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灭绝人性的恐怖实验告诉我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不是鬼怪,而是病毒》
第10节

作者: 飘浮的瑕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13 09:42:12
  第八章 中了降头?
  “你干吗这么吃惊?不是你让我们去找降头师的吗?我们中降头有什么奇怪的?”胖头鱼二人看似很吃惊我略显浮夸的神情。
  我这么惊讶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世上有降头这回事,我觉得降头这东西只活在电影和小说里。他们的怪病我或许可能从性病联想到小儿麻痹症、宫颈糜烂、老年帕金森病,但无论怎样也绝不会想到降头上面去,中了降头这事对我而言就是天方夜谈。
  就像一个打篮球的永远也不会想到在比赛中竟然有裁判吹哨说你犯规手球了,谁都知道手球是足球场上的规距。
  而现在就好比我在打篮球,真的有裁判吹哨说我手球犯规了。

  这种惊愕足以让我语无伦次张口结舌。
  我让他们去泰国找降头师,绝不代表我相信有降头这玩意,我只是想让他们去接触学习一点降头文化,懂一点基本知识好糊弄买家把生意做好而已。就像我不相信有鬼神,但我多少总知道几个神话故事那样。
  做道士的可以不会抓鬼,但至少也得准备套杏黄色道袍,会画点符跳跳大神舞舞桃木剑等装点门面的基础功夫,这样才能在红白喜事上混点饭吃。
  我不知道他们俩对降头这事是怎么看,以前我毫无兴趣跟他们讨论降头的真伪,即便是讨论到降头,主题也是强调提高忽悠术尽量把生意做好。这次他们俩从泰国回来后,似乎挺相信有降头这回事。许多东西很奇怪,听多少次也许都不信,但见识一次,可能立马就信了。
  我用了很长时间才调整好思绪和语言能力:“你是说你们中了降头?飞头降还是棺材降还是什么降?”其实我还是戏谑的口吻,但他们俩的表情很严肃。
  我实在是有点哭笑不得,让他们去找降头师,结果降头师没找着,却自身携带了两个降头回来,这算来自泰国的旺旺大礼包还是什么?
  日期:2017-07-13 10:35:47
  “我不知道我们中的是什么降,降头种类太多了,症状也是无奇不有。有人中了降头会吐出蛆虫会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有的人会全身溃烂,从身体里爬出蜈蚣壁虎;还有人会有万根针从身材里面刺出来,布满皮肤,像个豪猪,这个我记得是什么降,叫针降还是钉降来着。”胖头鱼一本正经的道,而强盗在旁不上停点头,似乎很认可。

  这些冒着热气的降头知识听他们说出来我似乎都能闻到泰国的咖哩味,我不屑的笑:“你们见过?”
  “没!”
  “那说个屁!”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对了,强盗,你记得吗,泰国导游说过,中了降头眼里能看出端倪,你快看看我眼睛。”胖头鱼将眼皮用力的往上扒拉,而强盗真的凑过来认真的看。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发出杠铃般的大笑来。
  “哎呀,我的妈呀,你真的中了降头,快看看我的!”强盗也扒开自己的眼皮。
  “妈的,你也中了降头呀!”两个人一起瘫坐在地,大口喘气,随后相拥而泣抱头痛哭。
  他们不可能有这么逼真的演技,真有这么好的演技早去给导演潜规则了,还在这守淘宝店?我不禁重视起来了:“你们眼睛怎么了?”

  强盗嚎道:“中降头的最显著特征是眼白处有一条垂直的黑线。”
  这下我又淡定了:“身体不舒服时,负责排毒的肝脏往往就会受损,肝的好坏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在眼睛上。有肝炎的眼睛都很黄,记得当年那个叫死鱼眼的同学吗,他不就是有乙肝眼睛才那么黄!”
  “不,肯定不是死鱼眼那样的眼睛!你看看就知道了!”强盗大声道。
  我半信半疑的走上前去,翻开胖头鱼的眼睛,仔细一看。
  日期:2017-07-13 10:54:46
  刹那间,我的冷汗就像中了针降一样,突然就从体内所有毛孔四面八方的迸发出来,我必须要承认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
  我见过最可怕的眼睛是去年双12那几天,我们兄弟三个不眠不休的奋战了两天两夜没合眼,三个人喝了一百多听红牛,撒尿都是红牛味。
  我去卫生间洗脸时,发现自己的眼睛布满红血丝,几乎就没有眼白,自己差点把自己吓死。
  而胖头鱼此刻的眼睛,竟比去年我的眼睛还要可怕。
  他的眼白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竖直黑线,黑线像是从眼球里延伸出来的一样,紧贴眼球。有密集性事物恐惧症的我,压根就不敢去数有多少条黑线,但估计至少得有几十条!黑线太多,已经看不到正常人眼白里的那种红血丝了。我吓的闭上了眼,感觉相当的肉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喘着粗气,猛的想起黑线粗细和眼球里的红血丝差不多。
  日期:2017-07-13 11:13:34
  那黑线会不会是眼球红血丝?是不是因为肝功能受损严重,红血丝变黑了而已?
  不,不可能是红血丝!
  眼白处的血丝不会是竖直状的,而是弯弯曲曲状的。
  天啊,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睛?
  想到这里,我吓的双腿一软跌坐在地结结巴巴的道:“强…强…盗,你是说有一…一条黑线是代表中了降头?”
  “对!”
  “那有许多条黑线呢?”

