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1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曾经跟彭长宜说过,让他给他介绍荣曼,阆诸也想发展北京公交,彭长宜由于避讳荣曼,所以这事表现得就不积极,加上后来江帆不再提这事就撂下了。
  荣曼点点头,说道:“我来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一点。我如果不卖给他们,我以后的日子会很难混的,总不能有事就去找你吧?”
  彭长宜说:“这倒是真的,兴许我回不去了,这都有可能。”
  荣曼点点头,眼圈又红了,她冲动地说:“彭书记,小曼……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请多谅解,对彭书记,我是没有任何居心的,心地也是干净的,这一点请您相信我,无论我以后还在不在亢州,彭书记都是我最值得回忆的人……”
  彭长宜听她这么说,就点点头,没有看她,而是端起水杯,跟她的杯子碰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就将一茶杯水都喝了,然后给她和自己倒满了水。
  荣曼几乎没有吃东西,彭长宜也没怎么吃,荣曼要了好几个菜,他们俩几乎没怎么动筷。房间里的气氛很压抑。
  荣曼把该汇报的事情,跟彭长宜汇报完了,就起身跟彭长宜告别,然后低着头,拿起自己的包,提前离开。
  彭长宜也跟了出来,他默默地看着荣曼上车。
  荣曼回头,定定地看着彭长宜,想跟他握手,又迟疑地收回手,看着他说:“彭书记,小曼祝您一切平安。”
  彭长宜不敢看她,感觉她的眼睛似乎有泪光在闪烁,他冲她使劲地点点头,就挥手示意她上车。
  荣曼慢慢转过头,上了车,他看着荣曼的车消失在车水马龙中后,才转过身,慢慢地往回走。
  他知道,如今的亢州,是他朱国庆一个人的天下了,不然他不会这么有恃无恐,居然找到荣曼,逼她让出公司。

  荣曼,跟他有过一夜之情的女人,尽管他不爱她,甚至对她防范有加,但是,当这个女人落难的时候,彭长宜的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除去这件事,荣曼还是一个不错的女人,会做事,举止得体,朱国庆刚看见她时,眼睛都直了。说实在的,荣曼在各个方面都是很优秀的人,无论是作为企业家还是女人,只是彭长宜觉得,她不适合他,彭长宜从来都没想到要驾驭一个女强人,而且还是亢州地盘上的女强人,他的女人,将来会跟他的职务没有任何关系的,更何况,做为商人的荣曼,并不符合他彭长宜的审美。如果,他们没有那样一层关系的话,荣曼的企业,会得到彭长宜很好的关照,他们也可能会在工作中成为不错的朋友,只是荣曼自己把事情搞复杂了,不得不让彭长宜疏远了她。

  这时,兜里的电话震动起来,彭长宜这才想起今天荣曼来,下课的时候他打开了手机,忘记关机了。
  彭长宜掏出一看,是荣曼发过来的一条短信,她说:谢谢您今天肯出来见我,小曼无悔了……
  彭长宜删了她这条显然有些别的意味的短信,把电话关机,慢慢地走在人行道上。
  北京的街头,可以说是流光溢彩,非常繁华,这个地段很热闹,餐饮、服装、理发等等各种服务内容,显然瞄准的人群是针对党校学员的。
  他就这样孤独地走在北京的人行道上,身边都是急匆匆的人流,他有了一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他想起了江帆。江帆支边的时候,肯定也经常会有这样孤寂的感觉,但是他熬了过来。尽管他知道中青班的分量,但是一旦离开他工作的岗位,一旦放下权力,他就有一种没着没落、不知前路何方的感觉……
  当他走回党校门口的时候,就看见旁边停着一辆宝马车,他没有注意到这辆车,径直往里走,这时,就听到旁边的岗楼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同志,麻烦您就通融一下吧,我找他的确有要紧的事……”
  彭长宜站住,这时,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岗楼前跟武警战士要求进去,却被武警战士拒绝入内。

  “吴冠奇?”他下意识地叫了一声:“你在干嘛?”
  那个人立刻回过身,看清是彭长宜后,没好气地说道:“彭长宜,你说我在干嘛?我来找你的!”
  吴冠奇说着大步向他走来,就听武警战士说道:“先生,请将您的车驶离大门口。”
  彭长宜赶紧迎着他过去,跟他一起来到车旁。

  “上车!”
  吴冠奇的口气很强硬,不容抗拒。
  “上车干嘛,有什么事你就在这儿说吧,我晚上还有任务呢。”彭长宜没好气地说。
  “我让你上车,你就上车!费什么话?”

  吴冠奇对着彭长宜险些咆哮起来。
  彭长宜看了他一眼,嘀咕道:“上就上,还怕你不成?”说着,就上了车。
  吴冠奇开着车,趁彭长宜不注意,一脚油门,汽车就窜了出去,彭长宜的前额差点没磕到前挡风玻璃上。
  彭长宜感觉吴冠奇的心里像是憋着什么火,他没好气地说道:“干什么你?你如果不要命的话,请把我的命留下。”说着,就把头扭向了窗外,一副懒得搭理他的表情。
  自从上次吴冠奇打电话,问彭长宜黄金的案子牵扯到他没有,彭长宜赌气挂了吴冠奇的电话后,他们再也没联系,后来彭长宜来党校学习后,也没跟吴冠奇联系,有一天夜里他打开手机,看见了吴冠奇的一条短信,他没有给他回信。

  吴冠奇听了彭长宜的话后没理他,而是放慢了车速,带着他来到了一个离党校门口远一点的饭店。停住,下车。
  彭长宜一看,正是刚才跟荣曼吃饭的地方,就坐在车上不下来。
  吴冠奇向前走了两步,见彭长宜还坐在车上不下来,他气得“噗嗤”笑了一下,走回来,给他拉开车门,说道:“尊敬的彭大人,请您下车吧。”
  彭长宜抱着双臂,说道:“你不说干嘛来了,我就不下。”
  吴冠奇低头笑了,无可奈何地说道:“好,我认怂,我他妈的想见你,另外也有个事跟你汇报一下,我打电话你不接,发短信你不回,我贱气行了吧?现在,我,吴冠奇,请你下车,我们在这里吃点、喝点,行不?”
  彭长宜强行忍住,没有笑出声,他仍然看着前方,不动声色地说道:“中央党校有严格的纪律,所有的学员,都不得出校门喝酒,一经发现,立马开除。”
  “行,不喝酒,我们喝水行了吧,我的彭大爷?别端着了,下车吧——”
  吴冠奇冲他稍微一弯腰,做了一个标准的“请”的姿势。
  彭长宜听见吴冠奇跟自己叫彭大爷,他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这才下了车。还没站稳,吴冠奇就踹了他一脚,险些把他踹趴下。彭长宜踉跄了一下,赶紧扶住了车门,才没倒下,他冲着他嚷道:“干嘛呀你,有劲没地方使去呀,找你老婆去呀?”
  吴冠奇没搭理他,转身向饭店走去。
  坐在一个小雅间里,吴冠奇要了好几个菜,还要了酒,彭长宜说:“我跟你说,我可是刚从这个饭店吃完出去的,不信你问服务员,而且还是在旁边那个雅间,你要什么你吃,要酒你喝,我只喝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