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说:“我当不了书记,尽管我现在是旁观者清,但我骨子里还是个商人,而且是个奸商,我没有那么无私和磊落,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阴谋论,这些阴谋用在正处,就是阳谋,用在歪处,就是阴谋,所以,这辈子我当不了官,如果我当了官,也是贪官,因为我有趋利心理,而你,没有。”

  彭长宜见吴冠奇说得不是玩笑话,他就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也什么辙没有,人家有领导支持,上级领导批准的事,我能有什么办法改变?由他们去吧。现在他们就是怕我提出不同的意见,一次都没叫我回去开过会,也从来不跟我通报工作情况。”
  “所以,你正好省省心,不过问的好。放手让他们折腾去,折腾得越大越热闹就越好。这其中的道理还让我给你说明白吗?”
  彭长宜摇摇头,表示不理解。
  吴冠奇说:“你们***……”

  彭长宜抬头看着他。
  吴冠奇赶紧改口,说道:“你们这些当政者不是习惯把事情闹大,只有闹大了才有收拾的理由吗?所以,你就闭着眼,让他们折腾去。”
  彭长宜说:“哪像你说得那么简单。闹大了,于谁都不好。”
  吴冠奇突然说:“那老吕卢辉他们也不跟你汇报吗?”

  “他们当然会告诉我,但你是非官方的,性质不一样。”
  吴冠奇说点点头。
  彭长宜说:“对了,投标的事,你是怎么答复他的?”
  “我说,我只做旅游地产生意,不做商业地产,就这样说的。”
  “那你也不打算来投标了?”
  “不打算,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别说是他叫的我,就是你叫的我,我也不来投。我做的是旅游地产,不搞房地产。”
  “当然有区别了,一个是我对旅游地产比较熟悉了,二是我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和财力去搞房地产,当然,如果有心仪的房地产项目,我也可以试试,谁不想挣钱啊。”

  “什么叫心仪的?”
  吴冠奇笑了,说道:“比如,亢州的任何项目都不是我心仪的,所以,我才以这样的理由回绝了他。”
  吴冠奇说:“因为,有先前那一码事,我不会去亢州投资的,就是我多么公平公正参与竞争,假如中标,别人也会说你在这里有私,我不给你找事,不给自己找事,还是那句话,我煞费苦心、小心交往,不敢碰、不敢动、不敢抹黑你这朵政界纯洁的鲜花,不希望你凋零变成垃圾股。”
  “去你的,垃圾股也不是谁想变谁就能变的。”彭长宜说:“不参与也好。”
  “是啊,何况是他给我打的电话。我肯定不参与。”
  “其实,你可以来,这样还能挣一笔陪标费。”
  吴冠奇说:“我就差挣这个小钱了。”
  “怎么会是小钱,起码会给你几十万。”
  “行了行了,我又没穷疯,你们亢州的事,我以后不会掺和,除去喝酒。”
  当晚,吴冠奇没走,他在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下了。
  彭长宜回到宿舍后,洗洗刷刷后,就躺在了床上看书,但是怎么也看不下去。
  荣曼和吴冠奇带给他的消息,让他陷入了深思中。
  他拿过手机,开机后,有几条信息进来。他先捡着认为重要的人的信息看。
  吕华:吴冠奇去北京找您去了。
  吕华的短信从来都是这么言简意赅,言外之意他们见面后彭长宜肯定会知道因为什么。
  彭长宜给他回了一条:那么多土地变相开发,有手续吗?

  很快,吕华就回了:没有,常委会上说先上车,后买票,抢占市场先机,并且锦安对这个项目很支持,前几天岳市长视察来了。
  彭长宜没再回。他又打开了第二个人的短信,是陈乐的。陈乐没事很少跟他联系,外人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关系有什么过密的地方。他打开陈乐的信息:市局成立特警中队,武荣培找我,问我有没有兴趣来市局工作,我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这条短信,彭长宜没有立刻回,他在思考。陈乐在亢州,的确是自己手里的一张秘密王牌,许多棘手的不能公开办的事,都是交给陈乐去办的,而且陈乐还十分低调,从来都不拿他这个市委书记说事。彭长宜回来后,曾经请示市局领导,提拔陈乐为亢州公丨安丨局政委,位居二把手。但是谁都知道,陈乐一身的硬件,而且年轻,他是不可能在政委位置上呆多久的,彭长宜也是想让他在级别上过渡一下,然后当亢州公丨安丨局的一把手。他的确是这么布局的。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自己出来学习一年,一年后,自己还能不能回亢州就是另一回事了。

  陈乐给自己发信息征求意见的本身就说明他对这件事上心了。亢州,只是锦安十二分之一的地方,作为正当年的陈乐,肯定会向往到更高更广阔的地方锻炼自己,磨砺自己。陈乐跟褚小强是一年去省里培训的特勤人员,有一定本领的年轻人,在公丨安丨队伍中,都有自己的热血之梦,尽管他们平时把梦想藏起来,但心中理想的火焰从未熄灭过,他和褚小强隔三差五地比武就是一个佐证。陈乐比褚小强起步早,但如今褚小强早就调到了市局,现在是刑侦大队队长,级别早就是正科了。陈乐也是正科,那是在彭长宜回来后,去年成为政委后才变成正科,以前一直是副科。

  彭长宜没有任何理由让陈乐留在亢州,留在他的身边,天高任鸟飞,以陈乐的才干就该往上走。
  想到这里,他给武荣培打了一个电话,武荣培在锦安两会前,已经荣升市局局长,彭长宜说给他夸官,一再被他拒绝,看来,他也在有意培植自己的力量。
  电话通了后,照例是武荣培毫无任何感情se彩的话语:“彭书记好,有什么指示。”
  彭长宜笑了,说道:“武局长啊,您对我这个称呼是不是准备带到中央去?”
  武荣培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道:“没办法,我的脑子永远跟不上彭书记的思维,琢磨半天才琢磨出来。那是必须的,因为您想,我到了中央,起码您早就进政治局了,所以说指示,在您目前永远适用。”

  “哈哈。”彭长宜大笑,武荣培也变得了风趣多了,看来人春风得意脑子就好使。彭长宜说:“老兄,说话方便吗?”
  “方便,尽管说。”
  彭长宜说:“我刚开机,看见小乐给我发了个信息,说您老有意让他到市局,我还没问他,就先给老兄你打了个电话。”
  武荣培说:“是的,他刚向你汇报啊,我前天就跟他说了。”
  “呵呵,我现在不是在党校学习嘛,几乎不开机,就晚上开会儿。”

  “是啊,我听说了,还说改天去北京的话找你喝酒呢。”
  “呵呵,喝酒就不要提了,您又不行。擒拿格斗我不行,喝酒您不行。”
  武荣培戏谑着说:“呵呵,彭书记,不瞒您说,您一提喝酒,我就肝颤。”
  “哈哈哈。”彭长宜开心地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