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的确,在三源,彭长宜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这也许是跟这里的风土人情有关,也许是跟康斌和陈奎是他选拔的人有关,反正,到了这里,他处处感觉就很舒服。过去,他们齐心合力,整顿矿山,修村村通公路、打黑除恶,发展旅游……可以说哪项工作都比较有成就感,尤其是邬有福倒台后,各项工作更是进行得顺利,三源,是彭长宜施行自己的执政理念最为淋漓尽致的时候,那个时候,整个班子是顺手的,是有执行力和战斗力的,如果说工作有阻力的话,这阻力不是来自人心,而是来自工作本身的难度,正是有了这样一支得心应手的干部队伍,多么难的工作都能开展下去。

  其实,康斌叫彭长宜来,也是有他的目的的,彭长宜早就听吴冠奇说过,康斌和陈奎在经历了最初的磨合之后,逐渐的有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陈奎比康斌年轻些,有想甩开膀子大干的思想,而康斌的指导思想就是在守住现有成绩的基础上,稳中求进,各项工作保持稳定。在一些具体工作中,他们有了一些摩擦,但目前还没有伤大雅。彭长宜感觉,康斌叫他来,也可能是以此借重温旧情来互相增进感情,珍惜在一起工作的缘分。

  中午,彭长宜必定喝多了,最后他真地连站都站不住了,脸色发白,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别人,老顾急忙搀住他,但是,老顾架不住他高大的身躯,只得把齐祥招呼过来。齐祥也多了,他脚下也不利落了。其余的领导也都到了“忘我”的境地,谁都顾不过来谁了。
  老顾没有办法,和齐祥一起驾着彭长宜坐上车,本来康斌早就给彭长宜安排好宾馆的房间了,即便彭长宜当天赶回去,也要让他休息一下再走,可是眼下老顾看着彭长宜越来越白的脸和直勾勾的眼睛,他担心了,二话没说,直接就将彭长宜拉到了县医院。
  齐祥卷这舌头说:“老……老顾,去宾馆,你这是去哪里?”
  老顾说:“我从来没看见他喝酒脸白眼直过,我胆小,给他输点液吧。”
  听老顾这么说,齐祥也醒了几分,他扭过身,看着仰靠在后背上的彭长宜说:“彭书记,彭书记,感觉怎么样?”

  彭长宜没有说话,头就歪到一边,嘴里有口水流出。
  齐祥吓醒了,说道:“老顾,快,快,开快点。”
  刚到医院,齐祥就接到了赵丰的电话,赵丰在电话里问他,彭书记去哪儿了,他和赵书记还有陈奎都到宾馆了,怎么没见彭书记的车?
  齐祥没办法,这才告诉赵丰说送彭书记来医院了,他醉了,齐祥嘱咐赵丰,不要将这个消息扩散。赵丰着急地说道:“他们到宾馆后,都倒在床上大睡了,我就是想跟他们说,他们也不清楚我说的是什么,好,我马上过去。”
  齐祥本是不喝酒的,他今天的确是因为见到了彭长宜才喝的酒,尽管喝得不多,但他早已经是头昏脑涨,舌头不利落了,这会听赵丰说过来,他就松了一口气,跟闻讯赶过来的医院院长说:“赶快给彭书记输液,快。”
  他们把彭长宜放在医院的病床上,大夫以最快的速度给彭长宜输上了液,齐祥这才放下心来,跟老顾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老顾看着,然后自己就重重地躺在另一张床上,打开了呼噜。
  赵丰赶到的时候,彭长宜仍然在昏睡,旁边的齐祥倒是鼾声如雷。赵丰也没少喝,但是今天这场合他是万万不能喝多的,所以,只有他和齐祥还算清醒。
  赵丰问了老顾的情况后,又找到医院院长,院长说没事,输两瓶液就过来了。
  输液的目的的是不让酒精伤害到肝脏和胃,也为了尽快解酒。
  赵丰跟老顾说:“老顾啊,你去旁边的房间休息休息去,开了那么远的车,我给你盯着。”
  老顾笑了,坐在彭长宜的床头,他摇着头说:“你们都喝了酒了,我不放心,还是你去歇着吧,我看着吧。”
  旁边的一个小护士说道:“你们都休息去吧,病人交给我们,你们就放心吧。”
  赵丰见劝不走老顾,就说道:“老顾啊,你不去休息,我得找个床去躺会了,受不了了。”
  老顾向他挥挥手,仍然坐在床头的凳子上不动。
  朦胧中,彭长宜觉得有人在轻轻走进来,走到他的身边。
  这是齐祥在问一个小护士。
  “我姓陈,叫陈静。”一个小护士戴着大大的口罩回答道,两只眼睛漆黑清澈,是那么地熟悉,那么地清纯,含着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一口清凉甘爽的芦根水浸润着他的口腔,被他咽下,紧接着,又是一口……他接连喝了好几口这样的水,没错,就是她,是她在喂她熬制的芦根水,他都能闻出她指尖那淡淡的野菊花的味道。
  山上,开放着大片的黄色的野菊花,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在采野菊花,和芦根一起,熬制成芦根菊花水,放在冰箱里,喝下去,是那么地凉爽,沁人肺腑,心灵如同沐浴了春风般的温馨和煦……

