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7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骤然响起的激烈的枪声成为了这个早晨的班得瑞钢琴曲,曳光弹划出的弹道,从四面八方向运钞车后面的陈宁华、黄伟、混混三名歹徒身汇集,精准无。
  然而,陈宁华的反应非常快。
  察觉到不对的时候,他猛然的把身边的混混拽过来挡在了前面,挡住了十几发射向他的子丨弹丨!
  内应混混死了个不明不白!
  那一边,几乎同时,黄伟被另一侧的武警官兵打倒。

  不到三秒钟,陈宁华看到了身边的同伙全数被打倒。他心骇然之余,猛然的把蹲在地的一名女性银行工作人员拽起来,挡在了自己身前,身后靠着运钞车。
  李泽无法进行射击,运钞车是车头对向他这个方向,整台车挡住了车后的任何人。
  僵局似乎不可避免要形成。
  众人在等待李牧新命令的时候,刚刚停下来没几秒钟的枪声,又再次响起来。此次响起来的,是狙击步枪独有的悠长的声音。
  显示屏,肖华视角,大家能够看到李泽在一枪一枪地朝运钞车进行射击。很快,他打光了弹夹里的五发子丨弹丨,换新的弹夹,再一次进行射击。
  大家不知道李泽在干什么!
  但是,李牧很快看出了端倪——李泽试图射穿车顶,然后击陈宁华。
  运钞车的尾门是打开状态,陈宁华背靠尾门内侧,侧身对车厢内部。身后有尾门作为掩护,这一侧的武警官兵不敢对他暴露出来的腿部进行射击,因为那样无法一枪毙命,陈宁华依然有能力伤害人质。而人质挡在陈宁华前面,让从另一侧突击的武警官兵投鼠忌器。

  从制高点看下去,是一个向下的斜角,以直线来把李泽的射击位置和陈宁华相连,唯一的阻碍是车顶。
  运钞车的车顶相对薄弱。
  第二个弹夹的第四发子丨弹丨打出去之后,李泽再一次手动弹,没有丝毫的犹豫,稳稳地扣动了扳机。
  弹头再一次沿着和前几次完全一致的弹道飞射出去,精准地穿过了被射出一个小孔的车顶,精准地从陈宁华的左边太阳穴射入,然后搅烂了他的脑部,从他的右下颚穿出来,往前飞了两米左右,撞击在地面,随即弹起之后不知所踪。
  陈宁华瞪大了眼睛软绵绵的倒下,被劫持的女人质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眼里满满的是惊恐。
  从李泽开始射击,到最后一发子丨弹丨击毙陈宁华,整个过程仅仅十二秒钟。他用狙击步枪打出了一个令人咋舌的射击速度,并且每一枪都打在了同一个点!
  武警官兵们飞快冲去控制现场,把人质带到安全地带……
  李牧的目光落在了李泽身,肖华视角的镜头是李泽的侧脸,忽然的,李牧觉得,这个十九岁的兵,侧面看去,非常的帅气。

  大批的警员蜂拥出来,大量的警车从不远处冲过来,警灯闪烁着,还有早已经到位准备的救护车,现场顿时被百丨警丨察控制起来。武警第三师特别勤务连二排的官兵们确保了现场安全之后,快速撤离,后续的工作交给了公丨安丨干警们。
  李牧慢慢坐下来,浑身依然在微微的颤抖。指挥部里安静得很,大家都在看他。好一阵子,李牧缓缓站起来,对薛向阳说,“薛厅,我去现场。”
  “我和你去!”薛向阳陪着李牧大步往外走。
  所有人都知道,对李牧来说,这次行动,从他做出决定的那一刻起,无论成功与否,李牧都失败了,或者说,他都成功了……
  天色逐渐的亮起来,往来的车辆行人增多,现场被封锁起来,交警疏导交通,整个T型路口至保留了国道的通行,南方路这一段被前后封锁起来,闲杂人等不允许靠近。

  李牧站在警戒线之内,望着救护车鸣叫着疯狂地驶离,面载着的是为了保护孩子身数弹的战士。另一边,医护人员对所有的伤亡人员进行了现场急救。两名押运人员一死一伤,驾驶员重伤已经送走抢救,四名劫匪全部被当场被击毙。
  公丨安丨部门的刑事勘察人员在进行勘察,现场依然的一片忙碌。放亮的天,有武装直升机在盘旋,继续提供着空警戒,同时也是对潜在犯罪分子的一种强有力的威慑。
  五名甚至连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孩子,在安全地带瞪着清澈的眼睛望着保护着他们的武警官兵们。面对孩子们,武警官兵们忽然的强烈地认为,自己这些人所付出的一切牺牲,什么都不算了。
  李牧举步走到运钞车和银行点门口之间的那里,那里是心现场,死伤的押运人员、劫匪,全部集在那里。没有损伤的一名男性银行工作人员站在那里,接受干警们的现场询问,随即,男性银行工作人员还要作为最靠近现场的目击者配合警方的调查。
  刘晓光和王国庆紧紧跟着李牧,李泽和肖华也在另一侧紧紧跟着李牧。他们没来得及撤走,被李牧喊到跟前询问了一些细节,之后跟着李牧等候着一同乘车返回营区。

  指了指隔着几具尸体的那边,刘晓光低声介绍道,“这个点的经理,负责监督和清点现钞,他没受伤,警方正在询问当时的一些细节。”
  李牧微微点头,什么也没说,举步走去。
  因为有运钞车的阻隔,当时运钞车后面具体发生了什么,李牧这边是没有完全掌握的。李牧有几个细节问题需要询问目击者。
  看见李牧走过来,正在询问的干警连忙敬礼。
  李牧点点头,看着银行点经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布迪,长官。”阿布迪回答,擦了把汗水,依然处于紧张的状态,但看得出,他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
  “从头到尾说一说当时的情况。”李牧问。
  “是,长官。”阿布迪,娓娓道来,“当时,坤突然拿枪指着我的脑袋叫我把钱放下,是他。”
  他说着,指了指混混的尸体,收敛人员要等待现场勘查完毕之后,才能把尸体收敛走。
  “我根本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放下箱子抱住了脑袋。然后,另外一名押运人员拿枪指着坤问他干什么。这个时候,从这边冲过来两个人,抬枪打,把那个押运人员连同另外一个带车的打倒……”
  随着他的讲述,李牧脑子里的画面越发的清晰起来,他打量着运钞车里的箱子。那种标准的装现钞的箱子有十几个。

  皱了皱眉头,李牧问道,“平时也是这么多钱吗?”
  “没有,平时押解的钱还没今天的三分之一。今天是很多企业发薪的日子,他们都习惯用现金,所以一般今天的钱会多很多。”阿布迪说。
  李牧微微点头,对两名警员说,“你们继续。”
  他询问,是为了对当时所有的情况都有一个清晰的了解。薛向阳在这边,这个案子的后续侦办,自然交给了地方公丨安丨部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