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千万不能因为小事就放松要求。有句古话说: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如果说是小事的话,查实我的那些事,哪个是大事?还不都是若干个小事给你往一块凑就成大事了,或者说就凑成整倒你的大事了。我盼着你们都好好的,那样就是我将来混不上顿儿,还有你们接济我,可是如果你们不小心步我后尘了,我还找谁接济啊!”

  王家栋说得情真意切,江帆也很感动,说:“您的情况特殊,是有人想凑您的材料,另有其他目的。”
  王家栋说:“是,我承认你说的这些是客观事实,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我没有这些问题,别人再怎么故意整我,整得倒我吗?还是我有问题。所以,我经常拿我的例子跟长宜说,每当你抵不住诱惑的时候,也就是你主动把小辫子送到别人手里的时候。等当你失去自由的那一天,你才知道自由高于一切,你才知道你曾经拥有过的东西是多么的珍贵。尼克松说过:当身处最低谷的时候,或许才会明白置身最高的山峰会有多么壮丽。所以,脑袋里的这跟弦,必须时刻绷紧,不可掉以轻心。你们对我的心意我领了,但切记,以后这件事绝不许再提,谁提,我就跟谁急。”

  “嗯。”江帆点点头,不再说这个问题了,而是问道:“宾馆还再承包给别人干?”
  王家栋说:“是的,小圆回来后,又跟人家签订了一年的合同,他这点租金,刚够银行利息的,将来小圆还是打算自己干,但我不愿意他自己干,如果非要自己干,就把客房这块收回来,饭店还是承包出去好,这种情况,他也不适合开酒店了。”
  王家栋说的江帆理解,原来王家栋风光的时候,酒店生意好做,现在不行了,酒店的生意肯定不好做了。由于亢州有着众多中省直单位落户,经济活动比较繁荣,所以亢州的餐饮业很发达,尤其是最近几年,酒店饭店日渐多了起来,东西南北菜系都有,而且还都是豪华装修,这个时候王圆如果重返餐饮业,肯定生意难做。
  当江帆、丁一告别了王家栋一家人,从他家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四点了,行驶在熟悉的亢州大道,江帆问丁一:“还想见谁?”
  丁一想了想,说道:“科长不在,咱们就回去吧,其他的人不想见了。”
  是啊,亢州,在丁一的记忆里,江帆占据了主要位置,其次就是科长彭长宜。
  江帆嘴里应着,并没有驶向高速路的方向,而是往万马河的方向驶来,并且,已经驶出了城区,驶向了通往万马河的一条公路上。
  “你去哪?”丁一这才意识到。
  江帆说:“有个地方我一直想去看看。”

  “万马河吗?”
  丁一看着他,说:“现在我已经不伤心了,真的。”
  江帆说:“我想去看看你和雯雯被绑架的地方,后来彭长宜跟我说了后,我记得我曾经做过一个噩梦,时间好像就是你们被绑架的时候。”
  丁一心一动,说道:“你梦到了什么?”

  江帆说:“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两天夜里,我几乎没怎么合眼,刚一睡着,就被莫名其妙地噩梦惊醒,头一天夜里,梦见你在万马河里游泳,游累了,就仰泳,躺在水面上闭着眼休息,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游过来一条长长的水蛇,缠住了你的脖子,你拼命挣扎,被蛇咬住了颈部,鲜血喷涌出来,把河水都染红了……我就惊醒了。第二天夜里,仍然梦到了你,还是梦见你游泳,似乎仍是万马河,游着游着叫了我一声就不见了,我拼命潜入水底,去救你,但是,水太深了,水里漆黑一片,我憋气的时间太长了,最后生生憋醒,醒来后就又睡不着了。连着两天这样的梦,我就想,是不是你遇到了什么不测。后来,长宜告诉我你被绑架、命悬一线的时候,我回忆了一下,应该就是我连续做噩梦的那两个晚上……”

  泪水,又被江帆的话招惹出来,丁一握住了江帆的右手,说道:“你说,如果我们这辈子不再相遇,是不是我们的后半生都会在寻觅中度过?”
  江帆也有些动情,说道:“是啊,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找到对方的。”
  万马河,仍然在静静地流淌。河对岸,有一片的羊群,牧羊人躺在沙滩上在歇凉。
  江帆走下车,揽过她,说道:“还记得你们是在哪里遇到的贾东方吗?”

  丁一下意识地往他的怀里靠了靠,用手一指,说道:“那里。”
  江帆来到了这片沙滩上,望了一眼万马河,这里,几乎快到了河的边沿,他说:“离河这么近,如果他丧心病狂,为了报复王圆,把你们扔河里的可能都有,难怪我会连续做了那样的梦……”
  丁一说:“我当时还是不害怕的,心里只想着不能让贾东方知道雯雯的身份,因为那个时候她怀着孩子,呵呵,为了不让贾东方伤害到孩子,我就冒充了王圆的媳妇,当时没少挨他们的打。”
  江帆心疼地拥住了她,说道:“你很勇敢。我听长宜说,后来在击毙贾东方的时候,你昏过去了……”
  丁一的身体抖动了一下,说道:“别说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说着,他低下头,吻住了她。
  在绿色包围的沙滩上,两个身影,再次紧紧地拥在了一起……
  彭长宜从泰山回来后,就听王家栋说了江帆他们来的情况,王家栋也跟他说了江帆想给他恢复关系的事。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家栋再次叮嘱彭长宜,说:“永远都不要打这个算盘,不给别人创造任何哪怕是一丝一毫攻击你的口实。”
  彭长宜点头答应,并表示以后不再考虑这个事。
  在家的几天里,彭长宜真真正正地做起了学生家长,每天按时送娜娜上学,按时接娜娜放学。回来的几天时间里,只有那次从泰山回来的当天晚上,跟寇京海、刘忠等人聚了一次,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孩子身上。
  康斌再三邀请他去三源,说大家都想他了,怎么也得在放假这几天来一趟。
  说起三源,那是彭长宜起飞的地方,他的心里还是很想去的,可他又想尽量多陪孩子,毕竟,孩子在考试的这段时间还是很关键的。没办法,耐不住康斌的邀请,他跟娜娜请了一天假,又跟沈芳说好,让她去接娜娜,这才跟老顾一起,踏上了回三源的路。

  也可能好长时间不来三源了,也可能现在的彭长宜比较轻松,刚一进入三源境内,他就禁不住伸着脖子东张西望,感觉这块土地带给他的是一种很深厚、很热血、很亲切的感受。
  他曾经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个矿,每一条路。他可能走不遍这里的山山水水,但却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曾经在他的思忖之中。
  半路上,老顾跟他说了这样一个情况,让彭长宜不得不对沈芳担心起来。
  老顾说:有一天晚上,他都在家吃完晚饭了,忽然接到了沈芳的电话,沈芳让老顾来把娜娜接走,接到彭长宜的住处去写作业,如果晚了就让娜娜在那儿过夜。老顾不明就里,就多问了两句,沈芳当时也没多说,只是说家里有点事,让他把娜娜接走写作业,如果晚了就不让娜娜回来了。明天她再来接娜娜上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