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芳见舒晴很会说话,尽管她的话不是十分受听,但她今天去给娜娜开家长会,这样说来她又挑不出舒晴的不是,就起身送舒晴。
  舒晴冲着娜娜的房门说:“彭娜娜同学,再见了。”
  娜娜开门出来,向舒晴招着手,说道:“舒阿姨,再见。”
  舒晴说:“赶紧睡觉吧,做个好梦。”
  就这样,舒晴实现了“批评”沈芳的诺言。
  彭长宜听完舒晴的讲述之后,他舒了一口气,说道:“就这事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你做得对,以后再有这样的机会,就多说着娜娜,这个孩子,受她妈妈影响太深了。”
  舒晴说:“只要娜娜不讨厌我就行。”
  彭长宜说:“不会的,尽管她有犯浑的时候,但是你只要用道理把她拍闷,她就会服气,这一点随我。当年因为她骂小丁的话,我还打了她,那也是我第一次打她,我估计她之所以还这么念念不忘,很可能和我打她有关。”
  舒晴说:“呵呵,这个,她倒没说。”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谢谢你。”

  舒晴开心地说:“不用跟我客气,只要我没给你添乱就行。”
  彭长宜说:“怎么会呢?你是在替我管教孩子,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能是添乱?”
  “你这样认为就好,我心里就踏实了,彭书记,晚安!”舒晴愉快地说道。
  由阆诸市委宣传部主办、阆诸市总工会、阆诸电视台承办的五一晚会,经过紧张的筹备,今天晚上正式开始直播。
  今天这台晚会由丁一、翁宁和洪伟还有另外一位男主播共同主持。市四大班子领导和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们共同观看了晚会。
  本来,丁一认为自己不适宜主持现场这样的大型节目,因为她的嗓子不适合,她提议让翁宁和洪伟主持,但是郎法迁不同意,郎法迁担心翁宁没有经验,而且又是直播,怕她砸场。

  丁一今天并没有盛装主持,考虑到这是劳动者联欢的节日,她还是一惯的清新、优雅的风格,甚至都没特意准备服装,而是拿出了江帆在深圳给她买的那件白色的连衣裙,一如当年那么美丽清新、端庄优雅,姣好的容颜、玲珑有致的身材,为这个舞台增色不少。翁宁和洪伟的表现也不俗,
  晚会在一曲《咱们工人有力量》的大合唱中开始。
  颁奖和文艺演出是穿插进行的。佘文秀、江帆、殷家实、蔡枫等主要领导上台,为受表彰的“五一劳动模范”颁奖。
  电视台的主持人们向来多才多艺,节目进行到最后,翁宁表演了一曲印度肚皮舞,洪伟吹了一曲芦笙,轮到丁一的时候,洪伟问丁一你今天准备给广大的劳动者们奉上什么节目时,丁一说:“我不会跳不会吹,我就给大家唱一段黄梅戏吧,因为我看到今天来的大多数劳动者的年龄,已经是不再年轻了,可能对戏曲的爱好比年轻人更痴迷一些。”
  洪伟冲着台下的观众喊道:说:“她说的是这样吗?”

  前排做得都是受表彰的劳动者,的确年纪都偏大,他们大声回应着:“是——”
  洪伟转过身,问丁一:“那你唱给大家的是黄梅戏的哪一段?”
  丁一轻轻说道:“夫妻双双把家还。”
  “哗——”台下有人带头鼓起了掌。
  洪伟说:“请问,谁来当董永?”
  台下市领导席里,就有人高声喊道:“江市长——”
  立刻,就有人跟着起哄:“江市长——”
  丁一笑了,看着台下哄笑的领导席,就说道:“今天我是董永。”
  洪伟故作大吃一惊,说道:“你当董永,那谁当七仙女……”
  这时,一个声音传过来:“各位听众,收音机前的司机朋友们,这里是阆诸交通台……”
  洪伟回头一看,就见七仙女打扮的岳素芳上来了,她一身古装打扮,那字正腔圆的声音,立刻博得台下观众的一片掌声和欢笑声,洪伟立刻就将注意力转向了岳素芳,丁一转身快速向后台走去,她去换服装去了。
  洪伟说:“小月姐,你是七仙女下凡还是为交通台呼号来了。”
  岳素芳说:“我是来向今天获得表彰的各位劳模表示祝贺来了。”

  “那您今天这打扮分明是七仙女啊,是不是给我们表演节目来了?”
  “是的,今天我和丁一为大家表演一段黄梅戏天仙配的经典唱段,夫妻双双把家还。”
  洪伟说:“难怪丁一说她要唱董永?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她真的要唱董永?”
  岳素芳说:“是的,的确是这样,她比较善于演董永。”

  洪伟面向台下说道:“观众朋友们,你们见过有那样娇小、那样柔弱的董永吗?”洪伟说着,还走了一个凌波微步。
  “没见过——”台下立刻有人附和着说。
  这时,音乐响起,岳素芳首先唱了第一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立刻,从幕后传来一个沧桑浑厚的声音:“绿水青山带笑颜……”
  “哗——”台下观众鼓起热烈的掌声。
  丁一头上用布带子挽了一个发髻,一身布衣布裤布鞋,迈着方步,从幕后走了出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这个沧厚的声音是从她的嘴里唱出。
  佘文秀碰了一下江帆,说道:“江市长,有两下子呀!”

  看着她那俏皮可爱的模样,江帆也笑了,他换了一个坐姿,专注地看着台上的她一举一动。
  “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
  “夫妻双双把家还……”
  一首歌唱完后,殷家实在台下大声嚷道:“再来一曲——”
  立刻有人附和着:“再来一曲——”
  丁一手握话筒,穿着董永的布衣继续主持着节目,她说:“不好再来了,那样就露馅了,下面,由五一劳动奖章获得张立忠为大家演唱京剧,甘洒热血写春秋,有请——”

  晚会结束后,江帆没有离开,他在大厅里等丁一,等着跟她一起回家。
  郎法迁和汪军过来跟他打招呼。江帆让他们去忙,别管他。
  这时,丁一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抱着自己的东西就跑了出来,她身上董永的布衣布裤布鞋不见了,而是再次换上了那件白色的连衣裙。
  江帆打量着她,说道:“慢点,小心脚底下,急什么?”
  丁一来到他跟前,迫不及待地说道:“我唱得好吗?”
  江帆说:“闭着眼听还行,如果睁着眼听,总有一种精神错乱的感觉。”
  “哈哈。你又在损我。”丁一娇嗔地看着他说道。
  江帆接过她怀里的东西,帮着她拎着大袋子,就陪着她走出演播大厅。
  正在台上指挥搬运设备的汪军,注视着他们,直到他们走出他的视线。
  回到家里,丁一脱下高跟鞋,坐在圆凳上,揉着脚。
  江帆问道:“是不是脚疼?”
  丁一点点头,看了一眼那双细高的高跟鞋。
  江帆说:“干嘛穿那么高?”
  丁一说:“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叫什么?”
  “恨天高。”
  “哈哈。”江帆笑了,说道:“太高了,以后少穿。”

  丁一说:“我平时根本不穿这么高的,但是在台上,就得穿高高的高跟鞋,那样显得身材婀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