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递给她拖鞋,等她穿上后,把她拉起来,抱在怀里,说道:“真没想到,这件衣服你还留着?”
  丁一说:“当然了。选了半天服装,都没选到合适的,我就灵机一动,把这件衣服熨了熨,结果拿到台里,穿上让大家看了看,他们都说太漂亮了,非常适合在灯光下穿。”
  “是,这件衣服还真不过时。”
  “对啊,本来这件衣服就有礼服的元素,所以,主持晚会恰到好处,洪伟说,有一种低调的奢华,在劳动者的晚会上,不宜穿得太豪华。我今天对这件衣服也很满意,说明我的身材还没有变。”
  江帆推开她,打量了半天说道:“你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个样子,天生丽质,冰清玉洁。”
  “哈哈。老太婆了。”
  “你要是老太婆,我就是老太爷了……”说着,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丁一急忙说道:“不行,不行啊,我脸上的妆还没洗呢……”
  她的话没说完,江帆抱着她就进了卧室,用脚将卧室的门踹上了……
  五一放假第一天,江帆由于惦记着去看王家栋,就带着丁一一块来亢州了。
  他头天没给彭长宜打电话,知道他今天肯定在家。哪知,快到亢州后,他打电话,彭长宜居然带着孩子和父亲去泰山旅游去了,要两天后才能回来。
  江帆当然失望了,说道:“长宜啊,你能不能以后每天为我开会机,你说我们回亢州居然见不到……”

  彭长宜歉意地说道:“好的,好的,以后我开机先给您请示,您找我没事我再关机。”
  “哈哈,那就对了,别忘了,我们曾经可是有喝酒热线啊。”
  “哈哈,那么美好的回忆,一辈子都忘不了。”
  “哈哈,有人要跟你说,张着小手要电话多时了。”

  丁一看着江帆,她根本就没张着小手要电话,但听他这么说,就接过了江帆的电话,亲切地叫了声:“科长,是我。”
  “哦,你好。”
  “去哪儿了?”
  “泰山,主要是孩子该升学考试了,他们只放两天假,我带着一老一小的出来转转。”

  “这个日子泰山人多吧?”
  “是,我们就在下面看了看,一会去曲阜孔庙看看,不想搞得太累,明天就往回走了。”
  “科长,谢谢你的花。”
  “不客气,你喜欢就行。”
  “非常喜欢。那就不打扰你们游玩了。”
  “好,有机会再聊。”

  挂了电话,江帆还在回味着笑,丁一就说:“想什么,那么陶醉的样子?”
  江帆说:“在想刚才我说的喝酒热线。记得第一次给市领导配备呼机的时候,我就跟邮电局多要了两个,一个给了长宜,一个给了卢辉,我说以后我想喝酒,就呼你们,呵呵,一晃十来年过去了……”
  “是啊,我们都老了……”
  “哈哈,是我们老了,没你的事。”
  “我也不年轻了,三十岁了。”
  “可是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第一次见到你时候那样,从烟雨中走出来。”
  丁一笑了一下说:“你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江帆又说:“不过你们部长是真显老了,也可能是这几年折磨的,自己的事,儿子的事,老伴儿的事,可能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就是他的孙子了。除此之外,我还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可以宽心的事。”
  丁一说:“如果要是往宽处想的话,他宽心的地方还是不少的。比如科长,樊部长,你,最起码,这些人是没有忘记他的。至于他的事,儿子的事,本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只有生老病死,是防不胜防的。”
  江帆伸出手,握住了她的,说道:“夫人高见,高见啊。有些事,在为之的时候,是很难考虑到以后的,只有为了,以后出现了,再拍大腿就晚了。”

  丁一笑了,抽出自己的手,在他的大腿上拍了两下,学着他的口气说道:“夫君高见,高见啊。”
  “哈哈。”江帆笑过后说:“明天我们看完樊部长后,说说看,以后几天你准备都去哪儿玩?”
  今天来亢州,明天去看樊部长,这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事情。
  丁一说:“哪都不想去,我要值班。”
  “你昨天晚上不是说节日期间新闻改录播了吗?那还值什么班?”
  “那也要值班的,防止突发新闻。”
  江帆说:“他们照顾我,没让我值班,我想带你去趟大西北,看看我出生的地方,就当度蜜月。”
  “好啊,我想去。”丁一高兴地说。
  “你不是要值班吗?”
  “我可以跟他们调换。另外,我还想跟你回草原。”

  “草原完全可以去,只是这个季节还没什么可看,。最好的季节就是你们那年去的时候……”
  江帆忽然不往下说了。丁一知道他此时心里想到了什么,就拍了拍他的手,说道:“那我们就去大西北吧,最好叫上爸妈,一块去。”
  “呵呵,可以考虑,晚上给他们打电话,跟他们商量。”
  他们一边说着话,就到了亢州路口。

  下了高速路,驶进了亢州市区,江帆不由放慢了车速,感慨地说道:“多么熟悉的地方啊——”
  他见丁一没有回应,就扭头看了她一眼,就见她的两只眼睛早已湿润了,他握过她的小手,说道:“今天,是我们俩一块回来了,就不要伤感了……”
  江帆这么一说,两串眼泪奔涌而出,她低低地吟道:“总是总是这样想起,畿南锦北,沃土京州,巍巍太行,伴我七载的第二故乡;总想总想这样遗忘,长河落日,万马河畔,红云泪光,夕阳下那牧归的牛羊;总在总在梦里回望,淳朴勤劳,勇敢忠厚,包容善良,亢州啊,我那九十六万的老乡……”
  “呵呵。”江帆笑了,握着她的小手在腿上,说道:“好了,好了,别煽情了,让你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了……”
  丁一噙着眼泪,扭头看着他,说道:“江帆,你知道吗,你后面那句话,谨以此诗告慰我那些没来得及说再见的朋友们,我一遍遍地在想,我是在这其中还是在其外?”
  江帆使劲握了握她的手,说:“说在其中就在其中,说不在其中就不在其中,因为,你在我心里。”

  丁一又说:“我后来回来办手续,公交车走到市政府门口的时候,我就想,如果在这个地方你出现,我会不顾一切的扑进你的怀抱,不需要任何解释,只要爱还在……”
  眼泪,从丁一的眼里流了出来。
  “我知道,长宜跟我说过,说你是一路流着眼泪回来的……”
  “呵呵,是啊,不知为什么,眼泪就是控制不住,一直见到雯雯还在流眼泪,呵呵……”丁一低头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
  江帆揽过她的肩,让她尽可能地靠近自己,说道:“好了,别伤感了,一切都过去了,擦擦眼泪,一会让他们看见不合适。”
  丁一坐直身体,抽出纸巾,将上方的遮阳板放下,对着镶嵌在里面的小镜子,小心的擦拭着眼泪,很奇怪,眼泪越擦越多,她不由得自嘲地笑了一下,说道:“怎么回事啊?”
  江帆看了她一眼,说道:“因为,这里是你刻骨铭心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