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7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闻言高高的挑起眉,听着听筒里传出的电话中断忙音,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今天消耗太多,以至于肾虚到出现了幻听的地步。
  摇头自嘲一笑,他收起手机,走出房门,来到院子外面,从院门左边门框的底部位置开始数,一直数到左边院墙第二十三块砖,才微微运气到手指尖,轻轻一抠,那块砖就被抠了出来。
  接着,他伸手进去摸出一个布包,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把乌黑锃亮的手枪。
  这把枪还是他在獒场从光头手里夺过的那一把,没人知道,他其实一直都随身带着。
  重新回到屋里,他用银针分别在梁喜春和梁志宏的人中各刺了一下,两人都轻哼一声,依次醒来。
  梁喜春睁开眼看到萧晋手里的枪,顿时就骇得魂飞天外,根本就没工夫去想他是怎么解毒的,爬起身就跪在那儿开始“咣咣”磕头。
  “萧老师,我们错了,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猪油蒙了心才想要害您,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们吧……”
  梁志宏的反应速度就比他媳妇儿迟钝多了,见到梁喜春的样子还一脸茫然的问:“老婆,你咋了?为啥要给他磕头啊?”
  “你个蠢货还问为什么?咱们死到临头了知不知道!”梁喜春气的恨不得抢过枪来先对着丈夫抠一下扳机。
  梁志宏又癔症似的眨眨眼,这才看清了那把枪,大脑瞬间清醒,腿也跟着吓软了,想爬都爬不起来。
  华夏的枪支管理虽然非常严格,但有句古话叫“山高皇帝远”,岭南地处华夏大陆的最南边,在枪支这种东西的泛滥程度上,向来都比北方要更加的严重一些。
  打个比方说,像龙朔这样已经算相对靠南的地方,薛良骥那样的大佬,也只是重要的几个手下身上才会有枪,而在岭南,说不定占了两条街收保护费的混混头子手里都不止一把。
  所以,梁志宏和梁喜春是见过、且不止一次见过手枪的,也因此,他们压根儿就不会怀疑真假,更不会怀疑萧晋不敢打死他们。
  要知道,这里可是深山老林,弄死个把人,随便找块地挖坑一埋,骨头成化石了都不一定会被人发现。
  “看你们现在的样子,我就不用再问是想死还是想活了吧?!”见吓唬的差不多了,萧晋终于开口道。
  梁喜春慌忙摆手:“不用不用,我们想活,想活!”
  “那就跟我说说,你们幕后的老板是干嘛的?”
  “他姓张,叫张德本,是个黑社会老大,手底下有十几家夜总会和酒吧。”
  这次回答的是梁志宏,而梁喜春却低着头,目光闪烁不定,抿唇不语。
  萧晋眯了眯眼,用枪口挑起梁喜春的下巴,问:“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梁喜春刚想否认,忽然看见萧晋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心头顿时一颤,就哆嗦着老实道:“他……他是个人贩子,有一次他喝多了,在床上跟我说,他每年都要运几百个年轻姑娘到岛国和欧洲去。”
  “什么?”梁志宏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问,“媳妇儿,这是真的?为什么你从来都没跟我说过?”

  梁喜春鄙夷的瞥他一眼,没吭声,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算老几,老娘为什么要跟你说?
  梁志宏脸色黑了一下,却没有什么表示。
  “既然他连这种秘密都会跟你说,”萧晋又对梁喜春开口道,“想来应该是非常信任你了。”
  梁喜春点点头,“张德本有个姐姐,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害病死了,而我,长得跟他姐姐有几分相像。”
  能干出每年贩卖几百名同胞到国外给外国人干的家伙,果然心理变态的厉害,死有余辜。

  萧晋脸上闪过一抹阴鸷,把卫星电话丢进梁喜春的怀里,然后用枪抵住她的头,寒声说:“你很会演戏,也有骗人的天赋,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想办法让那个张德本给你的账户中转一百万,然后再让他坐明天的飞机到龙朔来。”
  一听这话,梁喜春立马就哭了,用力的摇着头道:“不可能的,萧老师,我真的做不到啊!张德本他干了那么多的缺德事,当然怕死怕的厉害,即便是在岭南,都从不在一个地方连续住一个月以上,骗他一百万倒有可能,让他飞过来,比登天都难呀!”
  “这是你的事,给你半个小时想办法,”枪口用力顶了顶梁喜春的脑门,萧晋冷笑道,“半个小时之后,你要是还不打电话,我就让子丨弹丨也当一回你的男人!”
  事实证明,女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只要有足够的动力逼迫,她们的世界就没有不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男性自杀率普遍比女性更高的原因——基因决定了她们更能承受压力。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梁喜春,这个连小学都没有上过的女人,仅仅只用了十几分钟,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她先是让梁志宏用手机给她拍了一张背光、看上去微微有些模糊的照片,然后通过修图软件将照片上自己的几个明显特征都做了淡化处理,又在眼角、鼻翼和下巴等处稍稍修改了一下。
  整个过程用了不到十分钟,那张照片上的女人就成了一个跟她有七八分像、但又没她好看的另外一个人。
  萧晋不用问就知道,那个张德本死去的姐姐,百分百就长这样。

  接下来,梁喜春把那张照片给张德本发了过去,什么都没说,完事儿后就那么等着。过了没有五分钟,张德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到了这一步,萧晋就知道,梁喜春等于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电话的内容就简单了,梁喜春告诉张德本,她在另外一个村子走亲戚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本来想直接骗出去的,可人家刚嫁过来没多久,压根儿就没有出去打工的打算。
  多方打听之下,她听说那个女人的丈夫好赌,就安排了一场局,让那人欠了高利贷十几万,然后她才现身,提出了用媳妇儿换赌债的建议。

  最后,那人虽然被说服了,但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狮子大开口要一百万。
  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价码定在了六十五万。
  关于这个钱数,在发照片之前,梁喜春就跟萧晋商量过了,以她编造的这个谎言中的丈夫的角色定位来看,一百万只能是要价,不能是最终,否则,就会显得她这个办事人太无能,从而也就不符合她一向在张德本心目中的精明形象,从而加大了穿帮的风险。
  而且,张德本愿不愿意为了自己心中的一个少年时期的形象付出一百万还要另说。
  六十五万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价格了,既没有多到让人望而却步,又恰到好处的勾的人不甘心放弃,这也能在潜意识中促使张德本做出决定。
  另外,她还向萧晋建议,既然他想要让张德本过来,那就不要再画蛇添足的让他转账了,由他拿着钱当面交易,也可以让谎言的可信度大大增加。
  大不了等他来了把他给控制住,反正龙朔也不是他的势力范围,到时候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绝了!要不是这个女人干的事情太缺德,萧晋都想把她留在身边了,他还真就缺一个能帮他查疑补缺又心狠手辣的帮手,鲛那样的太死板,只适合当个保镖打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