐在床上,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他,说道:“我晚上要赶回去。”
  吴冠奇说:“没那道理,你还没跟我喝呢,赶回去是不可能的。”
  彭长宜说:“我真的要赶回去,我跟我女儿定好一定要回去的。如果晚上不走,明天又得半天。”
  吴冠奇说:“把你女儿电话给我,我给她打电话,给你请假。”
  彭长宜说:“你不用打,我必须回去,快考试了,我平时没时间陪她,好不容易放假了,多陪陪她,我发现,我只要这段盯紧她,她的学习就好,我一放松,她也放松了,所以,在她头考试这段,我决定咬定青山不放松。”
  吴冠奇说:“你怎么没时间陪,每个周末不都是去你那儿吗?”

  彭长宜说:“陪得不够,另外我也想利用这几天帮她补补课。”
  吴冠奇不以为然地说道:“你补什么?你那**和现在老师讲得有区别,即便补,也要让老师补,你那一套不行了。我来,就是请你到我那里看看,园区又有了一些变化,我想请你去指导指导,如果你偏要走的话,到我那里喝碗粥再走,你这样空着肚子走肯定是不行的,再说老顾当天打来回也累呀。”
  彭长宜说:“我可以去,但是晚上不吃饭了,我现在饱着呢。”
  吴冠奇说:“都是喝酒的人,就谁也不骗谁了,你中午酒是喝了,饭肯定没吃。”
  彭长宜说:“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

  吴冠奇赶忙说道:“听你的,听你的,官大一级压死人。”
  齐祥问道:“吴总从宾馆那边过来?”
  “是的,据说老康还在睡,陈奎在洗澡,我就过来了。”
  彭长宜跟齐祥说道:“老齐,这样,我跟吴总去他那儿看看,然后我们就走了,我就不会去跟康书记、陈县长他们打招呼去了,你回去跟他们说下。”
  齐祥说:“老赵在隔壁睡觉呢,我把他叫过来。”

  彭长宜拦住了他,说道:“别叫了,今天你们两位秘书长最累,让他多睡会吧。”
  彭长宜说着,就往出走。
  齐祥说:“彭书记,您就这么走了?”
  彭长宜低声说道:“走了,你不用担心,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头有点晕。”
  齐祥说:“我同意吴总的意见,您明天早上回去,今晚上就住在吴总那里,真的别走了,你这样走我们心里不踏实。明天一早走,什么事都耽误不了。”
  彭长宜说:“我如果不走,你们就会更不踏实。再说我的确回去有事。”
  他们出了电梯,吴冠奇说:“上我车吧,老顾在后面跟着我们。”

  齐祥仍然有些不忍,再三跟吴冠奇说:“吴总,我把彭书记交给你,让他留一晚上,明天再走。”
  吴冠奇说:“放心吧,他上贼车容易,再想下贼车就难了,把他交给我,你们一百个放心吧,我只有一个条件,别打扰我们,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齐祥笑了,知道彭长宜跟吴冠奇的关系,就说道:“那好吧,彭书记胃不好,晚上别让他喝酒了,给他吃点软乎的东西。”
  吴冠奇说:“放心吧,我晚上给他吃莜面窝窝。”
  齐祥说:“那就要命了,上次吃了莜面窝窝,差点没胃穿孔。”
  吴冠奇冲着齐祥说:“放心吧老齐,我会善待他的。”说着,就开车驶出了医院。
  老顾就跟在他们的后面。
  彭长宜说:“老吴啊,我求求你,如果你舍不得我走,偏要留我吃饭的话,你就让羿楠给我熬点粥喝就行了,我的确什么都吃不下。”
  吴冠奇说:“羿楠不在,带着孩子回娘家玩了,我昨天就算计好,今天把他们送回娘家,然后咱哥俩好好喝喝,难得你我这么空闲,谁知,你中午就喝多了,没劲。”
  彭长宜说:“其实没喝多少。”
  “没喝多少?陈奎说你最起码喝了**两。”
  “**两算什么?以前,**两醉不倒我的。”
  “那么现在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