  眼下,嘴里分明在喝着这样的芦根水,他激动了,是陈静,陈静没走,她还在这个医院里,刚才就是她给自己扎的针,他能感觉出来是她,那样地轻,那样地准,而且一点都不疼,他要见她,要睁开眼睛见她,要告诉她,他一直都是很爱她的,尽管她跟别人有相似的地方,但他不会愚蠢到将自己的女人当作别的女人来爱的,这一点他还是能分清楚的。于是,他努力去睁眼,怎奈,眼皮沉沉的,就是睁不开,他的心,再次沉入了无底的茫然的空洞中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他睁开了眼睛,急忙抬起身,四处望了望,病房里,没有陈静的影子,只有旁边病床上传来的齐祥的鼾声。
  他闭上了眼睛,心里涌出一股酸楚,他知道刚才自己是在梦境中。很奇怪,自从陈静离开自己后,这是唯一的一次梦见她的时候,也许,重新回到第一次认识她的地方,他才有了刚才的梦境吧。
  自己这是怎么了?是想女人了吗?如果稍稍放纵一点,他是不缺女人的,但那些女人,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一个被自己推出了,一个跟着别人走了,那么,属于他的女人现在何方?
  他长长叹了口气。
  也许,是这叹气声惊动了齐祥,鼾声停止了,齐祥醒了,他一下子坐起来,睁着猩红的眼睛说道:“彭书记,感觉怎么样?”
  彭长宜看着他,说道:“我没事,是不是把你们吓坏了?”
  齐祥想了想说:“倒也不是,只是您喝了那么多酒,还是输输液的好,保护肝脏。”
  彭长宜注视着天花板,看了看快要输完的药液,没有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

  齐祥感觉他很疲惫,就没再跟他说话,而是悄悄站起身,左右看了看,想给他到水,但是彭长宜的杯子不见了。他正要出去找杯子,就见老顾端着彭长宜的水杯进来了。
  老顾见彭长宜醒了,就说道:“起来喝口水吧,听着您出气都是干的。”
  彭长宜看了看头上的药液瓶,说道:“等会,输完了再喝吧。”
  齐祥见老顾进来了,就去了卫生间。

  老顾说:“口那么干,还是先喝口吧。”
  老顾说着,就弯腰要去摇床。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用,我坐起来,又不是真的生病了。”
  他说着,就拄着胳膊肘坐了起来。接过老顾递过来的水杯,刚喝了一口,就怔住了。他低头看了看杯里的水,又低头喝了一口,没错,是芦根水。清凉、冰爽,直渗入肺腑。他抬头看着老顾,眼睛里充满了惊喜和疑问。
  老顾当然懂得他目光的含义,就说道:“这是芦根水,是医院根据从前一个护士的祖传偏方特地熬制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