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迟疑,就赶紧过来,他敲门后,沈芳就领着娜娜出来了,当时娜娜哭得两眼红肿,还不时地抽泣,沈芳脸色也非常难看。老顾借机往里探了探头,他就看见了老康的自行车在西房前面放着,心想,可能又是娜娜跟老康闹意见了,沈芳肯定是惹不起小的,又惹不起老的,才过来让老顾接走娜娜的。
  车上,老顾问娜娜为什么哭,娜娜说,吃完饭,有个女人给老康打电话,让老康出去跳舞,妈妈不让去,两人就吵了起来,老康跟妈妈吵架,娜娜就帮着妈妈骂了老康,老康就打了娜娜一巴掌,由此导致了沈芳和老康打了起来。娜娜说妈妈不跟他过了,让他滚蛋。老康不滚,说让妈妈给他一笔钱他就滚蛋,而且还会滚得远远的。
  老顾一听,感觉沈芳跟这个男人过不下了,就让娜娜给姥姥打电话,让姥姥过来帮助妈妈。
  老顾跟彭长宜说:“我听了娜娜的话后,想返回去,但又怕添乱,怕老康认为是您在掺和他们夫妻之间的事。要不是怕你给您找事,我当时就回去找姓康的了,再怎么着也不该打孩子,你可以让她妈妈去教育,但是你不能打,哪轮上你打了!”
  彭长宜也很生气,说道:“后来呐?”
  老顾说:“我们出来后,我没把娜娜带你那儿去,我当时就想,既然把娜娜接出来写作业,就不能让她回去了,回去也不得好,如果不让她回去,我陪她在你那儿,晚上毕竟有不方便的地方,这样,我就把她带到了舒晴那里,到了舒晴那里,舒晴帮助她洗了洗脸和手,又给她换上了舒晴的衣服,这才开始让她写作业。我就回家了。”
  彭长宜说:“这是哪天的事?”
  老顾说:“就是头放假一两天的事。”
  彭长宜说:“怎么你们谁都没跟我说?”
  老顾笑了,说道:“这是娜娜定的规矩,说不让我们告诉你她挨打的事,她说她都答应爸爸不掺和大人的事了,还说要专心学习,考个好成绩,已经跟爸爸保证过了,如果再让爸爸知道自己又在搀和大人的事,怕爸爸生气。所以,我们三人当场就定了攻守同盟,谁都不能跟你说,还都拉钩了。”
  说真的,女儿长这么大,他只动手打过一次,那还是娜娜在饭店骂丁一的时候。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动过女儿一根手指头,这个孩子客观地说,还是没有什么大毛病的,就是爱掺和大人的事,有点像沈芳。尽管他心疼女儿挨了一巴掌,但如果老康出于管教娜娜,而且是真心对娜娜好,那么打一巴掌就打一巴掌,许疼,还不许人家打嘛?但现在显然不是这样,而且他从女儿的嘴里,从来都没有感到老康对娜娜有什么特别的关爱,跟沈芳搞对象的时候,接娜娜放学,请娜娜吃饭,娜娜要吃帝王蟹他都舍不得给买,现在倒好,开始动手打人了!所以,彭长宜很生气,不由得说道:“他妈的,敢跟我女儿动手,回去找他算账!”

  老顾说:“您放心,小沈也不是省油的灯,肯定饶不了他,再说,事情都过去好几天了,您就别再去挑事了。”
  彭长宜想想也是,如果单纯为这事找老康倒也说得过去,关键就怕沈芳有异议,再给他下不来台,就不好收场了,要知道,沈芳可是什么都敢往出说的。
  老顾又告诉彭长宜,头放假那天的中午,孟客和姚斌来了,班子成员差不多都陪他们吃了饭,舒晴没有参加,她说牛关屯有事,中午要和建戏楼的建筑商一起吃饭,朱国庆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似乎还生气了。下午,孟客就找到了牛关屯,孟客和舒晴还有大队干部呆了一会后就走了。
  彭长宜点点头,他知道孟客找舒晴是什么意思,他甚至都能猜出孟客频繁地往亢州跑是什么意思。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舒晴对孟客并不感冒。
  让彭长宜没想到的是,他们刚驶出最后一个涵洞,就看见前面奔三源县城的路口处有三辆车打着双闪停在那里,再定睛一看,就看见陈奎、齐祥、赵丰还有小庞等在路边,无疑,他们是接他来了。

  彭长宜心头就是一热,感到是那么温暖和亲切。
  老顾却笑着说道:“今天这阵仗不小,估计您又得喝多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就往死了喝呗,高兴就行!”
  老顾一听,就暗自咧了一下嘴。
  彭长宜等老顾停稳后就下了车,陈奎抢先一步给彭长宜拉开车门,等彭长宜出来后跟他握手。
  彭长宜握住陈奎的手,一用力,就把陈奎拉近,跟他来了个拥抱。
  他依次类推,都是先跟他们握手,然后拥抱,最后到了小庞这里,彭长宜没有拥抱他,而是狠狠地捶了一拳。
  小庞说:“他们县领导不带我玩,我一听您回来,就说,我曾经在县政府给您当过秘书,就厚着脸皮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追来了。”
  众人大笑。
  陈奎说:“康书记在家等着您呢,我们几个着急,等不及,就来这里等了。”
  “哈哈。”彭长宜大笑,说:“看到你们好亲切啊。”
  赵丰说:“我们也是,都怪您平时回来的次数少。”
  彭长宜说:“是啊是啊,以后我就会有时间常回来了,只要你们不烦我就行。”
  陈奎说:“看您说的,您就是天天来我们都不烦。”

  简单寒暄了几句后,大家上车,齐祥坐上了彭长宜的车,说道:“我还坐前边,给您挡子丨弹丨。”
  赵丰说:“你怎么连我的生意都抢,不够意思。”
  彭长宜大笑着上了车。
  齐祥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上,他回过头说:“听说您去北京学习了?”
  “是啊。一年。”彭长宜答道。

  齐祥高兴地说道:“不错,等学习结束后就回不到亢州了,说不定被派到哪儿委以重任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可没那本事,学习这事说好听一点是让你充电,其实也是想让你靠边站站。”
  齐祥说:“怎么可能?”
  彭长宜说:“怎么没有可能?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在亢州的历史上就有过两次。”

  齐祥说:“性质不一样。”
  “呵呵。”彭长宜笑了笑,不知为什么,刚才看到陈奎的一刹那,他居然想到了陈静……
  康斌和全体班子成员,早已经等在市委下面的门口,当年彭长宜就是在这里被赶来的群众送行的。想到那天的一幕,他现在还有些激动,这种激动的心情,冲淡了一段时间以来自己的郁闷心情。
  彭长宜发现,只有来到群众中,他对自己还是充满自信的,三源是这样,牛关屯的百姓也是这样。除此之外,他还真找不到自信……

  三源,以他们特有的方式,迎接了彭长宜,这个开头,就为彭长宜的豪饮奠定了基础。
  彭长宜一一跟他们握手问好,然后扭头跟康斌说道:“老康,整这么隆重我都不好意思了!”
  康斌笑了,说道:“我还真没有特意通知,如果是特意通知,那些在家在外地的县领导也就回来了,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知道您要回来,跟您说实话,没敢扩散消息这小庞都找来了,如果要是扩散消息,估计我中午就得摆上几桌了。”
  彭长宜笑着,被众人簇拥着来到接待室,不停地询问着每个人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