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回美国?”
  “回国工作了。但是他明天回美国是因为学校有个活动。”
  江帆知道樊文良的儿子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至于去留问题,他从来都没问过。樊文良也很少向外界透漏孩子的信息,他们只知道他的儿子很优秀,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王家栋说:“为什么不留在美国?”
  樊文良笑了,说道:“中国也不错啊,再有,家里还那么多弟弟、妹妹要他照顾,我一天比一天老,他不回来怎么成?”
  王家栋和江帆都知道他和老胡养着几个老战友的孩子,江帆点点头,不好再说什么。
  王家栋看着樊文良,失望地说:“那您还真走啊——”
  樊文良笑了,说道:“干嘛装得那么可怜兮兮的样子,要不,我往回打个电话?”
  王家栋一拍巴掌,说道:“这就对了。”

  樊文良掏出电话,按了号码后,说道:“我在家栋这里,可能赶不回去了,小江两口子也来了,你跟胡嫂和孩子们进行吧,我晚上回去再聚。好的,一定。”
  樊文良合上电话,不紧不慢地说:“梅大夫向你们表示祝贺。”
  江帆往前倾了一下身体,说道:“谢谢啦!”
  王圆一听樊文良不走了,马上就说:“我去安排饭店。”
  王家栋想了想,看着樊文良跟江帆,说:“去饭店还是在家里?”
  樊文良说:“不去饭店,就在家里,有什么吃什么?”
  王家栋一听樊文良要在家里吃,就看着儿子说:“那你和雯雯去安排吧,冰箱里不是还有我做的狮子头吗?拿出来,一会蒸上。”
  樊文良看着江帆说:“有的同志,早就跟我吹嘘他做的清蒸狮子头好吃,却还要往饭店让我们?”
  江帆一听“哈哈”大笑。
  这时,雯雯和王圆一起,将部长夫人搀进了屋里,樊文良说:“让你妈坐在沙发上,听我们侃会儿。”
  王圆看着妈妈。
  妈妈勉强地笑了一下,冲着江帆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累了,去床上歇会。”
  丁一起身,赶紧给他们推开了门。王圆和雯雯将母亲扶上床,给她开好了电视,调到合适的音量后,将门留了一条缝后就出来了。
  丁一看着他们,跟江帆说:“我也想跟他们去买菜。”

  没容江帆说话,樊文良就说:“小丁啊,让他们去吧,你坐下,咱们探讨一下书法艺术,你们部长现在的字也不得了。”
  王家栋和江帆都笑了,江帆说:“那就别去了,跟两位老领导聊聊你们书法那点事吧。”
  丁一便坐下了。
  王圆给他们倒上水后就和雯雯带着孩子出去买菜去了。

  樊文良说:“小丁,最近是不是不再写字了?”
  江帆说:“您怎么知道?”
  樊文良说:“我猜测的呀,肯定有些同志把小丁的时间占用了。”
  “哈哈。”江帆和王家栋都笑了,丁一也掩着嘴笑了。
  江帆说:“冤枉我吧,就冲您这句话,我也得去给您拿件东西去,我们本来打算明天回北京老人哪儿,然后到您家去拜访拜访,丁一同志顺便有件作品想让您指点一下。既然说到这儿了,不管明天我们去不去,这个东西现在都有必要让您看看,省得说我耽误了她。”
  江帆说着,就起身出去了,不一会,就搬进来一个硬纸盒箱子,放在茶几上,打开,说道:“您看看,我耽误她了吗?”
  就见这个盒子里,整齐地码放着两摞全套的手抄本,清一色的蝇头小楷,一看就是经过装订过的,还有裁纸刀的痕迹。
  樊文良一看,说到:“好功夫啊,好功夫!叹为观止!”
  王家栋说:“樊部长可不是轻易激动的人,更不是轻易表扬人的人,小丁啊,得到樊部长表扬不简单啊。”

  樊文良张着手,想动又不好动。
  江帆说:“你就用手拿吧。”
  樊文良说:“那不行,我得去洗洗手。”
  王家栋说:“我去给您拿毛巾,顺便我也洗洗手。”
  江帆说:“我好胳膊好腿的,我去给你们拿湿毛巾。”
  江帆说着,迈开大步走了出去,不大一会,就从东房拿过一块湿毛巾,递给樊文良,樊文良擦完手后,又递给了王家栋。
  他这才拿起一本,认真地观看着。
  王家栋戴上老花镜,说道:“功夫,这才是功夫啊!”
  丁一谦虚地说:“本来想送给樊部长,请书法大家看看,没想到在这儿碰上您了。”
  樊文良说:“小丁啊,这话是谁教你的?明明你的父亲就是书法大家,你还找谁?”

  江帆说:“她不好意思说,我替她说行吗?”
  “可以。”樊文良说。
  江帆说:“其实,她的本意是想让您替他保管。她说您不是有个蝇头小楷的圈子吗?刚才说请大家指点,也是这个意思。”
  “小丁自己说。”樊文良看着丁一说。
  丁一笑了,说道:“他说的基本正确。我上次抄的三国演义,还不是太成熟,给您您不要,我知道差在哪儿,这次这个总体上说比那个要好,所以,我就想把这个送给您,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樊文良说:“小丁谦虚了,我确实是喜欢你这小字,但是无功不受禄啊,我哪忍心要啊,这要多大的功夫才能完成这部鸿篇巨著啊!”
  旁边的王家栋摘下眼镜说道:“我看小丁这孩子说得诚恳,而且不是虚情假意,您也就别拿捏着了,喜欢就收起来,既然上次那本您看不到眼里,人家小丁这次又给你写了更好的,再不要可就说不过去了。”
  樊文良说:“小丁啊,我不是嫌弃你上次那个不好,你写的字字都好,只是我不忍心。要不这样,你开个价。”
  “俗,太俗了。”王家栋撇着嘴说道:“如果人家小丁要是想卖钱的话,我感觉未必轮得上您。”
  丁一说:“樊部长,我是真的想送给您,早就有这个意思,他提前都不知道。”
  江帆说:“这个是事实,不瞒您说,她写好后,我让人找到装订厂,找那里最好的师傅包装裁剪的,整个流程都是戴着手套完成的。弄好后,她就收起来了,我昨天晚上说准备假期回北京,先看父母,后看您,她听了后,就将这个东西抱了出来,说要送给您,我一看,这心疼得呀!可是没办法,我做不了她的主。就这样,今天早上就提前放在车里了,刚才在门口看到您的车,我就跟她说,不会这么巧吧?所以啊,您和小丁、和这书有缘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您啊,快收下吧。”

  王家栋盖上盖子,说道:“行了,我看人家小丁对老领导是真心的,也是有感情的,比有的同志强,本来不是他的东西,他的心倒疼了。”
  “哈哈。”江帆哈哈大笑。
  丁一说:“这的确是事实,他一点都不知道我的打算。”
  樊文良看了看那个盒子,说道:“好,小丁啊,难得你想着樊书记,这样,我收下,但是我也有样东西要送给你。是我这次出差买回来的苏绣。我让司机拿过来。”
  江帆站了起来,说:“不用麻烦您,我代劳,给我们家东西,我得积极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