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7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办完了事儿,再次把两人弄昏,他去院子里用凉水冲了把身子,然后将那间屋子的门给锁上,就出了院门回家。
  反正院子的房子差不多已经快要修整完了,来帮忙干活的又都是憨厚老实的汉子,锁了门的房间没人会进,不用担心梁喜春两口子被人发现。
  周沛芹还没有睡,听到院门响,就起身迎了出来。
  “怎么还没睡?”萧晋拥住她,问。
  “也不知道玉香是怎么回事,走也不说一声,东西不拿,门也不关。”周沛芹道,“我看时间还早,索性就帮她干点活。”
  你帮她干活,她帮你干男人,简直就是姐妹情深的典范啊!
  心里这样不要脸的想着,萧晋干笑一声,说:“我就在村子里,又不是找不到家,以后到点就休息,不用熬夜等我的。”
  周沛芹不置可否的摇摇头,然后柔声问:“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宵夜?”
  没问你去了哪儿,也没问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如此柔情,对于刚刚干了亏心事的男人来说,绝对杀伤力巨大。
  即便萧晋是个无耻到极点的人渣,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也没办法再像刚刚那样用狼心狗肺的吐糟来缓解内心真实的愧疚了。
  心中叹息一声,低头亲亲小寡妇的脸蛋,他嬉笑着说:“肚子不饿,肚子下面饿了,想吃你。”
  “你就没别的事儿!”轻啐一口,周沛芹推开他,转身走向厨房,又道:“之前云苓来过,她跟我说了你中午险些晕倒的事情,所以,今天晚上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睡觉,否则,我可就真去里屋跟小月睡了。”
  可怜的女人,她在这儿宁愿自己忍着也要心疼男人的身体,却不知她的男人在不到一个小时前才在别的女人身上狠狠的消耗了好几次
  萧晋嘴角抽搐了一下,忽然就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地自容。
  “来,把这碗药喝了,”说话间,周沛芹就从厨房端出一个冒着热气的碗来,说,“这是云苓送来的补气汤药,我一直都热着,现在温度刚刚好。”
  萧晋接过碗,“咣当”一下就倒进嘴里,然后将碗随手往厨房里一丢,就拦腰抱起周沛芹,大踏步的向屋里走去。
  “云苓那是大惊小怪了,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要晕倒了么?不信,咱们就大战三百回合,看看最后谁赢谁输。”
  男人弥补愧疚的方式通常就只有两种,要么就拼命的买,要么就拼命的干。前者证明我只爱你,后者证明我只爱上你。

  穷山沟里没有能让萧晋花钱的地方,所以他只能咬着牙委屈自己兄弟继续加班了。
  当然,他也不是铁打的,今天这样的消耗量,已经不是两碗汤药再睡一觉就可以解决得了的,而且,后两天除了要为贺兰艳敏和陆熙柔治疗,还要去见那个张德本,为了以防万一,他必须有一个各方面都处于最佳状态的精神和身体。
  于是,在小寡妇疲惫的睡熟之后,他又悄悄的爬了起来,跳到院子里的小磨盘上盘膝坐下,五心朝天,闭眼进入內视状态,将体内剩余不多的内息全都分散到身体的几处大穴,开始了已经停滞许久的修炼。
  第二天吃过早饭,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萧晋在厨房跟小寡妇例行的调笑之后,就精神饱满的出门去给孩子们上课。

  第二节课课间,他去了趟梁庆有家,进门的时候,毫无意外的又看见了老头在喝酒。
  “老族长,这还不到中午呢,怎么就喝上啦?”
  梁庆有伸手示意他坐下,然后滋溜一口小酒,舒坦的长出口气,这才笑呵呵的说:“憋了三四天了,好不容易今天能喝一点,我可等不及中午。”
  “不对啊!”萧晋意外道,“我记得回来的那天晚上就跟您说了,您的身子没什么大碍,每天只要不超过二两,喝一点还是没关系的呀!”
  梁庆有撇撇嘴,说:“不超过二两,那也算喝酒吗?但是你是大夫,老头子不能不听你的,所以啊!我就先憋着,把每天的二两酒都攒上,今天是第三天,就能喝六两啦!哈哈!要不是实在忍不住了,我还打算着憋五天,直接喝一斤呢!”

  对于老族长这种超凡脱俗的思维方式,萧晋彻底甘拜下风,直接把老头儿的儿媳妇喊出来,吩咐道:“秀兰嫂子,你把家里的酒都藏起来,每次老族长想喝了,你就给他倒二两,可以少,但决不能多,哪怕他憋了一个月不喝,也是二两,多一钱都不行,记住了吗?”
  梁秀兰就是个没主见的妇人,一听公公天天挂在嘴边夸的秀才发话了,当即就点头如鸡吃米,估计这会儿已经想要去找杆秤来称酒了。
  “哎哎,萧老师,通融、通融一下好不好?”老族长抓着萧晋的胳膊恳求道,“老头子活了快一辈子了,生平就好这一口,要是连酒都没得喝了,那活着还有什么劲儿啊!”
  萧晋沉默片刻,就点了点头,可还没等梁庆有高兴起来,就听他开口道:“二两可能有点多,秀兰嫂子,你……”
  “好吧好吧!二两就二两,”老头儿赶紧拦住,一脸郁闷道,“要是再减成一两,老头子就真没法活了。”
  萧晋笑笑,说:“知足吧!也就是因为你喝的都是咱们村自己酿的纯粮食酒,我才准许你每天整二两的,要是城里的那种勾兑酒,你想闻一下都不行。”
  梁庆有又滋溜了半杯酒,点头道:“你这话在理,也不知道城里人是怎么想的,明明比我们有钱,吃的喝的反倒不如我们了,我听收音机里说,还有饭店用猪都不吃的脏东西来熬油给人吃,啧啧啧!缺德啊!他们都不怕生孩子没屁眼么?”
  “我听过一句话,叫‘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萧晋道,“外面的世界太大太繁华了,人的心眼都被迷住了,只想着这辈子灯红酒绿,哪会管下一生是否为猪为狗?没了信仰,也就没了敬畏。
  而囚龙村囚住了咱们村的贫穷,也保住了村民们的纯洁和善良;周围这些大山隔绝了外面的财富,也隔绝了外面的污染;老族长,你可知道,城里的晚上已经小二十年都看不到星星了。”
  梁庆有捏起一粒花生米丢进嘴里,咀嚼了两下,道:“你是说,我千方百计的给孩子们找老师,以及你帮助我们致富,都是错的了?”
  萧晋摇摇头,说:“一失一得,一得一失,谁也说不上是对是错,但有一点我能确定,这世界上任何好人的贫穷,都是不对的。”
  梁庆有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冷哼了一声,说:“可惜啊!囚龙村也不全都是好人。”
  萧晋一愣,问:“您都知道了?”
  “志宏和喜春两口子回来才两天就说动了五个绣活劳力跟他们走,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知道?”
  “那……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老头子不懂什么大道理,”梁庆有又灌了口酒,恨声道,“但是,老头子知道什么叫‘忘恩负义’!”
  日期:2017-06-2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