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丁一不好意思地笑笑,努力看着两边的景物,说道:“是的,是我步入社会的第一站……”
  江帆拍着她的手说道:“好了,到了,擦擦眼睛,你好朋友该说我了,怎么总是让小丁流眼泪啊?”
  “呵呵,雯雯的确这样说过。”丁一说道:“不过,这次的眼泪跟以往不同,上次纯属是伤心、悲情,这次不是。”
  江帆说:“这个没有明确的界定,一言蔽之,就是人不伤心不落泪。即便是你激动地、幸福地流眼泪,也是有前面众多的伤心做铺垫的。”
  “是——”丁一不跟他抬杠,知道抬不过他。
  她再次对着镜子擦了擦眼泪,然后扭头说道:“能看出来吗?”
  江帆笑了,说:“看不出来的是瞎子。”
  “那怎么办?”眼看快到部长家了,就是江帆走得再慢,也用不了十分钟的时间了。
  江帆看了看她红红的眼睛,就说道:“咱们先去万马河看看,我想那个地方了。”
  丁一说:“不能,那样的话我的眼泪更要流了……”说着话,眼睛又湿润了。
  江帆犹豫了,说道:“那怎么办?”
  丁一说:“还是先去部长家吧,时候不早了,如果咱们下午出来的早,再去万马河。”说着,她低头擦着眼泪,从包里拿出个小粉饼,在眼睛四周轻轻拍了两下。
  江帆将车拐入部长家的小胡同,没想到的是,前面有一辆车正好停在部长家门前。江帆惊讶地说道:“不会吧,这么巧?”
  丁一看着前面的那辆黑色的奥迪A6,说道:“樊部长?是吗?”

  “哈哈,是啊。”江帆便重新调整了一下方向,倒了一把,又往前上几步,跟前面的那辆车并排停在部长家的门口。
  丁一小心的开着车门下了车,唯恐碰到旁边的车。
  江帆走进那辆车前,就见司机正仰在座椅上休息。江帆敲了一下车窗,司机立刻睁开眼,直起身来,降下车窗,说道:“江市长,樊部长在里面。”
  江帆冲他招了一下手,说道:“你不下来坐会?”
  司机说:“我还是在车里等吧,这样自在些。”
  江帆笑笑,又走回自己的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条中华烟,顺着车窗塞给了司机,说道:“解解闷儿吧。”

  司机赶忙推辞,说道:“江市长,早就戒了,领导不抽,我也不敢抽了。”
  江帆“哈哈”大笑,说道:“别当着他抽。”
  司机赶忙接住,说道:“谢谢江市长。”
  趁着江帆跟樊部长司机说话的功夫,丁一就从后备箱里拿出了给部长带的礼物,江帆接过一个提兜,跟司机挥手后便走进了这个曾经熟悉的院门。

  雯雯正在院里看着王子奇玩耍,旁边的婆婆坐在轮椅上正在晒太阳,脸色苍白,没有光泽,皮肤松弛,眼睛暗淡无光,只有在盯着她孙子看的时候,才能发出一点光亮,一看就是久被病魔折磨的人。她的头上戴着一顶红色的贝雷帽,给她的人增添了一点亮色,无疑,头发掉光了。
  雯雯看见他们后,惊声说道:“天哪!爸,爸,快出来,江叔叔来了。”说着,她连忙走上来,接过江帆手里的东西,冲着屋子就喊。
  她这一嗓子不要紧,王圆首先拐着腿出来了,他叫了一声:“江叔叔,小丁。”赶忙走下台阶,接过丁一手里的东西。
  随后就是王家栋拄着拐站在门口的一侧,稍候,樊文良出现在门口。
  江帆和丁一先跟王家栋夫人打招呼,江帆说:“我来看您来了!”

  王家栋夫人伸出手,握住了江帆的手,不住地点头,嘴里说着“谢谢。”
  丁一也伸出手,握着她的手,叫了一声:“阿姨好。”
  王圆妈妈冲着不住地点头笑着,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摇着。
  哪知,王家栋和樊文良听见丁一叫“阿姨”后,不由得“哈哈”大笑。
  樊文良说:“小丁啊,你就不要叫阿姨了,该叫嫂子。”

  江帆说:“谁论谁的,按原来的称呼走,不要改了。”
  雯雯说:“就是啊,要改的话就乱套了,那样的话我就要跟小丁叫阿姨了,王子奇再叫干妈就不对了,该叫奶奶了。”
  雯雯的话逗得大家都笑了。
  王家栋说:“我们家的辈分向来是乱的,长宜跟我们叫叔叔阿姨,小圆和雯雯跟他叫叔叔,所以,江市长说得对,谁论谁的吧。”
  丁一摸着王子奇的脑袋说道:“还认识我吗?”
  王子奇笑了,仰着小脑袋,叫了一声:“干妈。”
  “哈哈。”江帆说:“别跟我叫干爹。”
  王子奇也笑了,叫道:“江爷爷好。”
  “哎——”江帆一弯腰,就抱了他一下,说道:“这么重了,我快抱不动了。”
  江帆放下王子奇,就被大家让进了屋里。
  江帆进屋就跟樊文良打招呼,说道:“您是从省里来还是回省里去?”
  樊文良说:“我回北京,昨天没走,开会到很晚,就想着今天过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了你们俩。”樊部长看着丁一,慢条斯理地说道:“小丁啊,早就告诉你要请我喝喜酒,怎么把我的嘱咐忘了?”
  丁一刚要说,江帆抢先说道:“没忘没忘,我们这不是来了,今天中午我们俩补上。”
  樊文良说:“可惜,我头中午得赶回去。”
  “这么急?”江帆说道。
  “是啊,今天孩子们都回来了,梅大夫连老胡家的也接来了,说好大家在一块聚聚的。”
  江帆不吭声了,王家栋知道樊文良说的“孩子们”的含义,也知道接胡力老伴儿的含义,就试探着说:“你们改晚上不行吗?反正好几天呢?”
  樊文良说:“小子也回来了,明天一早的飞机。”
  日期:2017-06-29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