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7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在那里,李牧久久的没说话。刘晓光和王国庆都知道李牧心里难受,没有打扰他。忙碌的干警们来来往往。李泽和肖华站在一边,安静地等待着。
  警员初步的询问完毕,对阿布迪说,“还要麻烦你跟我们到局里一趟,做一个详细的笔录。”
  “好的,没问题。”
  李泽其实一直在观察阿布迪,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经理不太对劲。普通人经历这种场面,不吓个半死也没什么可能这么快恢复过来,要知道最惨烈的现场在他身边,而且他还能淡定的指着地的尸体清晰地讲述当时的情况。
  淡定过头了。
  但仅仅是直觉,李泽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狙击手的直觉总是最敏感的,哪怕一个小小的异动,都能够引起狙击手的警觉。别看李泽仅有三年的兵龄,他是参加过武警部队狙击手集训勇夺“金牌”的狙击手。魔鬼般的实战化训练,锻造出的是他异常敏感的嗅觉。

  因此,他感觉到阿布迪的一些不对劲,也正常。
  阿布迪跟着两名干警朝警车那边走去,经过李牧身边的时候,突然的,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阿布迪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手雷,扔到了李牧脚下身后的位置!
  现场只有李泽一个人对阿布迪施加关注,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突发危险!
  压根没有多想,只有他看到滚到李牧脚下后方的手雷,李泽猛然扑过去,双掌用力地推在李牧的后背,李牧被他推得向前栽倒,而李泽的身扑在了手雷,用身体压住了手雷。

  “轰!”
  手雷爆炸。
  李泽的身躯被炸得猛然往抬了抬,随即重重地摔下去。爆炸的冲击波震得周围的人跌倒在地。
  李牧翻身过来看到的是,趴在地的李泽。
  “哒哒哒哒……”
  反应过来的武警官兵和公干干警们,向阿布迪进行射击,数十枚子丨弹丨把阿布迪打成了筛子。
  李牧怔怔地看着趴着的李泽,鲜血慢慢的从他头部的位置向地板低处慢慢的蔓延开去,他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
  李牧红了眼睛。
  呆若木鸡的肖华看着李泽,喃喃的喊,“老李,老李,老李你咋了。”
  慢慢走过去,肖华把李泽抱起来,冲李泽笑着,说道,“你干啥捏,醒醒啊,老李,醒醒,干啥捏你,你奶奶个腿的,快醒醒,回营区去瞧女兵去了,老李,你******醒醒啊!老李,老李……!!!”

  最后一声喊,刺破晨空。
  慢镜头,垂直俯视现场,广角,慢慢拉高,医护人员抬着担架疯狂地冲过去,慢动作,现场一片死的安静,爆炸扬起的灰尘慢慢散去……
  三天后,武警第三师来了很多警卫人员。
  一架专机以及好几个从帝都飞往这里的航班,带来了十几名军警系统的高级领导。
  解放军总部,武警总部,公丨安丨部。
  又有好几架商务专机降落在这里的机场,二十多名商界精英身着沉重的黑色服装,在三十多台豪车的接送下,进入了武警第三师师部营区。
  这一天,从天亮开始,一直下着雨。
  “老李说,如果可以选择,他梦想的离开方式是,在战场被一颗子丨弹丨打死,干脆利落的。我想,他唯一的遗憾是,这辈子,没能操-过女人。”肖华对石磊说。
  石磊用力拍着肖华的后背,把他的脑袋揽过来,抱在怀里,使劲让哭腔不那么的明显,“是,是的,是的。我们不难受,我们应该为他感到开心,感到骄傲。”
  “老李说孙连长的身材最霸道,可能他晚做梦跑马的对象,是孙连长。”肖华说。
  孙连长,指的是孙璐璐。
  “是的,是的,我也这么认为!”石磊用力地吸了一下鼻子。
  肖华说,“应该是我扑去的,我没什么遗憾,我是老司机了。连长,你说我当时怎么一点没有发现异常呢。”
  追悼会在大礼堂举行。
  大理石的台阶,石磊贴身看着肖华。李泽的牺牲,对肖华的打击非常大,连续三天,他都在神经质的自言自语。
  浩浩荡荡的车队开过来,在大礼堂前面的大空地依次停下。军牌和地方牌的两个车队泾渭分明。
  温朝阳率领武警第三师所有领导站在大礼堂门口一侧迎接,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从空地拾阶而,三组共计三十三级台阶,然后到大礼堂入口。

  飘荡着细雨之,级别最高的张宁将军脸色沉重大步走在前面,他身后两侧,分别是解放军总部领导、武警总部领导和公丨安丨部领导。方阵一般拾阶而,在温朝阳等人面前站定。
  温朝阳等人敬礼,张宁等领导还礼。其过程没有任何言语。
  另一方着便装的队伍在下面站定,等待着来。这些人全部都是李泽的大院生活时,后来全部进入政界和商界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黑色的方阵在淅淅沥沥的细雨矗立着,没有打伞。
  张宁扫视了武警第三师的领导一圈,问道,“李牧呢?”
  温朝阳深深呼吸了一口,只是摇头。

  不再多言,张宁举步走进大礼堂,其余领导次等跟着步入。
  黑色便装方阵拾阶而,在礼堂门口站定,向温朝阳等人鞠躬,温朝阳等人还礼,随即,黑色便装方阵次等进入大礼堂。
  营区后山,赵一云、林雨、王国庆、刘晓光、孙璐璐等人站成一排,雨水打在他们身,早早的湿透,他们却依然如雕塑一般站在那里。
  远远的山头,背对着他们的李牧矗立在最高处,任由风吹雨打,眺望着一望无际的荒凉。
  脸早已经湿漉漉,分不清楚是雨水还是泪水。
  赵一云走去,站在李牧身边,沉声说,“老李,自责已无意义。你不是神,明白吗?当时你是什么状态,你自己清楚。所以,不要倒下去。”
  李牧久久无言。

  赵一云退下来。
  是啊,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一死两伤,当时内心正承受着这种愧疚折磨的李牧,还有平时的状态吗?
  他不应该自责。
  林雨登山头,站在李牧身边,“班长,他是好样的,他不但救了你,还救了现场很多人。其实你知道,你自己也说过,选择这条路,不是我死是你死,活着的人带着痛苦活着,更加的不能倒下了。”
  久久的,李牧没有丝毫的反应。
  雨点更密集了一些,风更大了一些。
  林雨退下去回到原来的位置站好。
  泪流满面浑身都在颤抖的王国庆和刘晓光艰难地爬去,在李牧身后两侧站定,他们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泪水如同缺了堤的洪水,从眼眶里涌出来,再没有办法止住。
  日期:2017-06-30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