  “我不知道!难道胖头鱼眼睛不止一条黑线?”强盗扑过去,强行的扒开胖头鱼的眼睛,随后疯了一样大叫。
  想必是刚才强盗太过慌乱,而胖头鱼眼白里黑线太多又靠的太紧密,他没看仔细,这下看仔细了,心中更加恐惧了。
  而胖头鱼张大了嘴,想说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像条躺在岸上奄奄一息的鱼,他用颤抖的手指着墙角的桌子,顺着他的视线,我明白他是想要面镜子自己看看。
  “袋鼠,你再来看看我的眼睛。”强盗有气无力的道。

  日期:2017-07-13 13:07:47
  我又跑去看了看强盗的眼睛,强盗的眼睛黑白分明,看起来肝功能很好,红血丝也不多,看来最近他睡的不错。
  如果不仔细点,我差点就忽视了他的眼白中也有一条笔直的黑线,很淡,若有若无,他眼中的那条黑线若不仔细看,倒真容易被忽略成了普通血丝。
  胖头鱼双眼已经看不到红血丝了,无法做对比,所以开始我还差点误认为黑线就是红血丝;而强盗眼里还有红血丝,容易和旁边黑线做对比。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黑线和红血丝的区别,黑丝直且比红血丝略粗一些,红血丝弯弯曲曲,略细一些。
  平常大腿有无穷力量负重几百斤深蹲5组不吃力的我,现在似乎连站立的力气都丧失了,我连滚带爬的跑去又看了下胖头鱼的眼睛,那些密密麻麻的黑线和强盗的那条黑线基本一致。
  任何一个喜欢健身的人都是一个注重健康的人,我喜欢医学,也崇尚养生,身体有任何不适,我一般都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该去看哪一科医生,
  所以尽管我不是学医的,但我是个有一定医学素养的人,自信自己去当个乡镇卫生所医生应该绰绰有余,这点相信应该也得到了朋友们的认可,因为除袋鼠这绰号外,我的另一个绰号就是叫医生。
  日期:2017-07-13 13:27:22

  我承认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眼睛,十天不睡觉的人都没有这样的眼睛,就连最严重的肝癌患者也不会有这样的眼睛。
  我在脑海里迅速搜索着所有眼科疾病种类—虹膜炎、白内障、结膜炎、麦粒肿、青光眼、飞蚊症…
  我基本可以肯定全世界任何一种疾病都不会造成他们这样的眼睛。
  那么,排除所有一切因素之后,剩下的那个东西,再不可能也变成可能了。
  难道降头这事,真的存在?
  我来不及追问他们泰国之行是如何被人下了降头,我立马拨通大麻子的电话:“假设降头这事真的存在,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中了降头。”
  我不想先说胖头鱼他们说的中了降头眼睛有黑线这茬,我想看看大麻子是不是也会有类似的说法。
  大麻子道:“看他眼睛,如果眼珠正上方有一条黑线,代表中了降头,如果是条灰线,表示中了符咒,如果是条红线,那就要命了,是被古曼童缠住了。”

  我抓了抓头,将手机离湿漉漉的脸颊远些:“如果有许多条黑线呢?”
  “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吧?”
  “为什么不可能?”
  “反正就是不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
  日期:2017-07-13 13:45:46
  我循循善诱道:“一条黑线代表中了降头,以此类推,举一反三,会不会很多条黑线就是意味着中了很多次降头,或者很多个降头师下了降?”
  “绝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大麻子斩钉截铁的道。
  我问:“为什么?”
  “一个降头就够你受得了,哪儿会有降头师这么歹毒,给人下许多种降头?”

  “假如有血海深仇呢?”
  “一个降头就足够把人折磨至死了,用不着下许多种降头。再说了,你以为练降头术不要成本啊?现在听说降头所需的很多原材料十分的珍贵难找,比如难产死的妇女经血、五毒、尸油、夭折的婴儿尸体,这些还算常见的都不容易搞到,更别提一些闻所未闻的虫子等古怪原村料了。你说会有降头师如此神经病,在一个人身上浪费这么多降头吗?”
  我忍不住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现代人类对自然的贪婪和挥霍无度,导致现在生活中什么东西都缺,一些普通的野生中药材都难找,更何况神神叨叨的降头材料?我又问道:“但问题是胖头鱼现在眼里就是有许多条黑线,这怎么解释?”
  “啊!不可能!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你马上拍张照片发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